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之爆款制作人 > 第十二章 更火的歌(下)

第十二章 更火的歌(下)

 好书推荐:
    上午10点,穆雨时给自己做完心理建设,本着工作为重的态度,给余生安打了电话。

    “安哥,以后关于创作方面的事情,我不会再提任何意见了,外行干预内行,不仅是大忌,而且还搞得我自己很尴尬。”

    余生安在电话里笑道:“穆总千万别这么说,意见还是要提的,毕竟你对市场风向的判断、对舆论的把握,肯定比我专业,实际上这次正是听了你的意见,才想着用背景音乐试探大家的反应,好在结果还不错。”

    穆雨时叹了口气,道:“我这次又犯了同样的错误,被看直播的粉丝带了节奏,忽视了沉默的声音。”

    余生安道:“这可能就是网络时代的普遍错觉吧,一个平台,有几百个网友同时发声,似乎就能掀起一场舆论风暴,带起一波沸沸扬扬的节奏,其实大多数的网友还是在保持沉默而已,我当时也受了影响。”

    铺垫式地聊了一会,穆雨时终于切入正题:“刚才GuGu音乐和绕梁音乐两家都打电话过来,希望跟你签这首新歌的独家,我还没回复他们,想先问下你这边的想法。”

    “穆总你什么意见?”余生安问。

    “我建议是GuGu音乐,然后走收费。”穆雨时道,“GuGu音乐这边给的分账模式是,20万元以下全归歌手,超过20万的部分跟歌手三七分,另外,GuGu音乐承诺给你S级的推广,差不多就是一线歌手的资源。”

    “那就这么定了吧。”余生安同意,然后道:“我晚点到微博上做个宣传,正式公布下歌名。”

    “行,不过你那边先别提GuGu音乐,等签了合约之后再说。”

    “好。”

    一会挂了电话,余生安登录微博,把视频发了上去,并配了一段文案: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新歌《十年》(没错,就是《明年今日》国语版)送给大家,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这条微博刚一发出,就迅速被网友们占领,转发、评论和点赞三个数据疯狂上涨,微博粉丝也开始呈几何式增长。

    不出所料,《十年》的火爆完全挣脱了抖音平台和“网红概念”的束缚,以其自身强大的魅力吸引着越来越多的粉丝。

    到了中午12点,余生安这条微博冲上了热搜第五的位子,微博粉丝也迅速突破150万。

    让余生安没想到的是,大家在讨论和赞扬这首歌之余,居然有好多人开始关注他的微博文案。

    “相比于新歌,我觉得余生安这首诗写得更有深度、更有力量啊,简直是道尽了情侣之间的辛酸乃至于人情世故,请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

    “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诗也写得太美了吧,真的一下子把我想说却不会说的话说出来了,刚在一起的时候,一切都是美好的,所有的时光,都是快乐的,即使偶有一些不如意的地方,也能甘之若饴,两人之间只有甜蜜、温馨、深情快乐,可是时间久了,情感被慢慢消磨,终于归于平淡,甚至厌烦……”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呵呵,这话说得好毒舌,明明是自己变心了,却说是别人变心,明明是自己凉薄,却说是别人无情,说到底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借口而已。”

    ……

    这首诗是纳兰容若的《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一共八句,余生安只取了在地球上广为流传的前四句。

    看到大家的反应,他突然意识到,华夏的历史没有清朝,因此这个世界并没有纳兰容若,网友们顺理成章地把这首诗安在了余生安的头上。

    晚点时候,歌手盛一辰转发了这条微博,评论道:“歌好,诗也好。”

    下午两点多,歌后杨千伊转了盛一辰的微博,借用了诗和歌词做评论:“十年之前,人生若只如初见;十年之后,却道故人心易变。”

    在两位明星的加持下,余生安微博的流量又飙到最高峰的位子,粉丝已达到200万。

    不久,穆雨时带着GuGu音乐的合约来到嘉城,余生安大致浏览了一遍,条件和穆雨时之前说的差不多,没提什么意见。

    “他们之前加了一条优先权的条款,不过被我回绝了。”穆雨时道。

    “辛苦穆总了。”

    穆雨时摇摇头,然后带着一丝自嘲意味地一笑,道:“之前那几个合作方又发了新条件过来,希望可以多加一首歌,他们同意加钱。”

    “哈哈,这个穆总你看着协调吧,我没什么问题。”

    “好。”

    晚上两人一起吃了饭,顺便聊了下《华夏好粤语》。

    “据我得到的消息,现在已经有12位歌手报名,其中不乏方寅、何好音这种当红的实力歌手。”

    “高手越多越精彩啊。”

    穆雨时点点头:“而且,我在一个圈内的微信群里看到一个老总说,今年《好粤语》的总决赛可能会邀请到天王谭仁辉做嘉宾。”

    “谭天王貌似一直很关注《华夏好粤语》。”

    “对,他的公司还签过几个《好粤语》的歌手。”

    两人顺着这个话题又聊到当下娱乐圈的生态,穆雨时提到的某些状况和2020年的地球颇为相似,网红、小鲜肉、流量明星……

    “所以,今年最大的对手可能不是方寅和何好音,而是中流娱乐力推的全能小天王韩越,因为一个不慎,这个竞争就会从场上蔓延到场下。”

    “你是说粉丝战争吗?”

    穆雨时笑着点头,道:“韩越粉丝的战斗力,可是驰名业界的。”

    说完又补充一句:“而且,中流娱乐还有电视台背景。”

    “那到时还是谨慎一点好了。”余生安也是一笑。

    吃完饭余生安回学校,穆雨时返回东海。

    一个晚上没有关注微信,发现收到好多条信息,有群聊艾特的、有私聊的、还有十来个好友申请。

    余生安先回私聊,然后点进群看艾特自己的信息。

    大学群里,聊天记录显示着99+,还没来及看到艾特自己的信息,先看到大家在讨论周玺和唐悦退出群聊的话题。

    不用想也知道,随着《十年》成为爆款,周玺再也无法在此群立足。

    果然,有好事的同学把余生安的抖音视频和微博发到了群里,然后分别艾特了周玺和余生安。

    周玺回了一句:“也许我那天就不应该请他来参加婚礼,我怎么也想不到他和他的团队居然连这种事也拿出来炒作,我那个圈内的朋友说得果然不错,要想混娱乐圈,必须先抛弃底线,在下是服了,告辞。”

    说完,就退群了。

    紧接着,唐悦也退出群聊。

    后面是大家对他们夫妻二人此举的吐槽。

    再往后就是夸《十年》和诗词分析余生安微博文案的。

    余生安刷完聊天记录,也不知回什么,就随手退出了。

    第二天,GuGu音乐就在APP首页挂出余生安《十年》单曲专辑即将上线的消息。

    余生安用一上午的时间,录了十多版《十年》,最后经过比对发现,还是第一版更好。

    下午1点,《十年》正式在GuGu音乐上线,收费专辑通道,3元一张。

    与此同时,GuGu音乐APP通过音乐小助手向用户发了站内短信,GG给了弹窗推荐。

    至于余生安本人,也按合约中的“配合宣传”条款在微博转发了新歌。

    然后,就看到专辑销量的数字开始不停地跳动,不到一小时,跳到10000。

    再一刷新10032、10086……

    到下午6点,刚好售出66666张,也就是说,从下一张开始,每售出一张,就要和GuGu音乐进行七三分账。

    《十年》的奇迹,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