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龙城 > 第三十节 安德鲁的妙招

第三十节 安德鲁的妙招

 好书推荐:
    安德鲁担任奉仁安全中心主管多年,他是老派的军人。尽管如今的肚腩大得就像孕妇,他依然会穿得很整齐,白色衬衫配黑色领带,衬衫一定要扎在裤子里,腰上绑着铜扣皮带,镭射手枪的枪套挂在腰间趁手的位置,脚上是擦得锃亮的黑皮鞋,打了啫喱的头梳得一丝不苟。

    在飞车内,他有些犯困,昨晚的聚会实在折腾太晚。到底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想想自己年轻的时候,和朋友们连续狂欢三天三夜,那真是荷尔蒙飞扬的岁月啊。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自动驾驶的飞车响起声音:“尊敬的安德鲁先生,安防中心已抵达,下车请注意安全,很荣幸为您服务。”

    安德鲁站起来,对着镜子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收起脸上笑意。

    镜子里的男子,神情庄严,不怒自威。

    安德鲁很满意,举步下车。

    副主管约翰早已经在主管专用的飞车泊位等候,看到安德鲁,恭声行礼:“老大!”

    约翰是校长徐柏岩买入学校之前的老员工,因为相貌威猛,加之比较了解情况,被安德鲁留下来打杂。没想到随后表现出彩,能说会道,步步高升,成为安德鲁离不开的副手。

    安德鲁没有说话,只是威严地点点头,大步流星走在前方。

    约翰小跑紧跟在身后,做每天早上的例行汇报:“您吩咐的一万字报告都已经提交,属下已经全都送到您的空间。”

    安德鲁威严道:“没有人不交吧?”

    约翰笑道:“他们哪敢!”

    安德鲁哼了一声:“这帮兔崽子,就是要好好盯着,要不然肯定偷懒。”

    约翰谄媚道:“有老大您坐镇,什么妖魔鬼怪都掀不起风浪。还有一件事,费米昨天跑到我这拉赞助,哭诉了半天,说他们风纪处穷得连耗子都看不到。”

    安德鲁不悦道:“难道咱们安防中心很有钱?跑到咱这拉赞助,跑错地方了吧。费米这才出去几天,屁股就歪了?难不成他觉得以后能一直待在风纪处?”

    约翰本来就是探探口风,一看老大不高兴,立即顺着口风说:“可不是!这费米也真是糊涂,拉赞助也应该到校长那啊。那属下不理会他。”

    安德鲁走进办公室:“打秋风打到我这,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随即不耐烦地摆摆手:“行了,去忙自己的,有事我喊你。”

    约翰闻言,连忙在办公室门口停下脚步:“行,那属下先去忙了。”

    办公室的门自动关闭,安德鲁在沙椅上坐下来,他揉了揉有些木的脑门。费米拉赞助的行为,像一根刺扎在他心里。自己的前员工,这么快就进入角色,而没有对安防中心的半点眷恋和不舍,这令他非常不爽。

    片刻之后,安德鲁平复心情,开启自己的网络空间,果然里面收到一堆影像,那些都是龙城的分析报告。

    他随意点开一份报告。

    “……分析龙城操控燕隼和朴铉海的战斗过程,便会现,朴铉海没有犯任何错误,他的所有应对,都符合教科书的指导。可就是这么一个完全没有失误的操作,却被龙城在一个回合内解决,非战之罪!在把整个战斗过程的数据和燕隼的参数输入,建立模型,便会现,龙城对燕隼的操控,是只存在理论上的极限操作……”

    安德鲁心中就像被什么堵住,莫名烦躁,他关掉这份报告,点开另一份报告。

    “……从1V3来讨论战场的心理博弈。龙城显然比其他学员更加精通心理战,并且完美利用这一点,制造理论上的盲区。盲区并非视野上的盲区,还包括思维的盲区,在战斗的过程中……”

    安德鲁心中更加烦躁,连续点开几份报告,结论很统一。

    1、龙城挥出燕隼的极限能力。

    2、龙城对朴铉海的操作难度极高,基本只存在理论上实现的可能。

    3、龙城很擅长战斗,包括利用环境、心理博弈等等。

    4、燕隼局限了龙城的挥,这远远不是龙城的极限水平。

    安德鲁摸着自己一丝不苟的头,他冷静下来,能坐上这个位置,依靠的并非是他快把衬衫撑爆的肚腩。

    很有天赋的年轻人,还是校长亲自招收进来……

    促使他真正改变主意的还有另一份报告,报告声称昨天晚上装备中心燕隼脱销,而在今天早上,所有的燕隼都出现在垃圾场,但是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

    安德鲁拨通约翰的通讯。

    约翰:“老大!”

    安德鲁沉声道:“给风纪处开设一个专门的接口和相应的权限,允许他们连接和使用我们的情报网络。另外,送他们2o万额度的弹药,我记得龙城没有远程武器,那就送些高爆弹什么的,正好那玩意没人喜欢用,放仓库好几年了。咳咳,怎么说费米也是从我们安防中心走出去的,我们还是要对他的工作支持一下嘛!”

    约翰恭敬道:“属下这就去办!费米有您这样的老上级,真是太幸运了!”

    安德鲁心中大为受用:“报告我都看了,写得不错。你也看看,挑几个写得好的,也要奖励一下。最近辛苦大家了。”

    约翰满脸崇敬:“能跟着这么宽厚的老大,真是我们这些人的福气啊!”

    安德鲁哈哈大笑:“大早上就这么拍马屁,影响不好。好了,还有什么事要汇报?没有的话,吃午饭之前不要打扰我。”

    昨晚没睡好,他要补补觉。

    约翰露出一丝迟疑道:“刚刚生了三起斗殴,都是老生和新生生冲突,五人重伤,其中四人是新生。”

    安德鲁不以为然道:“没死人吧?”

    “没有。”

    “那就不用去管他们。都是闲的,他们哪天不打?”安德鲁正欲挂断,忽然心中一动:“把情报送给风纪处,既然是风纪处嘛,这种事该他们管。”

    约翰眼前一亮:“姜还是老的辣!老大您这一手太妙了!”

    安德鲁满脸倦容地挥挥手,挂断了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