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之爆款制作人 > 第十章 毕业晚会上的encore!

第十章 毕业晚会上的encore!

 好书推荐:
    2011年夏,叶须欢继校园十佳歌手大赛夺冠之后再次成了湘大的风云人物,而且相比于上一次,这一次因为牵扯到芒果TV和三位真正的明星而更显传奇,不少其它学院的学生都在私下讨论这位校友。

    “听说文学院中文系有位毕业生和芒果TV签约了,而且马上要参与到何灵和撒北宁的新节目。”

    “叶须欢学长啊,校园十佳歌手的冠军,他今年毕业晚会也会上台表演,据说他到时候要唱的两首原创新歌,也是好听到炸裂。”

    最近几日,在湘大校园里可以经常听到类似这样的话语。

    娱乐行业总是最吸引眼球的,同样作为毕业生,那些直接被世界500强公司签走的同学,名气总是不如和何灵、撒北宁合影的叶须欢。

    基于这一点,湘大11级毕业晚会的声势越发盛大了,消息甚至已经传到附近几所高校。

    本就紧张的晚会门票如今更是一票难求,大家通过各种渠道和关系求票,压力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学生会和校团委这边,让他们恍惚有种在承办某天王歌星演唱会的错觉。

    最后大家没办法,只好把各位学生会干部手里的人情票收回,反正他们都有工作证,可以直接带人进场,虽然是无座的。

    “学长,毕业晚会的门票爆了,现在到处都在求票。”

    周五的晚上,田子柒给叶须欢发了一条微信,还是比较激动的,这可能是她学生会生涯策划的最大的一次活动,比校园十佳歌手大赛的规模大得多。

    “毕竟免费,还有明星可以看。”

    叶须欢开玩笑地回了一句,为了参加明晚的晚会,叶须欢晚上已经赶回学校。

    忙了一周明侦的宣传和筹备,正好也趁机休息下。

    做电视类的幕后工作,特别是有项目的时候,就无所谓工作时间和休息时间了,除了睡觉、吃饭上厕所,基本都是工作时间,不只是普通员工,团队领导差不多也是同样的状态。

    这一周下来,何曦也每天忙得挠头,除了筹备节目每天还要担心节目能不能达到预期,能不能取得成功。

    值得欣慰的是,当何灵、撒北宁和其他几位嘉宾拿到剧本时,随即展开热烈讨论,都在问谁是凶手,这让何曦有了些自信。

    至少这第一个剧本不会拉胯,到时或许能引起一番热烈的讨论。

    叶须欢回了田子柒的信息,继续看工作群,参与讨论。

    第二天,周六。

    吃过午饭,叶须欢就带着吉他去了俱乐部,先化妆,然后参加表演前的最后一次彩排。

    甜甜猫没到,叶须欢俨然就是演员中的最大牌,整个俱乐部因为他的出现,有片刻的骚动。

    “学长!”

    田子柒手里拿着几张纸,举起来冲叶须欢摇了摇:“这边。”

    叶须欢走过去,笑着问:“我们男生也化妆啊?”

    “要化的,不过很简单啦,描描眉、擦擦粉就可以。”

    叶须欢点点头,坐到一旁去等待,一会过来几个女生,怯生生地向叶须欢打听芒果TV实习的事情,叶须欢都一一耐心地做了解答。

    下午2点半,彩排开始,这时田子柒收到甜甜猫经纪人的消息,确认了那对女子组合9点左右可以赶到现场。

    晚会7点半开始,按照彩排时间计算,完全赶得及。

    叶须欢倒数第二个出场,这次他带了自己的吉他,状态也比上次好得多,两首歌唱完,叶须欢自己也沉寂在歌声的场景中。

    经过一周沉淀和渲染,大家再次听到这两首歌,更觉惊艳和感慨,都在期待晚上的效果。

    彩排结束,外卖刚好送到,演员和工作人员快速地吃了晚饭。

    这时,俱乐部门口早已排起长队,有些关系户更是直接提前入场,占了座位。

    晚上7点半,两层俱乐部人山人海,走道也站满观众。

    节目自然按惯例没有准时开始,但田子柒开始通过话筒维持起现场秩序,一定程度上提示大家,节目即将要开始了。

    7点45,俱乐部关门,真正停止观众入场,5分钟后,场内灯光熄灭。

    喧闹声和掌声同时响起。

    终于要开始了。

    嘭!

