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331.两个人的世界

331.两个人的世界

 好书推荐:
    大闺女离开她这么远去上学,抗抗心里不好受。

    姚远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就这么着和抗抗回家,那样她会更不开心。

    在机场里和抗抗说着话,他尽量引着抗抗说些高兴的事儿。慢慢的,抗抗心情就好了许多。

    姚远从小哄着抗抗,知道怎么让她高兴。抗抗也是因为跟了他这样的男人,这辈子才会过的如此幸福,也如此懂事。

    抗抗犯倔的时候,姚远会避开她的小倔脾气,哄着她高兴了,再慢慢跟她讲道理。时候长了,抗抗就知道自己犯倔的时候蛮不讲理是不对的,也会主动去避免自己这个缺点。

    另外,自己不喜欢动脑子,直来直去,不给别人留面子,这许多的毛病,在跟着姚远的这些年里,都像她犯倔这个毛病一样,慢慢被姚远引导着,让她自己意识到不对,慢慢改过来了。

    现在的抗抗,在外界眼里,端庄高雅,言语得体,不失大家风范,完全配得上姚总夫人这个身份。她又生的那么漂亮,保养到位,一点不显老,不知羡慕嫉妒恨死了多少人。

    只有单独守着姚远,抗抗的小性子才会表现的无所顾忌,仍旧是十几年前那个任性胡来的抗抗。

    多数时候,夫妻单独在一起,抗抗是故意耍小性子的,这兴许就是一种对丈夫的爱和撒娇吧。她不和姚远讲理,还是想怎样就怎样,干些小孩子才干的坏事。姚远原谅她,不和她计较,她就开心。

    其实,姚远知道,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抗抗是故意捣乱,自然就不会像以前一样,哄着她,给她讲道理。许多时候,对女人,你是没有道理好讲的。

    女人啊,一辈子的幸福,大多数时候,不在于自己,而在于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找到一个理性而知道爱她、疼她的男人,就是女人一辈子的幸福了。

    而大多数的女人,会在选择自己另一半的那个关键时候,只图当时的所谓爱情和幸福,选错了人。

    当她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晚了。这也是许多女人在婚后不顾家庭和孩子,毅然选择出轨的原因罢?

    嫁错人的女人,最终的命运是悲惨的。因为选择的那个男人,原本温良贤淑的女人,到最后也会变成泼妇,一天到晚扯着嗓子,吼来吼去。她们也只剩下这唯一的方法,来泄心中的郁闷了。

    抗抗是幸福的,因为她这辈子嫁给了姚远。原本疯疯癫癫,颇有泼妇潜质的抗抗,最终变成了温良贤淑的高雅少妇。

    抗抗最终还是被姚远哄的高兴起来,跟那个二十岁时候的抗抗一样,跟着姚远高高兴兴去城里的动批市场了。

    只是,这个时候的抗抗,不再像二十岁时候的那个抗抗那样忸怩,连和姚远并肩走在一起都不敢。

    这个时候的抗抗,挽着姚远的胳膊,几乎把自己身体的所有重量,都压在了姚远身上,依偎着他,跟着他往机场外面走,就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姚远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说她:“老实走道!都多大了,还跟小孩子一样,没个正形,不怕别人笑话你啊?”

    抗抗就昂着头高傲地笑:“不怕,这里又没人认识咱们,有啥好怕的?”

    不过,抗抗还是尽量恢复一点正常样子,只挽着姚远的胳膊和他一起走,不再缠着他了。

    一路走着,抗抗就念叨:“咱们谈恋爱那会儿,其实我最想这样挽着你的胳膊走了。可是,那时候没有敢这么走的,我也就不敢,只能你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

    抗抗这样说着,姚远就想起来他们没结婚的时候,一起去城里的情景来,心里也是感觉很温暖,很甜蜜。

    抗抗就继续说:“后来,好容易盼的改革开放了,大家可以挽着胳膊走了,咱们又忙的不可开交,再也没有时间一起去逛城了。”

    姚远听了,就不由叹口气。他进城找房子开时装店,说着挺轻松,可哪一步都不容易,都需要时间。而且,需要他去打通各种渠道和关节。这些,就都是时间啊!

    时间都去哪儿了?就是在他这种忙忙碌碌当中,来不及和爱人一起逛街,来不及带着两个可爱的闺女好好玩,时间就都溜走了呀!

    就听抗抗又往下说:“好容易盼着你事业都走上正轨,不那么忙了,咱们又都老了。”

    姚远就回头看抗抗一眼,笑着对她说:“抗抗,你不老,真的还不老。这样看着,只要你再穿的时髦一点,说你不到三十岁,连我都相信!”

    抗抗就用手在姚远胳膊上掐一下。姚远吃一下,抽口冷气。

    抗抗说:“别老哄我,我又不是小孩子。”接着就说,“就是再不老,到咱这年纪,再挽着胳膊在街上走,让人家看见了也笑话!”

