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易修之路 > 第六十五章两阵齐出危机现

第六十五章两阵齐出危机现

 好书推荐:
    如果照这样打下去,白煞和妙元等人显然一时半会是分不出胜负的,双方也非常清楚,但又不能不打,激战数百回合之后,白煞突然手中掐诀,隔空打出一道紫色灵符。

    能让元婴大能使用的灵符,周易估计,肯定是非常厉害的灵符,不出他的所料,灵符一出,妙元几人瞬间脸色大变,“不好是雷煞符!变阵!”

    “雷煞符,难道也是雷符的一种?没听说过啊!”周易听到雷煞符三个字有些懵逼,不止他,身边其他杂役弟子,同样都没听说过雷煞符,周易四处看了看,估计这些人之中,也就那俩金丹长老兴许知道吧。

    妙元话音刚落,七人便瞬间完成换位,妙元在前其余六人分列其身后两边,六人手中掐诀,法剑一指妙元,妙元犹如喝了兴奋剂,手中法剑突然光芒大震。

    此时那道灵符已经飞到七人头顶,却紫光一闪,竟失去了灵符的踪迹,周易还在纳闷,难道说放了空炮?这时天空突然,晴天霹雳,一道粗壮的黑色雷霆,冲着妙元七人,直劈下来。

    妙元咬着牙,手中光芒大震的法剑一送,法剑迎着黑色雷霆撞了上去。“咔嚓!”一声,雷霆直击妙元法剑,在那一瞬天地都为之变色。

    仿佛一瞬间,又仿佛过了很久,雷霆退散,妙元那把刚刚光芒万丈的法剑,此时已经萎了,剑身破乱不堪,就好像地下埋了多年刚刚被挖出来,哪还有半点刚刚的神韵!

    法剑直接冲半空落下,妙元闪身接住,不过瞬间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看着手里那把都快碎裂的法剑,谁都能看得出他的心痛。“能让金丹后期修士心痛的法剑,该不会是灵器,甚至可能是上品灵器吧?”

    白煞的脸色也不好看,本想这一击,能击破七人的真武七截阵,却不想七人还是顶住了,虽说七人顶住这道雷煞,也不好受,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蓄谋已久的一招,没能挥出预估的威力,这让元婴期的白煞感觉非常丢脸。

    “哼,看你还能坚持几招!”说着白煞剑指一挥,停在其周身的黑色法剑,直扑七人而去。妙元七人虽然看着无事,但接下那道黑色雷霆,确实都不好受,如今在面对白煞的进攻,七人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七人咬牙坚持,却连连后退,让下面的周易担心不已,“再坚持一会儿啊,老子还没找到跑路的机会呢!”

    当七人退无可退,快要被逼回玄武门那些弟子身边时,玄武门那些弟子忍不住出手了。真武七截阵,显然不止七人可以布阵,玄武门几百筑基弟子,同时起阵,硬是凭着筑基修士,挡住下了白煞几招进攻!

    直到此时,血煞宗那些筑基弟子终于动了,上百弟子,对着那些玄武门弟子便冲了上去。

    然而,俩金丹长老,依然还是没有动弹,周易都无语了,“丫的,不给机会啊!”

    血煞宗的筑基弟子,显然早有准备,面对玄武门弟子,都是非常有规律的持续攻击几个关键点。

    “起阵吧!”看到这形势,妙元叹了口气,对着身后几人有些无奈的说道。

    几人面色沉重,点了点头,趁着门下弟子挡住血煞宗弟子的攻势,立即分散开来。七人分别处七处不同的地点,快的打出几道法印,法印刚刚完成,就看到选玄武门山门上方,突然灵气聚集,竟然慢慢形成了一个虚影!

    “灵蛇同体!这,这是玄武!”周易看到玄武门山门上方那个庞大的虚影,一眼便认出,那竟然是传说中的北方玄武。

    “呵呵,终究还是忍不住使出北极玄武大阵了!两位长老,准备周天血煞大阵吧!”白煞凌空落在众人面前,冷笑了两声开口说道。

    “是掌教!”

    说着两个长老回身看向了周易他们这些人,“到了你们立功的时候了,血煞大阵你们已经非常熟悉了,按照你们之前修炼时的方位,助掌教布阵吧!”

    听到这话,众人全都激动起来,唯有周易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呀是真的着急起啊,“怎么办,要不要先在拼一把?”可是看看正盯着他们的两个金丹长老,周易没干行动。

    三百六十人,飞快的按照血煞大阵的方位站定,所有人召唤出了血煞旗。位于阵中的白煞三人,手持一杆撞幡凌空飞了起来。两位金丹长老,快的打出几道法诀,三百六十位练气后期弟子,脚下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阵图。

    随着阵图都出现,周易他们手中的血煞旗,凌空飞起,停留在了他们的头顶上方。

    “阵起!”随着镇魂殿的金丹长老一语,众人头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撞幡虚影!

    随着撞幡虚影的出现,那头玄武虚影,仿佛被激怒了,无声都嘶吼了一声,白煞三人主阵,撞幡虚影直接撞向乐玄武。

    撞击仿佛寂静无声,却又有毁天灭地之威,撞击之处仿佛空间都被震荡了,脚下更是大地翻腾。厮杀的筑基弟子们,全都脸色巨变,不约而同的快退去,血煞宗弟子飞退向周天血煞大阵后面,而玄武门弟子,则有条不紊的退回了北极玄武大阵之中。

    这样毁天灭地之威的大阵,其实筑基弟子和练气修士没有丝毫区别,光是撞击余威,就不是他们能挡得住的。

    周易此时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了,刚刚到撞击,他非常清楚的感觉到,体内的真元煞气,被头顶的血煞旗,抽走了大半!“怎么办!不能再等了,照这样的情况,再有两次撞击,体内的煞气,真元就被清空了!”

    不用想周易也能猜得到,当他体内的真元煞气被抽空,紧接着就该抽取他的神魂血肉之力了,如果再不行动,最终他将被头顶的血煞旗完全的吞噬!

    “真的不能在等了!”周易咬着牙,一手已经摸向了腰间的储物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