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之爆款制作人 > 第5章 歌振排练室!

第5章 歌振排练室!

 好书推荐:
    面对徐教授的提问,叶须欢给出了肯定回答,这是他认真思考后的答案。

    他当然也可以说出王国维的名字,然后呢?

    大家上网搜索一番,无果,然后确认那是叶须欢随口编的名字。

    有了胡文悍的先例,他不会再特意提一个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的人,他心里能够分清由来,其他人不能。

    “虽然这个说法晏殊、柳永和辛弃疾三人未必同意,但单独提出这几句,赋予其全新意义,实在是神来之笔,堪称是天才的构思。”

    徐洪不吝赞美之词,又问道:“你怎会想起用词句描绘人生境界?”

    “其实准确地说,是先用‘境界’评判诗词。”

    “怎么讲?”

    叶须欢遂又把“境界说”阐述了一遍,徐洪听得入神,半晌后赞叹道:“妙啊!”

    在座那6o多位中文系学生,有真心喜爱诗词的,心中也出了类似的感叹,以后品评诗词佳句,有了新的方向。

    “你还有什么现,一并跟大家谈谈。”徐洪和胡文悍有所不同,他身上有老派知识分子的气质,但却没有大牌教授的架子。

    叶须欢也不推辞,落落大方地开讲:

    “词体在宋朝达到巅峰,但其实宋代以前就已经出现这个文体,只是内容大都是歌咏旅愁闺怨、合欢离恨,局限于男女私情,晚唐出现的‘花间派’可以算是最典型的代表。”

    徐洪点点头:“花间派奉温庭钧为鼻祖,另一代表人物是韦庄,你对这两位词人有什么看法?”

    “温庭钧的词,句秀;韦庄的词,骨秀。”

    徐洪闻言,一拍手,说:“一语中的!温氏的词温婉含蓄,韦氏清新明朗。”

    叶须欢点头赞同,补充道:“不过相比之下,李煜的词更胜一筹,李后主的词,神秀。”

    徐洪看着他,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就像刚刚说到,词体最初兴起时,内容有很明显的局限性,直至李煜词问世,词体眼界大开,感慨也变得深邃,从此变伶工之词为士大夫之词,出现了诸如‘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等千古传颂的佳句,这类词句的气象,翻遍温庭钧的《金荃集》和韦庄的《浣花集》也很难找到。”

    徐洪听得惊喜莫名,叶须欢说得这些理论他自然也门清,但他没想到一个大二学生可以把这个分界说得如此精彩和精准,尤其是“变伶工之词为士大夫之词”一句简直是不刊之论。

    “这样,下周浙大有个关于宋词元曲批评理论研究的学术论坛,中文系能排得上号的那些高校都会派人过来参加,你到时跟我一起去,代表我们学校上台言。”

    “好的。”

    “很不错。”徐洪欣慰地点点头,“坐下吧。”

    下课之后,有不少同学过来跟叶须欢讨论“境界说”,而另外一些同学则在谈论叶须欢之前如何用《小说史略》镇住胡教授,听得1班同学是叹为观止。

    上午两节课便在这种热烈的氛围中结束,徐洪临走时,又把叶须欢叫过去,叮嘱他好好准备言稿,并提点了一下言的风格和方向。

    叶须欢诚恳道谢,暗暗惭愧。

    学术圈,终归还是有不少人始终维持着师长风范,始终秉持着属于知识分子的那份正气与傲骨。

    因此,不必一味地悲观。

    中午,叶须欢在寝室大门口碰到了胡文悍的那两位研究生,二人此来,自然是替恩师做说客的。

    叶须欢本以为跟他们会有一番无意义、无结果的争论,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两位学长并没有如何坚持,见叶须欢态度坚决,立即放弃劝说,打道回府。

    临走时,两位学长意味难明地说了一句话很是耐人寻味:

    “我们也没办法,总不好跟老板对着干。”

    他们语气中包含的那一丝无奈,让叶须欢想起上一世看到的那些新闻,轻轻叹了口气。

    下午是两节古代汉语课,叶须欢直接背着吉他去了教室,等第二节课刚一结束,他直奔学生活动中心,去参加毕业晚会的第一次集体排练。

    这次排练是简排,主要是提交自己的节目,顺带简单地表演一遍,让校团委领导和学生会干部审核筛选一下。

    叶须欢提交的节目是两歌:水木年华的《启程》和老狼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一明快振奋,一迷惘伤感。风格迥异,但都极具代表性。

    到了排练室,看到里面已经有不少人,而人群中最引人瞩目的无疑是文娱部部长田子柒。

    比例接近完美的高挑身材,一头乌黑秀亮如同招魂幡一般的长,再加上那张秀美精致的脸庞,无不让人惊心动魄、赏心悦目、过目难忘、一见钟情、余韵绕梁。

    她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她已经名花有主,男朋友是校篮球队队长韩逊。

    叶须欢移开目光,看到陈崇明,朝他走了过去。

    “嗨,过来了?”陈崇明看到他,热情地打招呼。

    “嗯,刚下课。”

    “没事儿,这边也才刚开始。”

    两人正说着话,田子柒突然转过头看向叶须欢,说:“小叶同学,你报上来的两歌都是原创啊。”

    叶须欢笑回:“子柒姐对我没信心?”

    因为校园十佳歌手时二人已经相熟,所以彼此称呼都相对亲近些。

    “我以为你会报你的成名作《邻座陌生人》。”

    “那歌不适合毕业晚会。”

    “哦也是。”田子柒点点头,“等会听了你的新歌再说吧。”

    “ok。”叶须欢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舞台上一个舞蹈节目很快结束,田子柒冲叶须欢摆摆手,说:“小叶,下个节目你上。”

    陈崇明低声说:“越容易通过的节目越靠前上台。”

    叶须欢微笑颔,从琴袋里掏出他那把黄木吉他,从容登台。

    大家见是校园十佳歌手的新科冠军上台,都稍稍集中了下注意力,目光齐刷刷地到汇聚在叶须欢身上。

    “大家下午好,今天为大家带来两新歌,希望你们能喜欢。”

    叶须欢之所以能斩获十佳歌手的冠军,与他从容不迫、潇洒沉稳的台风有很大关系。

    “第一,《启程》送给大家。”

    报完幕,不再多废话,直接开始演唱:

    就在启程的时刻

    让我为你唱歌

    孤独时候要记得想起我

    等到相遇的时刻

    我们再唱这歌

    就像我们从未曾离别过

    别害怕现在的离别啊

    微笑着挥挥手说再见吧

    明天就等在

    下一个路口

    再远的风景啊

    我们会到达

    ……

    向过去的悲伤说再见吧

    还是好好珍惜现在吧

    你寻求的幸福

    其实不在远处

    它就是你现在

    一直走的路

    ……

    《启程》这歌音乐从旋律到编曲都追求简洁自然;歌词方面,感情饱满、意味深长,词曲搭配,在不断的重复中,给人一种力量与振奋感。

    尽管少了一些重要乐器的渲染烘托,但整歌在叶须欢投入的演绎下,还是呈现出了应有的效果,歌只唱到一半,就已基本ho1d住全场。

    田子柒甚至带着一些无奈的语气感叹道:“这家伙还真是从不失手啊。”

    此时,歌曲到了尾声:

    未来怎样的时刻

    请你记住这歌

    记住我们的梦想从未变过

    ……

    一曲唱罢,满场掌声雷动。

    叶须欢微微躬身感谢,然后报上第二歌:

    “第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请大家指教。”

    话音落,婉转流畅的吉他声悠扬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