    姚远就又笑她:“在这儿你就不怕笑话了?”

    抗抗说:“这里又没有人认识咱,他们爱笑话不笑话,我才不管呢!”

    姚远就收敛了笑容说:“好,以后我会满足你这个小小的愿望。每年咱们都尽量抽出一段时间来,只有咱们俩。咱们找个陌生的地方,住上一段时间,就这么毫不在乎,无忧无虑地挽着胳膊逛街。”

    抗抗脸上就浮现出笑容来,接着笑容就黯淡下去说:“哪有时间呀?摇摇走了还有媛媛呢,还有妈,美美一家三口,咱们单独跑去处,不带着他们,好意思的呀?再说,我也不能离开媛媛,离开妈。”

    姚远说:“那就都带着他们。”

    抗抗就笑:“都带着,咱们就甭想这么着走路。媛媛这死丫头,比摇摇缠人多了,你走哪儿她跟哪儿,才不给你机会自己出来。”说到这里就埋怨说,“你说,当初咱要这俩死丫头干啥?让她们弄的一点自由没有,这不自己找罪受嘛!”

    姚远就咧着嘴笑:“要了这俩你还不满足,还想着生第三个呢。要不是政策不允许,咱们老三估计都十二三了。”

    抗抗说:“还不是因为没有儿子吗?你这么大的家业,没有儿子哪能行啊?”

    姚远就又笑:“新社会,男女都一样。咱这俩闺女,一个比一个优秀,比儿子强多了。”

    抗抗说:“妈给我出了个主意,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呢。”

    姚远就问:“妈说啥了?”

    抗抗说:“妈说啊,咱们这俩闺女,一个比一个俊,将来找婆家都没有问题。咱就给她们当中挑一个上门女婿,将来生个儿子啊,让他姓姚,这样就可以继承你的家业了。”

    姚远又乐了:“这都什么馊主意啊?现在都是一个孩子,人家生了孩子不跟爹姓,跟着咱们姓,人家心里能痛快吗?这个不行。”

    抗抗说:“怎么就不行啊?咱们有条件,干吗要生一个啊?可以把他们两口子送出国去,想生几个就生几个。”

    姚远依旧摇头说:“抗抗,以后别想这种馊主意。如果我那么在乎儿子,那几年就可以和你出去生一个了。在我心里,女儿、儿子没有区别。只要咱们调教好了,女儿也一样。调教不好,男孩也没有多少用处。咱不操心这个了,好不好?”

    抗抗就叹口气说:“我原来也想去外面生来着,可妈说我和她是一样的命,天生没儿子,再生还是闺女。”

    说到这里,抗抗就看着姚远问:“你跟我说句实话,小慧那个儿子是不是你的?我真的不是因为吃醋,才问你这个。要是那孩子是你的,你有儿子了,我也算省了一头心事,将来你后继有人,我也就不操心了。”

    这事儿姚远还真不好回答。以抗抗的性子,知道那孩子是他的,不吃醋才怪。可是,不告诉她真相,她就整天惦记着姚家后继无人。

    姚远犹豫半天,还是决定打死不能承认这事儿。抗抗知道了,会因为他背叛过她而伤心。与其让她操心自己没儿子,也不能让她伤心。

    于是,姚远就说:“你瞎说什么呀,人家小慧的事情,咱们最好别问也别过于关心。要不然,人家还以为咱惦记人家儿子呢。以后这种话,就再不要说了。”

    抗抗还想说什么,他们已经走到公交车站了,公交车也正好过来了。那时候,上公交车还是很拥挤的,还得防备着这些拥挤的人群里,夹杂着的小偷。他们也就没有心思说话,忙着挤上公交车,往城里去了。

    姚远带着抗抗,一口气在外面玩了一个月。

    他们不止去了动批,还去了东单西单,又去了那些古老的小巷子。特别是崇文门到火车站一带的古老巷子,他们也走遍了。

    这些地方,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被拆除掉,再也看不到了。

    然后,他们又去了故宫、颐和园和圆明园、天坛这些古迹,还去爬了长城,游了西山和香山,最后实在没地方去了,这才坐火车回来。

    两个人活这么大,夫妻近二十载,总算能够等到一个事业平稳期,清闲下来,又借着送闺女去国外上学这个机会,单独两口子出来,着实不容易。

    以往碰上姚远清闲下来的时候,就是出去旅游,也得带着俩闺女和姜姨,从来没有两口子单独出来的机会。

    活到四十多岁,两口子才有空第一次单独出来,也着实可怜。

    也还别说,两口子单独出来,这么着无忧无虑地闲逛,这感觉还真就不一样。

    特别是在那些古老的小巷子里,姚远牵着抗抗的手,无所顾忌地慢慢走着。看看没人的时候,他还会搂着抗抗走一段很长的路。

    这感觉,跟度蜜月似的,恐怕可以记一辈子,怀念一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