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之爆款制作人 > 第二章 令人瞠目结舌的剧本

第二章 令人瞠目结舌的剧本

 好书推荐:
    叶须欢这个问题等于是光明正大地给贾争鸣下了个套。

    如果他回答认可,那他这个总编剧可以不用干了;如果他回答不认可,那他就要给叶须欢一个陈述的机会。

    贾争鸣冷笑一声,没有回答叶须欢的问题,心里暗想:“这小子是想上位想疯了吧。”

    这时,何曦抬了抬手,说:“关于节目形式先不谈了,直接聊剧本吧。”

    贾争鸣听了,顿时来了精神,他正好要利用这个机会教叶须欢做人,提醒他,节目编导不是这么容易干的,单位里那些独当一面编导哪个不是从实习编剧、助理编剧、台本编剧、总编剧、导演一路干过来的,想要成长为一个成熟的编导,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就连他的导师顾轻眉都还在学习阶段,他一个实习生胆敢大放厥词说什么自己已经有完美的剧本?

    真把节目制作当儿戏了?知不知道做一个节目要投入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

    今天我就要让他明白什么叫“去特么的编剧梦”!

    贾争鸣正腹诽着,那边叶须欢的讲述已经开始:

    “我要讲的这个故事从一份邀请函说起……”

    “说有八个人,身份分别是富二代、将军、宗教狂热女信徒、法官、医生、警察、退伍军人和女教师,有一天,这八个人分别收到一封邀请函,邀请他们去一座驰名全国的海岛别墅度假,正好这八个人各怀心事,于是就接受了邀请。”

    “八人登岛之后,别墅的管家夫妇接待了他们,告知他们主人过几日才回,然后招待他们一起吃了晚饭,晚饭之后,八个人正准备在别墅里随意看看聊聊天,有人无意间现了一张羊皮纸,看到纸上写着一童谣。”

    叶须欢低头看笔记本,念道:

    “十个小士兵,出门打牙祭,不幸噎住喉,十个只剩九;”

    “九个小士兵,秉烛到夜半,清早叫不答,九个只剩八;”

    “八个小士兵,旅行去德文;流连不离去,八个只剩七;”

    “七个小士兵,举斧砍柴火;失手砍掉头,七个只剩六;”

    “六个小士兵,捅了马蜂窝;蜂来无处躲,六个只剩五;”

    “五个小士兵,同去做律师,皇庭判了死,五个只剩四;”

    “四个小士兵,结伴去海边;青鱼吞下腹,四个只剩三;”

    “三个小士兵,动物园里耍;狗熊一巴掌,三个只剩俩;”

    “两个小士兵,日头下面栖;毒日把命夺,两个只剩一;”

    “一个小士兵,落单孤零零;悬梁了此生,一个也不剩。”

    ……

    叶须欢念完童谣,会议室的气氛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大家的注意力明显提高了很多,尤其是编剧侧的同事,隐隐猜测到剧情的可能走向,期待感直线提升。

    贾争鸣嘀咕了句:“不就是要用这童谣暗示十个角色的命运吗,故弄玄虚。”

    叶须欢笑了笑,没有理会,接着说道:“就在这时,别墅里突然响起一道冷酷无情的声音,那道声音先提醒大家注意,然后开始历数十个人的罪行。

    原来十个人身上都背负着各式各样的命案,有人开车撞人、有人谋财害命、有人愤怒杀人、有人因自己的过错误害人命……总之那道声音把大家吓坏了,女管家直接晕了过去,其他人赶紧满屋寻找,然后现了一台留声机。”

    贾争鸣这时接道:“破案了,谁放的留声机,谁就是凶手,后面不用听了。”

    叶须欢露出愕然的表情,然后笑着摇摇头,说:“留声机中的唱片是女管家放的。

    她醒转之后,医生喂她喝了白兰地,替她稳定情绪,她告诉大家她是奉了主人之命行事,她并不知道唱片的实际内容,以为是一钢琴曲。”

    “大家虚惊一场,富二代提议喝酒压惊,然后大家边喝酒边审问管家夫妇,由法官主持这次审问,通过这次审问,大家进一步了解岛上和别墅中的情况。”

    “法官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感觉事情比较蹊跷,提议大家一起离开,但富二代拒绝了,他鼓动大家留下解开留声机的谜题,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可能是喝得太急,被呛到了,然后面部抽搐、脸色紫,接着呼吸困难,直接从椅子上跌下来,就此一命呜呼。”

    这时,有人接道:“不幸噎住喉,十个只剩九?”

