非主流中文网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 第二十章 医院
    盐湖县,县医院急诊科。

    虽然已经入夜,但急诊科内依旧显得有些繁忙嘈杂,小孩的哭闹声,大人的交流声,护士不时出声提醒的声音混杂交织在急诊大厅。

    与白日不同,晚上的县医院在门诊休息后,急诊科便某种程度代替了门诊。

    大部分病人及家属不会管病情是否危急,也无法判断,一旦夜晚发病,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来急诊,特别是小孩的父母,关切之下,更加忧心。

    而就在这喧嚣和嘈杂中,廉歌和顾小影踏入了县医院急诊科,

    “……你们这儿县医院的人好多啊。”顾小影看着走廊里拥挤着的病人,微微吃惊,“按道理来讲,大部分需要去急诊科的病人,不是都喜欢往市医院或者更大的医院跑吗?”

    “各地情况不一样,算是地域特色吧。”廉歌闻言简单解释下,“盐湖县县城和墟沟市市区的位置基本是背道而驰,如果有危急病人需要从盐湖县去墟沟市市医院,即便是开车一路在山路上狂奔,也需要超过两小时。

    而这,还是两个城区间的距离,如果是盐湖县下辖的村镇,靠近市区那侧的还好,如果是另一侧,起码三个小时。

    如果真是什么危重病情,送到市区尸体都开始长尸斑了。”

    廉歌看着顾小影,微微笑了笑,继续说道:“不过也因此,县医院急诊科软硬件实力都还不错。”

    闻言,顾小影会意地点了点头,从走廊大厅众人身上收回目光,重新看向廉歌,

    “那我们现在也到县医院了,廉歌你打算怎么让我看到……鬼?”说着,顾小影微微凑近,神秘兮兮地在廉歌耳边问道。

    “跟我来吧。”廉歌扫了眼急诊大厅,朝着走廊口走去。

    “哦。”顾小影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蹑手蹑脚地紧跟着廉歌向前走去。

    两人掠过大厅,出现在走廊口的楼梯口,朝着急诊大厅的楼上走去。

    不经意间回了下头,廉歌注意到了顾小影的动作,不禁有些忍俊不禁,哭笑不得,

    “顾女侠,你这蹑手蹑脚,缩头缩尾的,是在做贼呢?你不觉得你这动作让人看着更奇怪吗?”

    “不会啊,你忘了啊,这里是医院啊,别人只会觉得我是脑子有病。”

    “和着你还挺骄傲是吧?”

    “是啊,大多数时候我都机智的一批。”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顾小影还是若无其事地收起了那副动作,然后挽住了廉歌的手。

    笑了笑,廉歌也没再说话,带着顾小影转过身继续朝楼上走去。

    ……

    相比楼下,仅仅相隔一层的楼上,却显得很是安静。

    除了前台有着两个护士,整个走廊里便仅仅只有寥寥几人。

    “……廉歌,你怎么知道这上面是重症监护室?”

    不禁受到环境影响,廉歌和顾小影放轻了脚步,压低了交流的声音。

    “我爸妈当年出车祸后,在这里待了一个月。”廉歌语气平静地说道。

    “……对不起。”顾小影有些歉疚地看着廉歌。

    “没事儿,已经过去很久了。”廉歌挤出一些笑容,摸了摸顾小影的头发。

    紧接着,廉歌便拉着顾小影走过了有护士的前台。

    “廉歌,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注意我们?”顾小影再次低声问道。

    “还记得来得时候,我使用的咒法吗?”

    “……敕令,隐形匿迹?”顾小影不确定地说着,话出口后,便有些激动起来,

    “那现在我们是隐形的吗?”

    “那咒法的作用是能够降低我们的存在感,我们在他们眼里仍然存在,如果你声音再大声点,他们的注意力可就聚焦过来了。”廉歌压低着声音解释道。

    “哦。”顾小影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在嘴唇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示意她不说话了。

    见状,廉歌微微笑了笑,然后带着顾小影沿着走廊,一个一个重症监护室的看了过去,

    透过病房门上的窗,每经历一间重症监护室,廉歌便以他还未关闭的天眼朝内看一眼。

    旁边的顾小影也乖巧地不再出声,只是跟着廉歌一间病房一间病房的看。

    终于,在即将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廉歌带着顾小影在一间重症监护室门前停了下来。

    “好了,就是这儿了。”廉歌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再次朝那重症监护室内,病床上的病人上看了眼。

    “这里面就有……鬼吗?”顾小影压低了声音,同样凑到玻璃窗口的位置往里看。

    “现在还没有,不过快有了。”廉歌语气平静地说道。

    “啊?那就是说……”

    “嗯,对。”廉歌点了点头,肯定了顾小影的想法,“还想看吗?”

    “……想!”顾小影坚定地点了点头。

    “那好,你做好心理准备吧。”廉歌将顾小影拉到门侧,然后拿出了三炷香和一支打火机。

    “啪嗒。”

    用打火机将香点燃,又将打火机重新揣回兜里,用双手执起三炷香,郑重起来,

    “燃魂香,通阴阳。廉家第一百二十代子孙敕令,阴与阳相连,人与鬼神通!”

    将香竖立在顾小影身前,廉歌低声喝道。

    骤然间,顾小影感觉眼前画面似乎出现了些变化,但却似乎又没有。

    “好了吗?”顾小影有些疑惑地望向廉歌。

    “好了。”廉歌微微笑了笑,然后将手里这燃烧着的三炷香递给了顾小影,

    “把这三炷香拿在手里吧,在香没烧完之前,你都能看到。”

    顾小影闻言接过这三炷香,将其拿在手里,

    香一到手,她便觉得眼前画面似乎骤然真实了许多。

    “现在在看吧。”

    顺着廉歌的声音,顾小影拿着那三炷香,重新转身回到那间重症室门口,透过门上的透明玻璃往内望去。

    下一刹那,画面映入眼帘,顾小影整个人为之一顿,瞳孔微缩,眼睛微微睁大,在充分地心理准备下,勉强没有尖叫出声。

    此刻,在她的视线里,画面不再仅仅是一个垂危安静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就在那病人身躯之上,或者说身躯之内,还有道相同的影子正拼命挣扎着,

    “那就是……那个人的魂魄吗?”顾小影强忍着心里的情绪变化,压低着声音问道,

    “对,那就是那位病人的魂魄。”廉歌点了点头,给出了肯定地答案。

    “他好像是挣扎,他是想脱离身体了吗?是不是魂魄离体人就死了?”顾小影紧盯着重症监护室内那道灵魂,再次问道,

    “正常情况下,魂魄离体人的确就死了。不过他挣扎不是想脱离身体,而是想对抗身体的排斥,尽力留下。”说着,廉歌顿了顿,

    “换句话说,这个病人,求生欲很强。”

    闻言,顾小影沉默了下,然后才点了点头,

    片刻过后,顾小影收回了目光。

    “廉歌,我们走吧。”

    “好,我们走。”

    ……

    片刻过后,医院外。

    “……廉歌,你有没有研究过,灵魂到底是什么性质的?”

    经过极其短暂的时间,顾小影便快速接受了鬼怪的存在,然后颇有些兴致勃勃地拉着廉歌讨论起来,

    看着顾小影恨不得抓只鬼来解剖的神情,

    廉歌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解剖室里,熟练解剖人体,实验室里,干净利落拧断小白鼠脖子的那道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