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追婚99次:宁少,宠上瘾 > 第51章 我……我想请你吃饭
    穆舒遥这么一说,董芊芊还不开口的话,就真显得她与宁泓捷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可是,当着穆舒遥的面,她丁点不想和宁泓捷聊,所以,她把矛头转向穆舒遥。

    “舒遥,听说你前阵子拿了大奖,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呢,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当是祝贺吧。”

    说着,递起杯子向穆舒遥举了举。

    穆舒遥连忙端起咖啡与她碰了碰,“谢谢,那就是个跟安慰奖差不多的小奖,不足挂齿。”

    穆舒遥说的自然是客气话,业界的人都知道,那个电影节两年为一界,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电影节,有华国奥斯卡之称。

    即便是穆舒遥拿那个最佳服装奖,含金量也是非常高。

    不然,遥想的生意量也不至于在这一个月里暴涨几倍。

    而董芊芊分明是外行,理所当然地以为,这个电影节和其他那些以圈钱为目的小电影节是一样的。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那种颁奖礼,有没有黑幕啊?”

    她这话一出,宁泓捷便皱了皱眉。

    这话任谁听了,都能听出她在暗示穆舒遥的奖来路不明。

    穆舒遥却懒得跟她计较,她耸耸肩,笑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我本来也不算那个圈子的人,组委会通知我入了围,我当是增加见识,抱着走过场的心态去参加的颁奖礼,至于获奖,对我来说也是意外惊喜。”

    董芊芊笑着看向宁泓捷,“捷哥你没听过?我可是听说,这种电影节,似乎好多奖都是可以用钱买的……”

    穆舒遥暗地摇头,这一届“情敌”情商堪忧,她似乎并不知道,在宁泓捷这样高傲的人眼里,要抬高自己,只能用实力,而绝不能以贬低她人的方式来达成。

    行吧,这位董妹妹一看就是不入流的炮灰,也难怪宁总随便在路边找间餐厅给杯咖啡就打发掉了。

    果然,宁泓捷的语气明显冷了下来。

    “是吗?其他的电影节我不清楚,至于遥遥得奖那个电影节,主办方是华国影视协会,应该没谁有办法花钱买到这个电影节的奖。”

    董芊芊有些尴尬地不知怎么接话,她万万没料到,宁泓捷会这么护着穆舒遥。

    难道,她得来那些消息,全是假的?

    穆舒遥抱着吃瓜群众的心态一边吃饭一边看好戏,愈看,就愈觉得这界选手实力真的太差。

    是瞧不起她穆舒遥还是咋滴?

    就算真要来撬墙脚,也得有点实力不是?

    穆舒遥还在悄悄嘀咕,宁泓捷突然偏过头来看着她。

    “遥遥,你今天自己开车过来吧?”

    穆舒遥不明所以,老老实实点了点头。

    宁泓捷曲起手指在她脸刮了一下,“那你一会载我回公司。”

    穆舒遥被他弄糊涂了,“你司机和车子呢?”

    他这样的大少爷,出外不可能不带司机的啊。

    宁泓捷用下巴点点对面的董芊芊,“一会司机送芊芊回去,我坐你车子。”

    穆舒遥长长地哦了一声,对面董芊芊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了下来。

    一直到穆舒遥吃完饭,董芊芊都没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拿着手机不知在看什么,整个人看起来像被霜打的叶子,蔫兮兮的。

    显然,是被宁泓捷的态度给打击到了。

    宁泓捷从来不是体贴之人,等穆舒遥吃完饭,结了帐,便让司机送董芊芊回去。

    而他,则跟着穆舒遥走到她的车子旁。

    穆舒遥按开了车锁,宁泓捷却迟迟没有开门。

    他眼带鄙夷地瞧瞧眼前的车子,“这车安全性能不怎么样,你要开车,在车库里随便挑一辆也比这要好。”

    穆舒遥没理他,自个绕到驾驶座那边,把副驾的车窗降下来,对着还站在车外的男人道,“宁总,要不,让刘力藩给你开辆安全性能极好的车子来接你?”

    宁泓捷这才打开车门坐了进来,也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要我开吗?”

    穆舒遥笑着示意他赶紧把安全带系上,“我可没那样的胆量,让宁总给当我司机。”

    宁泓捷没理她,系好安全带,示意她可以开车。

    说起来,穆舒遥与宁泓捷结婚两年多,这还是第一次车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穆舒遥以为宁泓捷会对她的车技指指点点,事实证明,他算是一个素养还不错的乘客。

    上车之后,他就一直拿着手机在回信息,显然,说他日理万机并不假。

    车子驶离餐厅好几公里,宁泓捷才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正好车子停红灯,他转过头去看着穆舒遥。

    “你没什么话要问我吗?”

    穆舒遥正偏头欣赏着路中央绿化带那些开满枝头的黄花风铃木,听到他的话,猛地回过头来,一脸疑惑,“什么话?”

    宁泓捷微眯起眼,俩人对视了一会,最后,宁泓捷不耐烦地给出提示,“关于董芊芊,没什么要问?”

    穆舒遥奇怪地看着他,“宁总,你俩不就是刚好碰上,坐下来喝杯咖啡聊聊天而已吗?”

    宁泓捷眼里闪过一抹愠意,“我说是,你就信?”

    穆舒遥心想,这宁大总裁是不是脑子不正常?

    她信他,难道不是好事?

    莫非,他希望她不信,然后跟他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他才满意?

    “宁总,我有眼睛的啊,那里是正常营业的餐厅,你俩不过一起喝杯咖啡,没有任何逾距的行为,我要说不信,也得有理由啊,不然,不就显得我像个无理取闹的疯子?”

    穆舒遥当然不能跟宁泓捷说,她其实很希望他和董芊芊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这种大实话。

    而她这番解释,似乎让宁泓捷稍稍释怀了一些。

    他瞪了穆舒遥一眼,“说起来,这也是你惹出来的麻烦。”

    穆舒遥不可置信地回瞪着他,“喂,宁总,明明是你自己的麻烦,怎么赖我头上了来了?”

    他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她穆舒遥把董芊芊往他怀里塞的一样?

    宁泓捷冷笑一声,“如果不是你在颁奖礼上胡说八道,我妈会变着法子往我这里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