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之爆款制作人 > 第3章 胡教授的隐秘诡计

第3章 胡教授的隐秘诡计

 好书推荐:
    叶须欢之所以接受胡教授分派下来的这个所谓的“项目”,并不是为了那1o万块的经费,更不是为了积累活动分,纯粹是希望利用更多资源,以更完整详实地整理出鲁迅先生那部专著。

    现在他只要将《中国小说史略》的整体框架和核心脉络呈现出来,细节部分可以慢慢修补、填充。

    有两位文学专业的研究生帮忙,那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他掌握着《史略》的主体思想,有谋篇布局的纲领,不会出现大的偏差。

    至于原著作中那些创举式论断,他基本都还有印象,可以直接写下来。

    接下来一周,基本都在忙这件事,顺便也开始密切关注娱乐圈的动向,思考着要如何入场。

    这天周六,《史略》的整理、修订基本到了收尾的阶段,胡教授派下来的那两位研究生看着热气腾腾的书稿,产生一种与有荣焉的感慨,对叶须欢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几天相处下来,真心感觉自己这些年的书白读了,叶须欢,以后你别叫我们学长了,我们叫你学长。”其中一位研究生说道。

    “没毛病,所谓‘学无长幼,达者为先’嘛。”另外一位接道。

    叶须欢忙说:“两位学长就别捧杀我了,没你们的帮忙,这书稿完成不了那么快。”

    三人随后又聊起小说展史,谈到小说在历史上的地位变迁,进而聊起不同时代不同的主流文学形式。

    “好像每个文学形式的兴起,都遭遇过主流文坛的排斥和鄙视,小说最初被当做小道,唐诗宋词刚出现时,何尝不是被当做不入流的文之末道。”

    “词体的起源本来就是配乐而歌,用来娱乐的,怎么可能入得了那些正统儒硕的法眼。”

    “可是现在呢,唐诗、宋词、元曲都成了经典的文学形式,至今传颂不衰。”

    叶须欢默默地点头赞同。

    “对了学弟,你对小说的展以及本身的艺术价值有如此多精道的见解,那么诗词呢?整体或者单独某一作品,你都有什么独到想法呢?”

    叶须欢想了想,说:“评论诗词的话,我个人比较推崇‘境界说’,有境界自成高格,自有名句。”

    “你的意思是,评诗论词,要以思想境界为标准?”

    “不是我们平常理解的那种思想境界,而是诗词本身具有的境界,有造境,有写境,或合乎自然,或接近理想……”

    叶须欢讲的这个观点正是出自国学大师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作诗词的文艺批评时,注意两境,即有我之境,和无我之境。”

    两位研究生几乎同时开口问:“什么是有我之境和无我之境?”

    叶须欢解释说:“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

    二人越茫然。

    叶须欢说:“我们举例说明吧,‘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这两句就是有我之境,因为我伤心,所以花也跟着伤心;”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两句就是无我之境,我跟东篱下的菊花已融为一体,物我合一,悠然和南山相对。”

    两位研究生相对恍然,随即又对这种说法流露出叹服表情。

    “概括来说,无我之境,于静中得之,意境优美,如‘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游下’,美如画;

    而有我之境,于动之静时得之,意境宏壮,如‘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宏阔壮丽。”

    叶须欢话刚落音,两位学长啪啪鼓起掌,纷纷说道:“我觉得你这个‘境界说’也能出一本书了。”

    叶须欢笑了笑,说:“这个回头再说,咱们先把《史略》的书稿交给胡教授看看,没问题的话,就以整理修订的名义出版吧。”

    两位研究生听到“整理修订”四字时,表情有细微的变化,但很快恢复如常,没有多说什么。

    当晚,他们就把《小说史略》书稿递交给胡教授,后者大致翻了下,称赞了三人几句,说:“我回头看看,再修改下,然后拿去刊印。”

    叶须欢说:“胡教授,到时候出版的话,就标明是我们四人编撰修订吧。”

    胡教授不置可否,说:“这个到时候再说,另外我准备把这个《史略》放进我的课件里,以后当成讲义,让更多人了解这一成果,你们觉得没问题吧?”

