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以末日之名 > 第十章 大地震

第十章 大地震

 好书推荐:
    “好好好!”修亦涵气得直笑,“你牛,你伟大!算我多管闲事,行了吧!”

    说完,修亦涵气鼓鼓向楼里走去。

    苏乙好不容易把她拉出来,怎么可能再让她进去?

    忙又一把拽住她,叫道:“你先等会儿,我有事儿要问你。”

    “您苏大秘这么牛,还有不知道的事儿呢?”修亦涵顺势站住,面带讥讽道。

    苏乙对她挤出了个还算真诚的笑脸,道:“亦涵,我现在脑子有点糊涂,对最近生的事情都有些搞混记不清了,哎,你说现在全世界到处都生灾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修亦涵没好气地道:“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你还是关心关心你的工作吧!书记那么看好你,把你一个动物园喂骆驼的调来当秘书,全县人都在等着看你的笑话,结果你就对书记这态度?你对得起他吗?”

    苏乙愣住了,嗔目结舌道:“我?我以前是喂骆驼的?这不可能吧?”

    修亦涵奇怪地看着他:“你干过什么你不知道吗?哎苏乙,我现你今天真的很奇怪哎,你到底怎么了?”

    苏乙叹了口气道:“我也想知道我到底怎么了,亦涵,你能先回答我的问题吗?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修亦涵瞪着眼还想刺他几句,但最终却心一软,,摆了摆手:“怕了你了,你问吧!”

    苏乙心底出了口气,忙道:“全世界灾难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修亦涵忍不住道,“苏乙你……”

    “能回答吗?”苏乙打断她,严肃道。

    修亦涵憋了回去,片刻才道:“今年2月底,那天晚上天上突然出现阴影,一个小时后科林半岛就沉没了。”

    苏乙心中惊骇,忙问:“那科林的人呢?”

    修亦涵有些唏嘘道:“五千多万人口,全没了。那里现在全是鲨鱼,吃了个肥……”

    苏乙想象那凄惨场景,心中寒。

    他沉默良久,才勉强让心情平复下来,接着问:“你说阴影,什么样的阴影?”

    “你是逗我玩儿呢还是认真的?”修亦涵又忍不住道,这种问题是个人长双眼睛就会知道,他搞不懂苏乙今天到底抽什么风,哪儿哪儿不对劲。

    苏乙摆给她一副认真脸。

    修亦涵有些郁闷,道:“你从手机上搜好不好?一定要我给你描述吗?”

    苏乙怔了怔,一想这倒是,网上什么消息没有?

    这时,两辆警车、两辆越野车停到了政府楼前,其中一辆越野车上跳下来一个穿警服的人,阔步向楼里走去。

    苏乙远远看到,认出这人以前是交警队副队长王耀汉,不过看他走路六亲不认的架势,估摸着现在肯定升官了。

    果然,修亦涵“呀”了一声道:“王局到了,走,快去迎书记!”

    她要走,苏乙却死死拽着她。

    “你干嘛?”修亦涵不解。

    苏乙撇撇嘴:“他自己没长腿啊还要人去迎?那么大个书记,没人迎接他就不出来了?”

    修亦涵怔怔看着苏乙,像是不认识他似的,良久才问道:“苏乙,你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这么幼稚的话你都说得出口?”

    她根本不知道,她面前的苏乙,不是刚上班一年就被人一脚踢到动物园去养骆驼,蹉跎近八年光阴后成为机关单位老油子的苏乙,而是那个刚出校门,心高气傲,不屑于一切人情世故的苏乙同学。

    “总之你听我的,别去。”苏乙拉着她不松手。

    修亦涵看出了苏乙眼中的坚定,知道就算自己再挣扎也没用,干脆作罢。

    她看着苏乙,认真问道:“苏乙,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吗?”

    “我……”

    苏乙刚想应付两句,就见宋裕民、王耀汉二人出了楼门,宋裕民在前,大步向前走,王耀汉弓着身子一路碎步小跑,边走边和宋裕民说着什么,始终和宋裕民错着半个身位。

    到了车跟前,早已等在车跟前的司机忙拉开后座车门,一手做请的姿势,一手挡在车门上方。

    宋裕民没有上车,而是环顾四望。

    看到苏乙和修亦涵二人站在不远处,顿时眼睛一瞪,使劲招了招手。

    就在这时,轰隆一声,地动山摇!

    哪怕是站在平地上,苏乙也感觉地面就像烧滚了的开水一样,剧烈翻滚着。

    水泥砌成的地面“砰砰砰”崩出大块大块的水泥块,一道道巨大裂缝如蛛网般迅蔓延变大,整个世界都“轰隆隆作响”,到处都在摇晃。

    地震了!

    这地震远远比苏乙想象得严重的多!

    不远处的政府大楼如同被融化的蜡像般,迅向下塌陷。

    烟雾蒸腾中,苏乙依稀看到王耀汉拉着宋裕民,连滚带爬往这边跑。

    轰!

    一块水泥板掉下来,直接将停在楼前的一辆警车压得矮了一半,整个车厢都被压平了。

    苏乙记得之前车里坐着至少七个人,连一个都没能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轰隆声才渐渐停歇下来。

    此时整个县城已经笼罩在浓浓的烟尘之中,到处都是惨叫、痛哭声,还有此起彼伏的汽车警报声。

    这座安详的小县城,已经成了人间地狱!

    苏乙仍死死抱住在他怀里不断惊叫的修亦涵,他茫然看着这一片狼藉,只觉心像是被一只手狠狠攥住,让他窒息,让他不能思考。

    他早知道了这一切,但他能做什么?

    他不知道。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内疚。

    “活着的都特么过来!”

    苏乙被宋裕民嘶哑的大吼惊醒,就见烟尘之中,宋裕民狠狠将脱下来的西装往地上一摔。

    “救人!”

    没人响应他,宋裕民一个人冲向政府楼。

    轰隆隆!

    大地又开始摇晃,苏乙看到宋裕民跌倒在废墟前。

    不知过了多久,地面又一次停止晃动,王耀汉跑过去拉住宋裕民大叫:“书记!不能进去啊书记!危险!”

    宋裕民转身一把揪住王耀汉的衣领,冲他大吼:“公安局长!卧槽尼玛!给我调人!”

    王耀汉一愣,突然带着哭腔大声喊:“是!书记!”

    王耀汉转身就跑,宋裕民痛苦抱住了脑袋。

    谁能想到,几百年都没有地震过的沙漠小县城,居然会迎来如此天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