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以末日之名 > 第十八章 路战!

第十八章 路战!

 好书推荐:
    苏乙明知道刘向东有枪,又见他把车停下,怎么可能不防着他?

    他油门轰到底,缩着脖子死死盯着前方停在路中间的车。当看到刘向东突然提着枪走下车时,他心里一突,直接低下了头。

    紧接着,枪响了。

    此时车距离刘向东还有二百多米远,子弹“叮”地一声打在汽车上。

    枪一响完,苏乙心寒之余,怒火直冲脑子!

    杀我一次不成,还要杀第二次,多大仇多大怨?

    他车半分不减,下意识就要抬头瞄一眼,但这个动作只做了一半,他突然心中灵光一闪,下意识又缩回脖子。

    砰砰砰!

    这次是属枪连,都是擦着苏乙的头皮过去!

    头皮上传来火辣的痛感及灼热感告诉苏乙,刚才他只要再把脑袋伸出去半公分,此刻脑浆子已经喷了一车了。

    他背后瞬间被冷汗浸透。

    刘向东手里拿着的是五连的猎枪,刚枪只响了一声,且在两百多米开外,这个距离根本不在五连的有效射程内。

    苏乙其实并没想这么多,他对枪不太了解,他只记得,刘向东得到枪的时候很兴奋地说这是“五连”。

    既然是五连,那就是说枪里还有四颗子弹!

    苏乙歪打正着,救了自己一条命!

    事情的确如他所想,刘向东的第一枪只是一个策略,一为试枪,二为引诱。

    刘向东根本不对第一枪抱有希望,所以他开这一枪的主要目的就是“惊动”苏乙。

    人在躲过一颗子弹后,总会下意识探出头来观察情况,而这就是刘向东杀死苏乙的最好机会!

    在经过第一枪的调整后,他立刻把枪口准确对准了驾驶舱的位置,只等苏乙露头!

    要知道,这么短的距离,子弹会比枪声先到。苏乙听到枪响后,其实刘向东已完全来得及把枪口调整好了,只等苏乙主动把脑袋伸向枪口。

    “玛德!”见苏乙竟连这也能提前躲过,刘向东又惊又怒,气得骂了一句。

    此时苏乙的车距离刘向东不足四十米,而车头几乎径直向刘向东撞来!

    刘向东想也不想向一边路上扑了出去。

    几乎是在他扑出去的一瞬间,车子突然拐了一下,却是苏乙重新伸出头时,不小心拨了方向盘一下。

    此时苏乙车的时在15o迈左右,哪怕方向只是细微的调整,但拐弯的角度也会比较大。

    “卧槽!”

    “啊……”

    轰!

    伴随着车子里的惊叫和咒骂声音,两辆车轰然相撞!

    没有系安全带的苏乙从没有挡风玻璃的车前窗飞了出去。

    而前车直接被撞得整个后仓都挤进了前排,苏乙的车又顶着前车直接冲出路边,冲出几十米远!

    而车子还没停下,前车就已经“轰”地一声起火了!

    车里的两个公子哥,当场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刚扑倒在路边的刘向东爬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良久后,他抱住了脑袋,突然出如野兽般绝望的嘶吼!

    什么都没了!

    费尽心机,枉做恶人,到头来落得一场空!

    而且,没了车,他怎么回去?

    “苏乙!”刘向东提枪咆哮着向车辆坠落的地方大步走去。

    此刻他心中对苏乙恨到了极点!

    都是他,都是他害得自己彻底断绝了所有的生路!

    该死的苏乙,你乖乖去死不好吗?为什么要拉老子一块下地狱?

    你个损人不利己的卑鄙小人!

    “苏乙!”刘向东眼珠赤红,满脸扭曲狰狞之色。

    此刻他已走到了两辆车跟前,绕过车头,但下一刻——

    轰!

    火光突然吞没他眼前一切,巨大气浪直接将他掀飞出去。

    油箱爆了!

    如此巨大的响动,连远在二十多里之外的一群动物都听得一清二楚。

    它们突然齐齐停顿,向这边转过头来。

    “吼!吼!”

    动物们齐齐嘶吼着,撒蹄向这边狂奔而来,地面为之隆隆震荡!

    它们走后不久,砖房前一个半个身子都破碎的女性丧尸动作僵硬地爬了起来,它喉管里出咯咯的声音,脸上的表情依然如死前一样狰狞而扭曲,灰色的眼珠中,微微蒙着一层血色。

    “吼!”

    她扬天怒吼,吼声中充满怨毒。

    另一边,两个人晃晃悠悠爬了起来,满脸茫然地望着眼前浓烟滚滚。

    不一会儿,他们就互相现了彼此的存在。

    “刘向东!”

    “苏乙!”

    两人几乎同时怒吼。

    相对于只是略显狼狈点的刘向东,苏乙就惨了许多。

    他的左腿已经彻底断了,膝盖骨直接刺破被鲜血浸染得黑红的裤管,从里面伸了出来。

    上身衣衫破破烂烂,满是鲜血,就连头上、脸上也到处都是被锋利碎石划破的口子,整个人直接变成了一个血人。

    刚才那么猛烈的高撞击,他能从车祸中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

    “苏乙!”刘向东面容扭曲向苏乙冲了过来,“你害得老子什么都没了,老子撕了你!”

    “尼玛呀!”苏乙气得浑身抖,都不知道怎么骂才好了。

    两人很快短兵相接,刘向东举起枪托,狠狠向苏乙脑袋砸下来。

    苏乙咆哮着扑上去,将刘向东扑倒在地。

    两人在地上翻滚几圈,刘向东仗着身体完好无损,把苏乙压在身下,用拿枪的手抵住苏乙的脖子,狠狠一拳砸了下去!

    只一下,苏乙的鼻梁骨就塌了下去,鲜血喷出!

    “打死你个狗……”刘向东面容扭曲,咆哮着继续挥拳。

    “啊啊啊啊……”苏乙心中的怒火简直快爆了!

    即使是浑身上下剧烈的疼痛,也在这强烈怒火下被压制得减弱了许多。

    他又挨了刘向东一拳,痛得眼泪都混杂着鲜血喷涌而出,他一只手死死揪住刘向东的脖子,另一只手挥拳向其脸上打去。

    刘向东身子向后一仰,让苏乙这拳打了个空,然后反手又照着苏乙左眼来了下狠的。

    苏乙顿时眼冒金星,眼前一片模糊。

    “卧槽尼玛呀!”他喷着血沫子怒骂,陡然用尽全身力气,把刘向东掀翻出去,然后一刻不停翻身压在刘向东身上,脑袋微微扬起,照着刘向东的头就撞了下去。

    咚!

    刘向东惨叫着,鼻血瞬间涌出。

    苏乙左手按住他的胸膛,微微支撑身子,另一只手握拳狠狠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