    两束光打到舞台上,一男一女两位主持人款款上台。

    接下来,俗套的开场白、俗套的请领导上台讲话……但今晚的副校长明显比较体贴,没有长篇大论,简单地祝福了毕业生几句,然后把舞台交给演员,前后没用两分钟。

    于是,他获得了同学们最诚挚、最热烈的掌声。

    随后节目便正式开始了。

    同学们,甚至包括不少演员,心里都在默默期待叶须欢和甜甜猫的登场,就好像很多年前,某个平行世界的中国,大家看春晚都在等东北那位大叔一样。

    9点5分,到了倒数第三个节目,是一个中国学生和外国留学生组的乐队表演。

    他们上场之后,叶须欢也开始准备了。

    就在这时,田子柒匆匆地跑过来,表情着急:“学长,出状况了。”

    “怎么了?”

    “刚刚甜甜猫的经纪人给我打电话,说她们有事耽搁,可能要10点左右才能赶到。”

    “那就跟大家说明情况,让大家等一会吧,等我的节目结束,估计9点半左右,等半小时。”

    田子柒叹了口气,“关键是我现在还不知道她们能不能在10点赶来,今晚现场除了咱们校园内各个部门的记者,还请了市电视台的媒体……”

    叶须欢想了想,说:“那这样吧,等我唱完两首歌,你安排工作人员去冒充观众,在台下喊encore,我再回来多唱几首,争取把时间往后压压。”

    “可以吗?”

    “没问题,你去安排人,我去跟主持人沟通下。”

    做电视节目编导,这种简单的临场应变是基本功,叶须欢对此并不陌生。

    9点20,乐队表演结束,大家期待一晚上的叶须欢终于要闪亮登场。

    两位主持人知道要压时间,也临场发挥了下,故意多聊了几句,然后才正式报幕:“下面有请叶须欢学长为大家带来两首原创歌曲《同桌的你》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主持人退场时,工作人员快速摆了凳子。

    随后,灯光追踪。

    只见叶须欢犹抱吉他没遮面地走上舞台。

    情绪酝酿至今的全场观众都盯着他,二楼某个角落坐着的某对情侣也面无表情地看着在凳子上坐下来的叶须欢。

    全场寂静。

    随后,悠扬的吉他声轻缓流淌而出,接着是叶须欢略显低沉的歌声: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

    简单的吉他旋律、浅白的歌词,恰恰是暗藏在许多人心底的暗涌,那种隐含的象征意味,直中靶心。

    ……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

    日子总过得太慢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

    转眼就各奔东西

    ……

    这样的歌词在这种氛围下唱出来,不要说毕业生,就是大一大二大三的学生也听得顿生共鸣,他们的大学是没毕业,但他们经历过小学、中学、高中的一次次毕业,那些深埋心底的记忆一下被歌声勾起。

    许多有过故事经历的,更是悄然泪下。

    一首《同桌的你》唱完,现场好些人眼眶泛了红,紧接着又是一首悲伤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虽说不至于进一步催泪,但那种离愁别绪的毕业氛围一下被烘托出来。

    大家已经是抱着期待来听叶须欢这两首歌,没想到结果还是超出期待。

    叶须欢唱完,起身谢场,然后正要在潮水般的掌声中退场,“encore”的喊声突兀而起,先是一小片的动静,不久之后席卷了全场:

    “encore!”

    “encore!”

    “encore!”

    ……

    盛情难却,叶须欢只好再次登上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