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332.闺女比公司难管

332.闺女比公司难管

 好书推荐:
    姚远两口子回来,小丫头媛媛的录取通知书也来了。

    媛媛聪明,自然是毫不费力就进了市重点中学。

    忙活摇摇出国念书这事儿,也是挺麻烦的,从那边到这边,一大堆手续,姚远忙了将近两个月。这还是姚远,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换个普通家庭,忙半年都不见得有头绪。

    两个月没怎么上班,他得到班上去转转。光听下属汇报不行啊,不亲自去转转,亲眼看看下边的运行情况,他也不放心。

    姜美美的矿山机械集团,现在基本处于上升阶段,产品过硬,国内暂时没有竞争对手,市场需求不存在问题。

    在这种阶段,只是企业内部不断升级,来适应外部不断增加的需求问题。有问题也是基本出现在内部,大多也就是个部门之间的协调合作,不会有什么大事。以姜美美的工作能力,这种小打小闹的事情,她完全可以应付自如,没有必要他亲自插手。

    企业最难做的时候,是在上升阶段过后,供求达到平衡。

    这个时期,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暗流涌动。企业自身已经做到现有管理人员认为最好的时候,再也想不到有任何突破的的途径。而风平浪静之下,高管们更容易产生懒惰心理,安于现状。

    这就是古文当中说的“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你觉得你最好了,别人也认为你不错。你在高额盈利,大把的从市场上捞钱,人家看着也眼红,会想方设法复制你的模式。不知不觉中,你周围就会起来好多和你的模式差不多的竞争者,和你瓜分市场红利。

    这个时候,你还在享受自己的胜利果实,没有忧患意识。等你现你的红利已经被其他人瓜分,盈利越来越少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所以,必须及时掌握市场情报,熟悉所有竞争对手的情况。同时,掘新的信息和资料,掌握市场最新需求动态,设法突破自己,越别人,始终让企业保持在比别人高一个档次的位置上,才能更好地保证企业的生存和展。

    所以,姚远一回来,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去他的大厦集团上班,挨个传各部门经理来见他,汇报工作,谈自己的下一步工作思路。

    特别是情报调研部、数据资料部和市场拓展部,他听取汇报的时候格外认真,用时也最长,以便充分掌握目前的市场情况和销售情况。同时,对市场出现的新理念和新技术,数据资料部到底掌握了多少,汇总了多少,这个对他来说,都十分重要。

    仅仅听取汇报,就是一个星期的时间。然后,又分别召开美美制衣和抗抗服装两公司的高层会议,听取高管们对目前公司经营管理情况的看法和实际工作汇报。最后,才是集团高管会议,阐述自己的意见,讨论下一步重点展方向。

    做着这个的同时,晚上回家还得教媛媛古文。

    媛媛这小丫头不是摇摇,脑袋转的快,鬼点子多,稍不留神就能让她给混过去,他还得跟小闺女斗智斗勇。

    十四五的孩子都贪玩,你想把她拘禁起来,逼着她学习她不爱好的东西,着实不那么容易。

    可再不容易,也得逼着她干啊。不给她在幼小的心灵里,早早树立起古人仁爱爱人的道德标准,这丫头将来长大了,脑筋上会比摇摇高出很多。万一她心术不正,摇摇就惨了。

    父女两个就开始了猫抓老鼠的游戏。一个想抓住闺女陪着他读古文,一个想着看电视逛商场玩游戏。小丫头聪明,对什么都有兴趣,外面的世界就对她更有诱惑力。可就是不爱好学习,变着法儿和她爸捉迷藏,弄的姚远管媛媛比管公司还累。

    管媛媛的第一步,就是像抗抗对付摇摇一样,把她从她姥姥住着的北楼上给弄回到自己住的西楼上,住摇摇的房间。这样,便于他随时监控她,找到她。

    这第一步就失败了。

    媛媛有理由啊。摇摇又不是不回来了,回来现我占了她的屋子,就她那熊脾气,还不得吃了我啊?我可不敢占她的屋。

    姚远就和她对付。你不用住你姐姐的屋,咱楼上还有三间闲着的屋呢,你随便挑一间住。想把屋子打扮成什么样就打扮成什么样,爸爸全力支持,不会像你姥姥一样,这不许那不许的。

    媛媛不上当。其他屋离得你们太远了,我害怕,不去!

    嘿嘿,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不是?敢不听爸爸的话是不是?

    媛媛鬼,立马就服软:“爸,我怎么敢不听您的话呢?关键我在姥姥这边,不还得帮着姥姥照顾容容吗?你看哈,姥姥六十好几了,你忍心让她半夜里起来看容容啊?姥姥年纪大了,睡眠本来就不好。半夜蓉蓉撒尿喝水唔的,都是我替姥姥起来照顾他,姥姥半夜醒了就睡不着啦。”

    这倒真是个理由,姚远还真不敢说就让你姥姥照顾,不用你管。这话要是说出来,估计连老婆带丈母娘,能一块儿跟他急眼。

    嘿,你个小丫头,愣能把你姥姥抬出来当挡箭牌!

