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以末日之名 > 第一章 你是风儿我是啥

第一章 你是风儿我是啥

 好书推荐:
    “我是个啥?”

    苏乙在天上飞,晃得“头晕”。

    准确地来说,只是晕,没有头。

    因为他根本感觉不到自己有头,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

    “时空隧道?六道轮回?量子风暴?黑洞?”

    苏乙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猜测,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个真实度极高的梦。

    他上一刻还在为今年的公务员省考而废寝忘食,下一刻就到了这里。

    “莫非我其实是在自己的脑海里,我正在进行一场头脑风暴?等风暴结束,就迎来脑域大开,然后生命进化?”苏乙乐观地想着。

    他不能不这么想,不然恐惧就会彻底把他埋没,让他狂。

    单是那仿佛永无止境的呼啸风声,还有噼里啪啦不断拍打摩擦的声音,就能把他逼疯!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乙开始觉得风声变小,他开始坠落。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苏乙才感觉自己落到了地上,风还未止,所以他感觉自己开始在地上翻滚。

    上下来回不断颠倒的眩晕感让苏乙痛苦到了极点,这时候最好的缓解方式是呕吐一场,可是苏乙并不能。

    因为他没有嘴,没有食道,当然也没有胃。

    “沙沙”的刺耳声音不绝于耳,苏乙敢肯定这是“自己”和其它东西一直在摩擦所造成的。

    可是他没有眼睛,根本看不到外面。

    当然,他也没有耳朵,没有大脑,所以能听到那么多声音,感受到那么多东西也是蛮奇怪的。

    正因为是这样,所以他更觉得奇怪——我到底是个啥啊?

    不知多久,风终于停了,苏乙感觉“自己”也静止下来了。

    周围开始变得一片死寂!

    他等了好久,没等到任何变化。

    他想冲破这黑暗,但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想”,他没有身体,什么也做不了。

    “或者说,是我还控制不了我的身体?”苏乙突然灵光一闪,他强迫让自己焦躁的情绪平复下来,开始认真思考。

    他从出生开始想起,回忆自己这一生到底有没有生过什么异常的事情,从而给现在的处境埋下伏笔。

    据母亲说,95年他出生那年,天没降异象,屋内也没有散红光。他刚生出来嗷呜一嗓子,把护士吓得差点没把他丢出去。

    这好像很正常?

    从开始记事,一直到小学毕业,他除了每年会感冒几次,经常调皮被打屁股,翘课去河里摸鱼……

    好像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是不是我曾经摸了一条了不起的鱼但是我没注意到?”

    刚一想到这点苏乙立刻觉得有点沮丧,觉得这样的思考根本没什么意义。

    他活了二十四年,这二十四年里,在他不经意见生的事情太多了,即使他自己做过的事情,也忘了不少,所以哪怕真的曾经生过什么异常,也许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还是想想最初的问题吧——我是个啥?

    如果我是dJ……

    怎么会想到这一点?

    苏乙立刻打断纷乱思绪,颇为自嘲,我也是心真大。

    那么,我是个啥?

    风能卷着我飞到天上,看来我很轻啊。

    羽毛?塑料袋?擦屁股纸?

    好像这都不正常……

    但是和风搭在一起的东西本来就不多,也都算不上太正常。如果你是风儿,我是啥?

    等等!

    你是风儿,我是沙!

    我是沙子?

    我怎么可能成为一粒沙子?

    苏乙感觉很不可思议。

    但是他越是回想之前所生的一切,越觉得这是有可能的,而且可能性很大!

    那不断和其它东西摩擦的“沙沙”声,风中“噼里啪啦”的拍打声,好像真的就像是风吹沙粒所能出的声音。

    “我这是转世了?还是轮回了?”

    苏乙突然想笑,虽然他内心积蓄的负能量快要爆炸了,可是他还是想笑。

    六道轮回里有沙子道吗?

    没有!

    所有穿越小说里有主角穿越成为一粒沙子的吗?

    没有!

    哪怕是一根草,一个细胞都有进化方向,沙子可以进化吗?

    不能!

    那么我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有系统、金手指或者随身老爷爷什么的吗?

    也没有!

    所以,我为什么会特么的成了一粒沙子!

    一沙一世界?

    所以我特么的世界在哪儿?

    苏乙已经绝望了。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容易绝望的人,可现在他不是人了,他特么成了一粒沙子!

    绝望的沙子!

    风又起了。

    苏乙开始翻滚。

    向哪个方向,翻滚了多远,苏乙不知道。

    他看不到,也感觉不到。

    他毕竟只是一粒沙子。

    他在绝望中痴痴地回忆着自己的前半生。

    他在黑暗中疯狂地畅想着如果有人救了他他要怎样报复社会。

    直到他感觉自己刚飞起来,就好像砸进了一个比较柔软的东西上。

    这东西仿佛在摇晃,左右摇摆。

    其实这东西才是dJ?

    苏乙想着,也许是一株草。

    我沾在了一株草上?

    那么我会不会吸取它的生命精华而茁壮成长,变成一个——大沙子?

    或者长眼睛的沙子?

    不行,光长眼睛是不行的,容易被沙子迷了眼。

    这么一说,长鼻子长嘴长耳朵都不行,这些都是窟窿器官,容易进沙子。

    还是长腿吧。

    苏乙期盼地想着,他幻想在沙漠中有一粒奔跑的沙子,那会是一副怎样的场景?

    他痴痴地想着,他想象自己奔出沙漠,奔向旷野,奔向城市。

    他想象自己找到了进化方向,找到了同类的母沙子,甚至想到了很多适合沙子的体位,用来繁衍后代小沙子。

    他一直想啊想,直到他都想到他冲出银河系,开始征战宇宙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开始吸收外面这根草的生命精华。

    他又开始焦躁了,他安慰自己,也许外面的家伙真的是个dJ,而不是草。

    草!

    他终于失控了,他开始抓狂,他开始疯,他竭嘶底里,他绝望透顶。

    这样的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直到他突然感觉到一股能量突然涌入自己体内,他一个机灵,猛然清醒过来。

    他如饥似渴地吸收着这股能量,感觉浑身暖洋洋的,像是泡在羊水中的婴儿。

    突然,他看到前方有一闪一闪的光亮,他欣喜欲狂,想也不想便向那光亮处钻了进去。

    无垠沙漠中,一株梭梭草渐渐枯死,挂在其根茎处的一粒沙子突然剧烈震动着,在其周围形成一个漩涡。

    等烟尘消散,这粒原本微不可见的沙子,变得已有绿豆般大小了。

    而这一切,苏乙根本不知道。

    至少他现在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