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最强吞噬升级 > 第019章 傀儡鬼角
    “陈昊,我所获机缘造化,不是你这等井底之蛙可以想象的。虽然我的境界尚不如你,但若拼死一战,今天没人可以活着回到宛丘城,你我各退一步如何?”

    陆平安单手附于背后,沉声对陈昊说道。

    虽然表面上不卑不亢,气势十足,但事实上,此时的他已经黔驴技穷了。

    虽然陆平安刚才通过策略,争取到了击杀掉陈昊的机会,但可惜的是,老天爷并没有完全站在自己这边。

    武道境六重只能做到附气于物,不能以气操物,如今在失去了飞剑的情况下,再想战胜陈昊已经不可能了。

    “呼!”陈昊长呼出一口气,面带赞赏之色地朝陆平安点了点头,“不错,猜出我的藏身地点后,并没有直接进攻,而是声东击西,将杀招隐藏于暗处。如果你我境界相同,现在逃命的人恐怕就是我了……”

    听着陈昊的叙述,陆平安眉宇间的阴云越发浓重,看样子,这家伙并不打算放过自己。

    “陆平安,你是除了陆千秋以外,我见过最难缠的对手,我承认你的实力。所以,我会用全力来杀掉你!”

    陈昊跳下被剑气斩成两截的骡车,缓缓朝陆平安走来,一字一顿地说道。

    修炼之路,岂有坦途。如果稍一遇到困难,就选择退缩,即便在宛丘大比中夺魁,获得了去稷下学院进修的资格,他也永远成不了真正的强者。

    总之,陆平安他是杀定了!

    “出来吧,鬼角!”

    陈昊十指缠绕傀儡线,从袖中甩出一卷空间卷轴,就见一具人脸龟身造型的战斗傀儡凭空出现。

    傀儡的面部五官与陈昊本尊相似,但头顶却长有两只长长的犄角,造型诡异。

    陆龟形态的躯体表面覆盖着由玄铁打造的甲片,走动时发出阵阵沉闷的金属碰撞声。

    想来这应该就是陈昊的专用傀儡了。

    “我擦,你就这么想当王八?”

    虽然形势危急,但陆平安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把自己的头安在乌龟身上,真不知道这家伙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你!”陈昊的心里本就积压着一股怨气,听了陆平安的嘲讽,更是怒火中烧。

    “给我死!”

    陈昊调集体内的灵气,沿着傀儡线注入傀儡,在他的熟练操控下,身形庞大的傀儡鬼角竟如同脱兔一样敏捷,直奔陆平安冲了过来。

    “警告,警告,狂战荆甲损坏度超过百分之七十,即将失效,请恢复后再次装备。”

    屋漏更遭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在替陆平安挡下了一记足以轰杀真武境修炼者的雷爆攻击后,狂战荆甲已经无法继续维持存在。

    底牌丢尽,陆平安只能逃跑。

    好在鬼角的速度并没有之前的活尸傀儡快,加之金刚猿和六足麋鹿的血脉,让陆平安拥有了比同境界修炼者更快的奔跑速度,渐渐的,陈昊和他的傀儡被甩得越来越远。

    陆平安本以为这样就可以顺利摆脱掉陈昊的追击,谁知这时,异变再生!

    “形态切换,第二形态!”

    在陈昊的指令下,就见鬼角的四肢下方长出了四个轮子,化身为一辆由灵气驱动的战车,速度一下子提升上来。

    “冷静,一定要冷静……”陆平安心跳加速,不停地给自己下着暗示。

    虽然死神的脚步正在慢慢靠近,但是陆平安并没有放弃,他还有应对之策。

    终于,在陈昊追近到约百步距离时,陆平安听到了期盼已久的河流声,越过一个山坡后,一座巨大的石桥出现在他眼前。

    赤沙河,沧梧国境内最长的河流,河水最深处深达百尺,宛丘城的护城河便是赤沙河的一支支流。

    这座石桥是由母亲的娘家端木一族出资修建,陆平安记得很清楚,他小时候每次和双亲去外祖父家探亲时,都会经过这座石桥。

    正是靠着这段深刻的记忆,陆平安才在绝境中寻得了一线生机。

    陆平安飞身跳上石桥,迅速跑到桥的另一端,接着转回身,站在原地等待陈昊的出现。

    “嗯?”

    看到陆平安放弃逃跑,摆出了一副应战的姿态,陈昊不禁皱眉,心说这小子难道在桥面上布置了什么机关?

    “不,不可能!”陈昊猛地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陆平安翻过山坡后,只在他的视野里消失了一小会儿,如此短的时间内,他什么事都做不了。

    “陆平安,你是不是觉得我的鬼角太重,走不过这座石桥?”

    陈昊驱动着傀儡来到桥头,和陆平安隔桥对峙,“如果你真是这么想的,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的鬼角除了外部的玄铁铠甲,内部全都由采自昆仑山的小扶桑打造,重量只有三个普通人左右。”

    “哦?是么。”陆平安不屑地撇了撇嘴,故意激将道,“你既然那么自信,那就走过来试试吧。”

    陈昊脑筋急转,如何都想不出陆平安到底能用什么方法,在这种局面下脱困。

    显然,这小子是在虚张声势。

    “好!既然你急着投胎,那我就成全了你!”

    生死相斗容不得迟疑,言罢,陈昊跳上傀儡的龟身背部,将鬼角切换成第一形态,走上桥面。

    砰…砰…砰……

    虽然鬼角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重,但它走在桥面上时,仍旧发出一阵沉闷的脚步声。

    陆平安始终目视前方,时刻留意着鬼角的一举一动,随后缓缓蹲下身体,五指成爪,狠狠抓入脚下的桥面。

    “呵呵,天真。”看到陆平安的举动,陈昊不禁嗤笑出声。

    这座石桥用料敦实,高大坚固,以武道境修炼者施展出的攻击,绝不可能短时间内将其轰塌。

    另一边,随着陆平安曲指成钩,铺在桥面上的石砖被他捏成碎块,捧了出来。

    一捧、两捧、三捧……

    虽然有灵气附着在手掌表面,但陆平安的十指还是被磨出了鲜血。

    “可恶,这小子到底要做什么?”

    陆平安的怪异举动令陈昊十分不解,他的鬼角防御强悍,就算遇到初入真武境的修炼者,也有实力一战,区区几捧小石子又能有什么用?

    但不知为何,看到陆平安那坚毅的目光,陈昊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