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以末日之名 > 第五章 死鬼的话不是很严肃

第五章 死鬼的话不是很严肃

 好书推荐:
    哪怕穿越去的那个世界再危险,但起码苏乙是作为一个人而存在,但若是被困在这里,苏乙只是一粒沙子。

    做人还是做沙,难道还要选吗?

    可是怎么会穿越失败呢?

    难道只有两次机会?

    苏乙满心忐忑再度往那一闪一闪的星光钻去,这一次,他恰好赶在星点亮起的那一刹那,瞬间斗转星移,再次穿越!

    熟悉的头痛!

    苏乙抱头,咬牙苦撑,愣是忍住没出半点声音来。

    片刻后,痛感渐缓,他便觉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上。

    这是一只黏糊糊、疙疙瘩瘩的手,苏乙抬头,果然看到疙瘩怪正看着自己。

    “怎么了?”疙瘩怪问道。

    苏乙有些受宠若惊,这个声音温柔、充满关切的家伙是谁?还我疙瘩怪来!

    “我……”苏乙本想说没事,但突然脑子灵光一闪,一翻白眼,一头栽倒在地。

    咚!

    他的头重重磕在地上,顿时头破血流。

    苏乙硬忍着没叫出来,他娘的,忘了这地面是铁的了,真硬!

    现场似乎沉默了片刻,三秒之后,苏乙感觉有人把自己翻了过来,粗暴地翻开自己的眼皮,是疙瘩怪。

    “晕了?装的吧?”有人嗤笑。

    疙瘩怪沉默片刻,突然扬起手臂。

    啪!

    苏乙觉得就像是一列火车撞在了自己的脸上,他整个人顿时翻滚出去。

    等停下来时,只觉嘴里含着几块碎牙,混杂着甜腥的铁锈味,而他明显感觉自己的左脸在“茁壮生长”,火辣辣的疼痛。

    但整个过程中,苏乙愣是忍着连哼都没哼一声。

    疙瘩怪讥讽的声音传来:“能装成这样也算下血本了,等我好好收拾收拾他再说,这次他就算了。”

    没人说话。

    疙瘩怪又道:“这次最好多带回来点诡藤,别像上次,只够我们吃五天……”

    “废话那么多!走了!”

    依然是那段对白,苏乙不知该绝望还是高兴,又是一段轮回。

    “一切为了——”

    “希望!”

    不同的是,口号过后,他们没有急着出去,就听疙瘩怪又道:“萨柏,你先把苏乙关进地牢里去,然后快点回来。”

    “好!”

    苏乙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层布托起,晃晃悠悠开始移动。

    他有心想睁眼看看,却怕被现而功亏于溃,只好继续装晕。

    耳边风声呼呼,似乎移动得非常快,某一刻,苏乙听到前方似乎有闸门轰然打开,紧接着便有失重的感觉传来,他在飞下坠!

    本来苏乙还在强忍,然而他一直在下坠,似乎没完没了。

    这得多高?

    苏乙骇然睁开眼,四周依然漆黑一片,然而一个漂浮半空的身影,却手捧一个出昏黄光芒的珠子,正用无比讥讽的眼神看着他。

    苏乙面色有些不自然,但旋即便恢复正常,冲这人微微一笑,然后四下打量。

    借着昏暗灯光,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确是身处一个地窖中,头顶一个四方孔洞是金属铸就,可能就是自己之前听到的闸门打开声音的来源。

    然而这个地窖只有两米多深,根本不高。

    苏乙的目光落在眼前这个漂浮半空的家伙身上,之前一直失重的感觉,显然就是他搞的鬼。

    这家伙的身体几乎是处于半透明状态,苏乙问出了一直以来的疑惑:“你……是鬼吗?”

    这家伙依然讥讽地看着苏乙,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手上竟多出一把光的镰刀来。

    他把镰刀搭在苏乙的脖子上,森寒气息顿时迫人心脾,苏乙只觉脖子附近的皮肤迅起了好多鸡皮疙瘩,心中悸然。

    “我叫死神,”他戏谑地看着苏乙,慢条斯理地说,“你说我是不是鬼?”

    苏乙喉结涌动,勉强一笑:“那还是死神吧,死鬼的话,不是那么严肃。”

    死神撒柏愣了片刻,突然嘴一咧,出如风箱般的笑声。

    他笑得浑身颤抖,原本就半透明的身体,变得更加若隐若现。

    苏乙有些担心,这家伙不会就这么笑没了吧?

    “桀桀……”死神依然笑得停不下来,他看着苏乙,“我好久……桀桀,好久没听到过这么好笑的笑话了,桀桀……”

    那是你笑点低好伐?

    锵锵锵!

    隐约间,苏乙听到外面传来巨大的金属响动,显然,是基地大门打开了。

    苏乙知道,很快那些怪物就会冲进来。

    然而悲哀的是,他不知道怎么说服眼前这个笑点低的死神。

    干脆再讲个笑话笑死他算了?

    “你很焦躁?”死神突然收起笑容,“你似乎想对我说什么,却有顾虑?”

    “你会读心术啊?”苏乙有些吃惊。

    “说!”死神收起镰刀,冷冷道,“看在刚才笑话的份上,把你想说的说出来,我会向6队长求情的。”

    苏乙问道:“有没有安全的地方?我是说,就算一大堆怪物,呃——巨诡?嗯嗯,是这个名字,就算一大堆巨诡冲进来,也能让我们活下去的地方?”

    死神愣了愣,面色有所变化:“你——你为什么这么说?”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原来死神也会怕,怕死吗?

    苏乙用诚恳的眼神看着他,道:“我誓,很多巨诡马上就会冲进来,如果有能让我们活下去的地方,带我去,我慢慢跟你解释。”

    像是为了印证苏乙说的话,外面隐隐传来惨叫,紧接着便是疙瘩怪绝望的嘶吼飘来“是巨诡!撤撤撤!”

    死神的脸色彻底变了!

    他伸手一挥,距离两人至少一米远的闸门突然轰然关闭!

    紧接着,死神手腕一转,手中光的镰刀顿时消失不见,他一把掐住苏乙的脖子把他提起来,使劲往地上摔去。

    苏乙心中大骇,又惊又怒,破口就骂:“我草拟玛……”

    轰!

    预料中和地面碰撞的疼痛并没有来到,苏乙的背一接触地面,地面顿时如烧开的水一样沸腾翻滚起来,紧接着,两人开始迅下坠,而随着他们深入地下,地面上的土地又开始恢复成原样。

    人在被动的极运动中,思维是彻底停滞的。

    等苏乙再次恢复思考能力,他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椭圆形的金属仓里。

    这个金属仓直径大约两米,高三米左右,容纳两个人,已略显拥挤,然而好的一点是苏乙可以坐在仓底,而死神却能飘在空中。

    苏乙盯着半空的死神微微喘息着。

    “这儿安全吗?”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