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以末日之名 > 第二章 歪儿阿埋瘦死

第二章 歪儿阿埋瘦死

 好书推荐:
    痛!

    头痛欲裂。

    苏乙忍不住抱住脑袋惨叫起来,剧烈的疼痛导致他思维停滞,他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又有了脑袋这个东西。

    “鬼嚎什么!”一个略显奇怪的口音喝骂一声,一把将正在惨叫的苏乙拉了个趔趄。

    说也奇怪,被这人这么一拉,苏乙感觉自己的头痛似乎好了那么一点。

    冷飕飕的风吹得他打了个机灵,他的意识逐渐恢复,他抬头,满目漆黑,只见眼前人影幢幢,这些人影给苏乙的感觉有些奇怪,比如有一个眼睛是赤红的,在黑暗中像是红灯区那种小灯泡,随着他眨眼一闪一闪的,还有一个身体似乎在空中飘着。

    幻觉?

    苏乙使劲晃了晃脑袋,像是把脑袋里的浆糊晃均匀了,头又开始疼了……

    之前拉他的人影不满地哼了一声,道:“这次最好多带回来点诡藤,别像上次,只够我们吃五天……”

    “废话那么多!走了!”一个看起来很壮的身影不耐烦打断了这人的话,苏乙揉着太阳穴看过去,他现这人好像……长着一根犄角?

    什么情况?

    苏乙使劲揉揉眼睛。

    “一切为了——”拉他那人突然提高音量,最后一个“了”字拉得很长。

    “希望!”所有人一起大喊,吓得苏乙一机灵。

    大半夜的喊什么口号?神经病啊!

    咦?头好像又不怎么疼了。

    只是这天怎么这么黑?现在几点了?

    苏乙有心想问,却被身后人一推。

    “出!”

    他稀里糊涂就跟着走了。

    锵锵锵……

    前方传来犹如泄洪水闸开启般的巨大声响,似乎是某个很大型的设备。

    呼……

    一阵腥臭的强风迎面吹来,出“呜呜”如泣如诉的呼哨声。苏乙下意识皱眉捂住鼻子,从风向、声音的回响等方面他隐约觉察到自己似乎是在某个巨大的洞穴之中,只是这地面很平,很硬,也很冷。

    很冷?

    苏乙突然一惊,自己竟没穿鞋?

    “我鞋呢!”苏乙下意识叫了起来。

    太奇怪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自己光着脚和一群奇形怪状走在某个装有大型设备的洞穴里。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什么鞋?你有病吧!”有人用口音很奇怪的英语骂了一句。

    哟嗬,还特么有外国友人!

    “埋瘦死,歪儿阿埋瘦死!”苏乙立刻用标准的河南腔和外国友人友好交流起来。

    “杀塔扑!”外国友人口气很冲,他好像还在说什么,声音却被突然吞没了。

    轰!

    苏乙还没来得反应,就像是撞在一堆喧嚣的棉花里,然后刺骨的寒冷顿时包围了他。

    狂风呼啸,大雪纷飞,巴掌大的雪花拍打在苏乙的脸上、手上,打得他生疼。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一个像是癞蛤蟆一样的东西突然从地上蹦了起来,一道猩红的细线在眼前一闪。

    砰!

    一个很清脆的声音在他眉心响起,他感觉脑子突然很热,脸上似乎有滚烫的液体流了下来。

    怎么回事?

    苏乙茫然,身子不受控制地向下倒去,思维正渐渐模糊远去。

    弥留之际,苏乙又听到了有人在气急败坏的大叫着“诡灵”。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苏乙彻底闭上了眼睛。

    当他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他现自己又到了“沙子”里面,眼前一点光亮仍在一闪一闪,忽明忽暗。

    此刻的苏乙整个人还是懵的,他并没有注意到,那点光亮比之前那次黯淡了一些,闪烁的频率,也不那么快了。

    他愣了好一会儿,脑海才开始运转。

    “我这是穿越了一圈,又回来了?”

    苏乙反应过来,自己都替自己感觉冤得慌。

    史上还有比他更悲催的穿越者吗?

    稀里糊涂去,懵懵懂懂走了走,一脸黑人问号又回来,啥都没搞清楚,就被死亡遣返了。

    还有机会吗?

    苏乙看向眼前的光亮,怀着忐忑心情又往里钻去。

    呼!

    黑暗,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苏乙依然头痛欲裂,他再次痛得抱头大叫起来。

    “鬼嚎什么!”还是那个略显奇怪的口音在喝骂他,伸手想把苏乙拽过来,脑子快炸了的苏乙又拉了个趔趄。

    寒风如刀,苏乙渐渐恢复意识,头依然像是被闷了几榔头,生疼,不过好在他可以勉强思考了。

    天实在太黑了,苏乙打量四方,却仍只看到影影幢幢,也不知道眼前到底有多少人。

    不过这次他终于确定自己并没有眼花或者产生幻觉,那个红灯区灯泡依然一闪一闪,最壮实的汉子头上的确有一根一尺长的犄角,有个家伙的确在空中飘来飘去!

    而且苏乙还注意到,紧挨着他身边的一个瘦弱之人身型伛偻着活像一只猴子,身上散着阵阵恶臭,像是什么东西腐坏了。

    这都是些什么鬼!

    一股凉气自尾椎骨直达天灵盖,苏乙觉得整个人都通透了,从里到外,毛骨悚然!

    风肆无忌惮“呜呜”地叫着,远处几个黑魆魆的建筑物上,如巴掌般大小的昏黄灯光忽明忽暗,不远处的虚空也不知是什么鬼东西在风中疯狂摇摆,活像个打了鸡血的dJ。

    苏乙扭头就走。

    拉他两次的人又把他拽住:“你要干嘛!”

    苏乙这才注意到,这人也不正常,他的手黏糊糊的,皮肤麻麻赖赖的,长满了疙疙瘩瘩,像是癞蛤蟆的脊背。

    苏乙浑身都绷紧了,他尽力让自己的语调正常:“我、我去找鞋。”

    我特么没穿鞋子好吗!

    “鞋?”这疙瘩怪似乎一愣,随即把脸凑到苏乙跟前狂吼起来:“你是不是糊涂啦!你耍什么花样?你给我闭嘴!再敢胡闹,我现在就宰了你!”

    黏液喷了苏乙一脸。

    苏乙无声干呕了几下,犹豫着要不要用手把脸上黏糊糊的东西弄下来。

    最后他选择用袖子,然后他现自己根本没有袖子。

    很好,他连衣服都没穿,特么的,抹了一胳膊!

    裤子总该有吧?挂空挡就很过分了!

    6恒手探下去摸了一把,还好,有块毛茸茸的东西包着要紧部位。

    可为什么它的形状是三角的?

    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