    叶须欢笑着点点头,继续讲述:

    “大家查了富二代的酒杯,现他杯子里有致命的氰化物,但所有人都看到他的酒是自己倒的,所以大家认为他是自杀。”

    “得出这个结论后,大家决定各回各屋休息一下,第二天一早男管家现自己的妻子在睡梦中死去了。”

    顾轻眉适时接了句:“清早叫不答,九个只剩八。”

    叶须欢点头认同,续道:“医生检查了管家夫人的尸身,也是中毒,大家有点怀疑是管家下的手,毕竟他们夫妇二人的罪孽是谋财害命,现在管家想独吞财产也合乎逻辑。”

    “无论如何,死了两个人之后,其他人的心思都生了微妙的变化,开始互相猜疑,也都想赶紧离开这座海岛,他们结伴去海边看看有没有路过的船只,”

    “在岛上,将军的表现很异常,不让人靠近,说自己没多少时间了,还跟大家说,没有一个人能离开这座岛,他自责、忏悔、怀念背叛自己的妻子,一个人喝了不少酒,独自坐在海边呆,不久有人现他也死去了。”

    “这下子,剩下的七个人完全乱了套,互相攻击,互相质疑彼此,但谁都没有证据,每个人都能自圆其说,最后只能不了了之,但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这海岛和别墅有问题,像被诅咒了一样,大家决定抱团,商量着如何自救。”

    “法官指出大家都是被别墅的主人骗来的,因此这个阴谋就是别墅主人布下的,他判断别墅主人就在他们中间。”

    “于是大家一番讨论分析,感觉警察、医生和男管家都有嫌疑,不过第二天早上,大家现男管家死在了院子里,脑袋被斧头砍了下来,手里还拿着劈好的木柴。”

    故事讲到这里,会议室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叶须欢的讲述上,包括贾争鸣,虽然他眼睛看着别处,但一对耳朵却一字不漏地、专注地听着后续。

    “男管家死后,只剩下6个人,这时有人猜测凶手可能是个宗教狂女,因为她本人有些神经质,又近乎疯狂地笃信上帝,认为有罪者应该受罚,所以砍人脑袋这种事,她最可能做。”

    “接着,宗教狂女被人被人注射毒药而死,尸身旁还有只大蜜蜂,大家意识到凶手的疯狂和可怕,为了让杀人情节和那只童谣对上,故意安排这种事情。”

    “接着冷静的法官指出关键点:皮下注射器是谁带上岛的?”

    这时,有人接道:“凶手其实就是医生吧?”

    另一人接道:“不可能,如果是医生,这推理就太简单了。”

    “盲猜一个女教师。”

    “为什么?”

    “因为她最不像凶手,推理小说不都是这个套路吗,最人畜无害的那个人,往往就是凶手。”

    “有道理。”

    叶须欢微笑不语,等大家说完,接着说故事:“听到法官的问题,医生忙去检查了自己的药箱,现注射器已经被人偷走。”

    “于是法官提议,大家把所有有害的药物凶器都交出来统一保管,包括他自己带的安眠药,医生的药箱、退伍军人的手枪以及其他武器,退伍军人开始不同意交枪,但最后迫于压力,答应上交,不过大家去取枪的时候现,手枪已经被人偷走。”

    “这时,所有人的心里都绷紧了一根弦,大家一致决定剩下五人要互相监督,都待在客厅,一次只能一人单独活动,彼此的不信任感此时已经达到顶峰。”

    “五人坐了很久,女教师终于坐不住了,决定单独返回房间休息,不过就在她进屋的刹那,突然闻到海滩的味道,心中登时大惊。

    当年她为了让自己的情人单独继承财产,眼睁睁地看着情人的弟弟被海水淹死,见死不救,后来情人看穿她的心机,离她而去,这件事成了她挥之不去的心魔和梦魇,因此一闻到海水的味道,她整个人就被吓得失去理智,产生幻觉,进而大声求救,几乎晕厥过去,直到楼下的人赶上来,才现她房间的天花板上被人悬挂了一条大水草。”

    “惊魂甫定之后,大家现法官没有上楼来,忙下去寻找,现法官正瘫坐在椅子上,额头正中有一滩红色痕迹,正在往下滴着什么,显然已被人枪杀。”