    “没问题。”

    叶须欢之所以同意把这部著作介绍过来,就是希望更多人了解,同时也正式为小说正名。

    不过,离开胡教授办公室时,叶须欢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具体又不知是什么地方,而且他感觉合作了一周的那两位学长也有些怪怪的。

    不管怎样,完成这项工作总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那些说不上来的情绪暂时放在一边好了。

    回到寝室时,看到三个室友都在,还多了位陌生的客人。

    “老二你总算回来了,陈学长等你半天了。”老三王卓看到他,挥手叫道。

    叶须欢疑惑地看着那位陈学长,问:“学长找我有事?”

    “叶须欢同学你好,我是校学生会文娱部副部长,我叫陈崇明,今天来找你,是有事情请你帮忙。”陈崇明语气十分客气。

    “学长您请说。”

    “是这样,这不马上到毕业季了吗?咱们校团委和学生会准备搞一个毕业晚会,时间目前定在6月6号,现在开始搜集节目,我们文娱部这边想邀请你这位新晋校园十佳歌手的冠军到时候登台唱两歌,你看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啊。”叶须欢爽快答应,“坚决服从组织安排。”

    “是邀请,不是安排。”陈崇明笑着纠正了句,然后拿出手机说:“我们加个微信吧,后面有什么消息,我直接通知你。”

    叶须欢和他加了微信,又随口聊几句,陈崇明离开。

    “老二……”

    陈崇明走后,寝室老大陈尧一脸凝重地看着叶须欢,问:“你跟唐悦是不是分手了?”

    “对啊,分了。”

    “那你怎么不早说?”

    “嗯?”

    陈尧顿了下,咬牙切齿道:“我今天在食堂门口看到周玺和唐悦勾肩搭背,一时没忍住,冲上去给了周玺一个锁喉……”

    叶须欢忍住笑,问:“然后呢?”

    “然后唐悦就在旁边大叫说她已经跟你分手。”陈尧叹了口气,“当时我的手还捏着周玺的脖子,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叶须欢终于哈哈大笑出来,对陈尧竖起大拇指:“英雄!”

    “所以你们?”

    “真分了。”

    “那就好。”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啊,这两年老大没白叫。”

    陈尧挥挥手,表示不必在意。

    ……

    因为临时接到毕业晚会的表演邀请,叶须欢特意利用这个周末定了几备选的歌曲,校园民谣,他脑子里还是有不少库存的。

    周日晚上,陈崇明了排练日程的安排,叶须欢快浏览了一遍,看到最后彩排流程,居然看到了“甜甜猫”的名字。

    这对内地女子双人唱作二人组合也是起源于校园,她们从浙大开始,慢慢起步,现在已是小有名气。

    到时候若有机会碰到,倒可以跟她们当面聊聊。

    “嗯,可以给她们写歌作为接触的切入点。”

    叶须欢很快有了思路。

    第二天周一,上午有两节课。

    叶须欢吃了早饭,去文心楼上课,还没进教室,被一个留着长头的女同学叫住。

    “叶须欢同学是吧?”

    “对,是我。”

    “胡教授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叶须欢想着是《中国小说史略》的事情,没有耽搁,立即去了副院长办公室。

    胡教授见到他,笑容和煦异常,说:“须欢来了。”

    叶须欢心里莫名颤了下,问:“胡教授叫我啥事?”

    胡教授面带笑意地打开抽屉,然后从里面取出一个信封,放在桌子上,轻轻拍了拍,说:“还能有什么事,项目经费啊。”

    “啊?”

    “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中国小说史略》的项目经费,一共1o万块,你两个学长每人1万,你自己3万,剩下5万我留着当院里的活动经费。”

    胡教授说罢,把信封朝叶须欢推过去。

    叶须欢有些犹豫。

    “你怕什么啊,这是我向院里申请下来的,公开公正、光明正大,你拿这钱也是自己应得的。”胡教授其言若批评其实是称赞。

    叶须欢问:“那书稿?”

    “哦,你不提我差点忘了,他们做了样书,你看下。”

    胡教授说着,从书桌上取过一本装订简单、尚未设计封面的书摆在信封旁边。

    叶须欢上前拿起那本书,看到封面时,一颗心顿时沉了下来:

    “中国小说史略”

    “胡文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