    “容容有你小姨两口子呢,哪儿轮到你照顾啊?”姚远终于找到理由了。

    媛媛立马反驳。不过,她这个反驳,属于柔软解释型的,和摇摇直来直去完全两码事。

    她就不紧不慢说:“爸你看哈,小姨呢,替你管着一个集团公司,那么多工地都一起开工建设,她得多累啊?还有小姨夫,管着一个上万人的大企业,也很累不是?他们可都是为了你才累成这样的。你说他们累成这样,晚上再让他们回来照顾容容,你忍心吗?就算你忍心我姥姥也不忍心不是?我替小姨和小姨夫照顾容容,也是为了你的事业做贡献,让他们俩晚上好好休息,第二天好精神百倍地为你工作啊?”

    嘿,这小丫头,这讲理的本事都谁教的你说?

    “胡说!”姚远就开始不讲理了,“他们才不是为我工作呢!他们为我工作,我为谁工作啊?都是为了咱们这个家!”

    媛媛就说:“爸,你要这么说可就不讲理了啊。矿山机械集团是谁的?是你的啊。你是资产所有人,小姨和小姨夫不为你工作又是为谁工作?连姥姥都是这么说的,不服你跟姥姥这么说去,你敢吗?我这儿替你不辞辛苦出力讨好,到了儿你反而不领情了,有您这么不讲理的吗?”

    姚远就没词儿了,愣神的功夫,媛媛早跑了。这给媛媛搬家的第一步,也就这么着不了了之了。

    没了办法,他只好绕过第一步,直接来第二步。

    他把媛媛初中的语文课本都找出来,让媛媛把里面所有的古文都一篇一篇地读给他听。

    这个难不倒她。媛媛这丫头脑袋聪明,学过的古文可以记得滚瓜烂熟,不但可以顺利朗读,还能准确地给翻译成现代汉语。

    看来,闺女的文言文基础不错,不用费劲从头开始教。这第二步进行的十分顺利。

    接着,姚远就开始了自己的第三步,把自己收藏的欧阳修散文选拿出来,教媛媛那篇《与高司谏书》,解释那篇文章涉及的历史背景。

    他苦口婆心,催人尿下地讲解完了,自己觉得讲的还相当不错呢。

    媛媛坐在一边,没敢打扰他爹在那里慷慨激昂,怕她爹不高兴训她。不管怎么着,她爹也是大老板,大名人,总得给他留点面子不是?

    待姚远讲完了,媛媛才敢弱弱地问:“爸,你说这欧阳修老仙儿,是不是脑子进水啦?”

    “啥?”姚远让闺女这句话给说糊涂了,“什么脑子进水?”

    媛媛就不紧不慢说:“爸你想啊,这老仙儿要是脑子好好的,他没事儿干招惹谏官干什么?嫌自己命长?还是嫌自己在京城的日子过的过于舒服,想吃饱了撑的出去吃苦去啊?”

    姚远还是没整明白闺女到底啥意思?声色俱厉说:“你这小脑袋里到底都装了一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嗯?我是让你感受一些古人的正气和大义凛然!在正义面前,或者说为了坚持正义,可以不顾自己的生死荣辱!什么嫌自己命长,吃苦享福的,还老仙儿?这都什么称呼,你都想什么呢?”

    媛媛一脸委屈说:“爸你别着急呀。你说这欧阳修,他这么着骂那个高司谏一顿,除了图嘴上痛快,是能救范希文啊,还是能救余安道、尹师鲁啊?不但救不了别人,还把自己搭进去了,这不匹夫之勇吗,这不是脑袋进水又是啥?我觉得吧,有脑子的人,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先保全自己,严防祸从口出。然后,能在朝堂上保留住自己的官职和地位,以后慢慢找机会,为那些忠臣良将鸣不平、说好话,就算不能把他们救回来,少让他们在外边受点苦,活舒服一点,哪怕是延长他们几年的寿命,也比他这么着无畏牺牲,自己往枪口上撞强得多吧?这欧阳修还文人呢,简直就是没脑子,跟个傻李逵也差不到哪里去!”

    姚远就傻了。闺女说的有道理啊。他当时就只想到这位欧阳先生正气凛然值得钦佩了,怎么就没想他这么干到底值不值呢?

    他就问媛媛:“那依着你呢,欧阳修咋办?”

    媛媛说:“欧阳修啊,他爱咋办咋办吧。反正我觉得,学这人啊,还不如学我老爸你呢?”

    姚远说:“少拍马屁!你今天说不出道理来,再拍马屁也没啥用,我也不会放你出去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