    “医生亲自上前检查,确认法官死亡。”

    听到这,顾轻眉脱口道:“好吧,居然不是法官。”

    叶须欢看了她一眼,继续说:“法官被枪杀后,剩下四人复盘了一下刚才的经过,现一个疑点,那就是医生是最后一个上楼的。”

    “但,大家翻遍了他全身上下,没找到手枪,倒是退伍军人返回自己房间之后,现手枪居然失而复得。”

    “就在这个时候,医生失踪了,剩下三个人翻遍别墅、找遍海岛,都没找到医生的人影,他们也不相信他被青鱼吞下腹,反而认定医生是畏罪潜逃,是凶手。”

    “但这个时候,警察现那把左轮手枪似乎一直在退伍军人手里,并没有丢失过,警察怀疑退伍军人是凶手,退伍军人怀疑是警察,而女教师坚持怀疑是消失的医生。”

    “第二天,警察被一座雕刻成大狗熊的座钟砸成了肉饼,这一下,退伍军人和女教师都相信凶手是医生,他正潜伏在暗地谋划一切,然而他们很快在海边现了医生的尸体,那尸体已经被海水泡得变了形。”

    “女教师让退伍军人把医生尸体搬上岸,趁机把他口袋里的枪偷了出来……”

    叶须欢说到这里,突然听到一人叫道:“果然是女教师!我猜对了!”

    贾争鸣呵了一声,接道:“终究还是个俗套的故事罢了。”

    “故事还没结束。”叶须欢笑了笑,接着说道:“女教师杀了退伍军人后,整座小岛只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无人谈天,也无人来救。

    她想起自己那位决绝的情人,又想起岛上那九具冰冷的尸体,突然间心灰意冷,喃喃地念起那童谣的最后一句:‘一个小士兵,落单孤零零;悬梁了此生,一个也不剩’,边念着边回到自己房间,现房间天花板上挂着一条打了死结的绳子,绳子下面还摆了一把椅子,一脚就能踢开的椅子……”

    “她眼前闪过未婚夫那张嫌弃、厌恶、痛恨她的面孔,想起她怂恿那个孩子向海里游去的场景,恍然大悟,这就是她未婚夫希望看到的结果,悬梁了此生,一个也不剩……”

    “女教师站上了凳子,把绳套套在了脖子上,一脚踢开椅子。”

    讲到这里,叶须欢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看着他。

    何曦问:“绳子和椅子是谁放的?”

    顾轻眉接道:“我觉得是管家夫人,她的死最可疑,可能是假死。”

    叶须欢道:“后来有警察到现场调查了案件,确认十个人全部死亡,无人假死。”

    “那凶手是谁?”

    叶须欢没有直接回答,说:“这个故事最后是一个自述,法官的自述。”

    “在这个自述里,法官详细地剖析了自己的内心,他指出自己作为法官,秉公执法,从无偏私,但他现仍然有人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于是他决定亲手审判并处决这些人。”

    顾轻眉讶道:“真的是法官!”

    叶须欢笑着点头:“揭秘的细节比较复杂,我回头会写在剧本里,这里讲个大概吧,法官登岛的时候,不仅带了大量安眠药,也带了氰化钾,他趁乱在富二代的酒杯里下了氰化钾,又在女管家的酒杯里下了过量安眠药。

    至于那位将军,一心求死,法官就顺手给他下了药……”

    何曦抬起手,说:“这些先不说,直接说法官假死的部分。”

    “嗯。”叶须欢点点头,解释道:“这场连环杀,最巧妙的布局就是法官的假死,他那次假死其实是跟医生的一次合作,他曾私下找到医生,忽悠医生说,只有自己假死,才能在暗地里观察凶手,进而找出凶手,医生是个没主见的人,答应了这次合作,不料法官假死之后,第一个除掉的就是他。”

    何曦听完,面露沉思,她在脑海中对这个故事进行了文本复盘,不自禁暗暗叫绝,多年编导和制作人经验告诉她,这个剧本潜力巨大。

    顾轻眉道:“所以法官做完这一切,又为了和那童谣完美契合,最后还是自杀了。”

    “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那也是对自己的审判和处决。”

    顾轻眉感叹道:“这完全可以做成一个电影剧本了。”

    何曦不予置评,问叶须欢:“你再来讲讲,怎么把这个剧本运用到节目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