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之爆款制作人 > 第4章 叶须欢怒谈人生三境界!

第4章 叶须欢怒谈人生三境界!

 好书推荐:
    通常来说,在大学里,本科生是很难跟一位教授有较多接触的,除了在课堂上见那一面,私下里基本不会有什么交流。

    所以,在叶须欢的印象里,胡文悍教授就是一个学识渊博、口才极佳、略带些优越感的中年知识分子。

    但此时他看着手里捧着的那本书,看着书封面上“胡文悍著”那四个字,心里涌现出一股难以抑制的恶寒。

    胡教授的形象在这一刻轰然崩塌。

    当今学术界的肮脏和丑陋他不是没见识过,但当自己亲身经历时,那种巨大的失望才显得如此具体。

    “胡教授,我们不是说好为这本书标注四人编撰修订吗,怎么?”叶须欢没有把话说完,但意思表达得很明确了。

    “你是说怎么变成我一个人写得了?”胡文悍语气温和。

    叶须欢默认。

    “叶须欢同学,你想想看,像这样一部专业性那么强的著作,如果说是一位本科生带着两个研究生编撰修订的,它能有多少可信度?哪个出版社敢接?”

    “但这是事实啊,而且还会加上你的名字,有你的把关……”

    胡文悍微笑摇摇头,说:“学术作品的出版没你想得那么简单,你也不用太在意这书到底是由你们编撰的还是由我写的,最重要的是,它能顺利出版,至于你们三个的名字,到时也会出现在书的扉页,着重提及你们对此书的贡献。”

    叶须欢说:“既然这样,那就把封面的‘著’改成‘编’吧。”

    胡文悍笑了一声,没接这个话茬,反问叶须欢:“你可知道这本书顺利出版之后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叶须欢摇摇头。

    “意味着持续不断的版税分成收入,意味着你的档案里会被添上参与学术著作出版的履历,意味着评奖评优的优先权,意味着保研的资格……”

    胡文悍充分挥着自己的口才,晓之以情,动之以利:“如果你对本校研究生没有兴趣,想申请北大、复旦、浙大、南大几个学校的研究生,我也可以为你写推荐信。”

    叶须欢轻叹一声,说道:“可是胡教授,你这么做是不对的啊。”

    “有什么对不对的?”胡文悍语气稍稍提高了些,“这个圈子向来就是这样,其他高校也这样,这已经成了不成文的潜规则,你在纠结什么?”

    叶须欢语气平静地说道:“向来这样,人人这样,就对吗?”

    胡文悍被噎得顿了下,脸色慢慢沉下来,问:“那你想怎么样?”

    “把‘著’改成‘编’。”

    “那这书就出不了。”

    “那就不出,当成讲义资料分享给大家,免费到网上。”

    胡文悍猛地看向叶须欢,眼中的和蔼儒雅荡然无存,变成意味明显的威胁。

    “这项目我已经上报院里,存了档,你确定要亲手毁了它?你不怕受处分?”

    “胡教授,这是威胁吗?”

    “这是提醒。”胡文悍已经彻底撕破脸,“你父母辛辛苦苦送你来读大学是希望你出人头地,不是希望你半途而废的,别到最后连毕业证都拿不到。”

    “胡教授你又错了,”叶须欢依旧不卑不亢:“我爸妈供我读书是希望我做一个光明磊落、顶天立地的人,胡教授教我们文学史,带我们学习圣贤书,相信对我们也是抱着相同的期待吧?”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胡文悍抬起手,面色微沉,说:“如果我坚持这样出版呢?”

    “我会想办法让大家知道真相。”

    胡文悍点点头,冷笑了一声,说:“行,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说着不再理会叶须欢,自顾忙自己的事了。

    “胡教授没其他事的话,我去上课了。”

    胡文悍恍若未闻。

    叶须欢把样书放回桌面,离开胡文悍的办公室。

    作为一个拥有3o岁灵魂的大学生,叶须欢怎么可能不知道成人世界趋利避害的规则,只要他刚刚答应胡教授的条件,他的学业势必前程无忧,顺便还将名利双收。

    只是他不忿、不理解,为什么本该干净、高贵、令人敬仰的学术圈会变得这般乌烟瘴气?

    他更加无法接受曾经敬佩过的教授摆出那副真实的嘴脸?

    他想起了《人民的名义》里的高育良,终于理解了侯亮平现高育良真面目时的心情。

    上午两节是古代文学课,1班和2班一起上,授课老师是徐洪教授。

    徐教授很有个性,上课风格十分洒脱,喜欢为大家有、感、情地朗诵诗词,有时上课上到兴起,还会为大家引吭高歌一曲。

    今天的课讲到柳永的词《蝶恋花》,他照例为大家读了一遍,那抑扬顿挫的腔调,属实让同学们鸡皮疙瘩掉一地。

    读完之后,兀自细品良久,然后说:“大家都知道,这词最经典的就是最后两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谁来解释下这两句话的含义。”

    “就是得了相思病然后减肥成功!”有个女生接道,引得哄堂大笑。

    徐教授也是呵呵一笑,说:“嗯不错,这个解释不错,结合了现代人的思维,还有其他解释吗?”

    无人接话。

    柳永这词本就是怀人之作,结合前后文的句子,意义其实很浅显,没什么难理解的,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供深挖的。

    徐教授提示道:“大家不要被‘伊’这个字限定思维,就单纯地把这个字当成是一个女人,可以稍作延伸。”

    “建功立业的理想?”一位男生接道。

    “答对了。”徐教授笑道:“所以这词,你可以把它当做是怀人之作,也可以当做是词人柳永对功名的渴望和向往,大家都知道,柳永也曾对功名有过热切地追求,只是一直考不中,才赌气说什么‘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解释完又象征性地问了大家一句:“大家还有其他想法吗?”

    老师已经公布了标准答案,大家自然不会再继续引申,就在徐教授准备开始下一个话题时,下面有人接了一句:

    “人生第二境界。”

    一句话突兀的话一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徐教授也看向接话的那个男生,问:“什么?”

    叶须欢站了起来,认真答道:“这词最后两句代表的是人生的第二境界。”

    “怎么讲?”徐教授面露好奇。

    叶须欢道:“古往今来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而本词最后两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是第二境。”

    “那第一境和第三境呢?”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是第一境;‘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第三境。”

    徐教授听罢,略略沉吟,眼睛亮起来,说:“来,你给大家详细解释下。”

    “第一境讲的是‘立’,西风凋碧树,说明前路艰险、形势严峻,人生总有迷茫处,所以我们要登高远眺,目光尽量放长远,看到他人看不到的远方,然后立下志向。”

    “第二境讲的是‘求’,即我们有了目标之后,一定要锲而不舍地为之奋斗,即使一时求之不得,人也变得形销骨立、憔悴不堪,也绝不后悔,仍然要执着地追求,忘我地奋斗。”

    “第三境讲的是‘得’,即有了一二境的立和求,经过多次周折、多次磨练,在足够的积累之下,量变引起质变,终于达成目标,不经意回头时,现自己已经获得了成功。”

    “这就是人生三境。”

    叶须欢说罢,现整间教室已是鸦雀无声,徐洪教授也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良久后,徐教授问:“这是你自己的总结?”

    叶须欢想了想,接道:“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