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之爆款制作人 > 第7章 天王公司回信,学术论坛开幕!

第7章 天王公司回信,学术论坛开幕!

 好书推荐:
    文学院,副院长办公室。

    胡文悍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脑屏幕,手指轻轻敲着桌面。

    此时此刻,校园论坛几乎全被叶须欢的消息占满,这倒也没什么,学校偶尔出那么一两个风云人物,被大家热烈讨论属于正常情况。

    但,

    他看到好几个帖子在讨论叶须欢震惊两大教授的事迹,这让他觉得如鲠在喉、如芒在背,尤其是看到“小说史”、“叶须欢点评红楼梦”、“叶须欢评价三国人物塑造”等字眼,心情更是复杂难言。

    日前,他已经回复出版社,让他们继续《中国小说史略》的出版工作,修改意见只有一个,把扉页“叶须欢”的名字删除。

    事到如今,他自觉陷入了一个骑虎难下的局面,一方面他绝不可能向一个学生认输,受制于他人;

    另一方面,他也清楚地知道自己这么做包含着某种不可知的风险,一旦到时真相曝光,事情闹大,他可能要赌上自己积累至今的声望,甚至职业生涯。

    他现在唯一的凭仗就是自己远叶须欢的权力和权威,可以用最强悍的手段把真相压制下去,或者釜底抽薪,把叶须欢的反对声音彻底抹去。

    其实他本来可以不冒这个险的,但那部专著蕴含的巨大价值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一旦能以自己的名义出版,势必会在整个学术圈引轰动,这对他的权威和未来展有着质的提升。

    这种履历,可遇不可求。

    即便是圈内那些学术大牛,又有几个人能出一部名垂文学史的著作?

    声名险中求吧。

    想到叶须欢那张态度坚决的脸,心中一阵烦躁。

    “这个时代,怎么还会有这种不懂变通、不识时务的人呢?这种人,即使真的有些能耐,以后进了社会,又能有什么前途?”

    胡文悍关了论坛,开始做别的事情,尽量把与此事相关的念头都排出脑海。

    ……

    叶须欢从网吧回寝室,刚一进门,突然现三位室友都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脸上写着“兄弟我懂你”五个字。

    “干嘛你们?”叶须欢扫了一眼三人:“用这种银荡的眼神看着我。”

    “老二,”陈尧一脸真诚,语气动情地说道:“我都知道了,感谢你为我写那样一歌,那对我意义重大。”

    说到最后,陈尧抿着嘴,好似马上要哭出来。

    “哈?”叶须欢懵逼。

    “老大你就别在那自作多情了,那歌明明写的是我,因为只有我跟老二讨论过我高中时的女朋友,也就是歌词中那句‘你总说起的女孩’。”老三接道。

    “尴尬了,真的级尴尬了……”老四这时接了话,“我就问一句,你们抽烟吗?这个寝室除了我,谁抽烟?谁分过烟给老二?”

    老四出绝杀式三问后,转头看向叶须欢,握着拳头轻轻捶了捶胸口,然后伸手指向叶须欢,后者直接翻白眼。

    “我说诸位的脑补能不能适可而止啊?”叶须欢吐槽道:“你们知道这歌的原名叫什么吗?”

    “我的兄弟叫陈尧?”陈尧接道。

    “原名是‘睡了我上铺的兄弟’。”叶须欢回到自己座位坐下,语气波澜不惊地说道,“你们品一品,细品。”

    “老二自重啊。”三人齐声叫道,“我们可只把你当兄弟。”

    “……”

    叶须欢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果断停止了这个话题,开始构思下周浙大那个论坛的言稿。

    “徐教授明确提到了,那是和宋词元曲有关的论坛……”

    叶须欢念头飞转:“宋词有《人间词话》镇场,元曲呢?”

    这个问题刚一浮现,脑海中立即锁定一个目标:《宋元曲艺史》!

    在平行时空的地球上,本书是第一部系统研究戏曲展史的专著,材料丰富,治学严谨,勾勒出了中国古典戏曲形成、展的大致轮廓,同时还借鉴了西方输出的相关文艺批评理论,拓展了文艺批评的思路。

    当然,尤其需要在意的是,本书总结出的那些具有创建意义的理论,譬如‘元曲佳处在自然’,譬如‘写情则沁人心脾,写景则在人耳目,述事则如其口出’、譬如‘意境说’等延续至今的经典论调。

    所谓一事不劳二主,这部同出于王国维先生之手的专著,和鲁迅先生的《中国小说史略》并称“中国文艺史上的双璧”,价值之大,不言而喻。

    届时,谈词以《人间词话》为准,论曲则对标《宋元曲艺史》,应当不会拉胯。

    叶须欢遂以此二作为参考,开始撰写言稿。

    这一周,叶须欢过得可谓相当充实。

    拒绝了胡文悍的肮脏交易、参加了毕业晚会的排练、做了两歌的伴奏、写了一篇高端学术论坛的言稿……

    到了周五,徐洪教授把叶须欢叫到办公室,先跟他对了言稿,然后提醒了论坛相关事宜,最后突然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得罪过胡教授?”

    叶须欢怔了下,然后点点头,坦然承认。

    “怎么回事?”

    “在出版《中国小说史略》方面产生了点分歧。”叶须欢直言不讳,“不过,徐教授您怎么知道的?”

    “我把参加论坛的名单报给院里,胡教授居然要我把你的名字去掉,我跟他争了半天才保住你这个名额。”

    叶须欢轻轻冷笑了一声,但没有说什么。

    徐教授看了他一眼,问:“到底什么情况?”

    叶须欢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说了。

    徐教授听完,面色凝重,眉头紧锁,无语良久,最终做了决定:“等这次论坛结束,我回来跟他谈谈。”

    “谢谢徐教授。”

    ……

    周日下午。

    徐教授带着叶须欢和他的一位博士生一起搭车去了浙大,入住了由浙大方统一安排的酒店。

    论坛将于明天早上9点半正式开幕,为期两天半。

    当晚,叶须欢、徐教授和那位博士生三人在酒店吃了自助餐,随后各自回房。

    回到房间后,叶须欢稍作休息,然后用手机登录了个人邮箱,查看剧本大纲投稿的回复。

    截止到今天,6家公司,无一回复。

    这有些出乎叶须欢的意料,他本以为那种神剧本一出,大家还不得抢着过来找他合作,不料事情并没有按他的想象进行。

    “可能是我自己先入为主了吧?”

    叶须欢坐在沙上,不停刷新邮箱,但迟迟没有动静。

    就在他准备退出邮箱,过半小时再来刷的时候,听到“叮”地一声,新邮件提示。

    辉映娱乐!

    天王刘仁辉的公司!

    “终于来了。”叶须欢暗暗松了口气,点开邮件:

    “叶先生您好,您的剧本大纲已经通过本公司策划的审核,这边想请问您一下,什么时候有空,是否方便当面详聊?”

    “盼复。”

    叶须欢想了想回复道:“您好,先谢谢你们的肯定,不过本人目前是在校大学生,不方便出远门,若你们方便,可于下周四之后的某一天安排人来江南大学与我见面,再次感谢。”

    回了邮件,叶须欢把手机丢在桌上,猛地起身蹿到床上。

    “也许我制霸娱乐圈的命运,就从这一秒开始了。”

    次日一早。

    叶须欢拿着早餐券去吃了早饭,然后和徐教授、博士生一起赶往浙大临渊报告厅。

    上午9点半。

    “宋词元曲批评与理论研究论坛”正式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