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146.突发奇想
    碰上事儿的时候,姚远总是习惯一个人默默地想办法。

    他不想让抗抗和姜姨担心,也知道她们分担不了他的事情。

    他本来就是个有事憋在心里的人,这时候就更加不言不语,连小慧都问不出什么来了。

    他蜷在沙里,不言不语坐一天,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其实,他心里并没有放弃希望,脑子里也在不断思索办法。

    为了老婆孩子,为了姜姨,他也必须得击败这个张建国。

    抗抗看着他整天这个样子,问也问不出个子丑演卯来。一天两天这样,她还沉得住气,时间长了,她就受不了。这比当初那场风暴来临的时候,姚远沉闷的还厉害。

    是啊,那时候,姚远是想到了对策,只慢慢等着就好了。

    可现在,他是有了对策,却找不到张建国,对策就毫无用处,他得再想其他办法啊。

    这一天,抗抗从楼上下来,就看见姚远还是蜷缩在沙里,一动不动。好像这些天以来,他一直就在那个地方没动窝一样。

    不仅如此,她还吃惊地现,姚远手里拿着一支香烟,那香烟已经燃烧掉了一半。

    自他们认识到现在,摇摇都八岁了,抗抗就从来没见姚远抽过烟。

    她走过去,伸手就把他手里的烟夺过来,掐灭了扔到烟灰缸里。

    这一次,抗抗再也忍不住了,站在他对面说:“大傻,你别老这个样子好不好?不就是一个公司吗,咱不干了不就完了?

    咱们还和以前一样,回家当裁缝,给人家做衣裳还不行啊,?该小慧的钱,咱们将来做衣服挣钱了,慢慢还。”

    说到这里,抗抗就在他身边坐下来,过一会儿继续说:“你不要想太多了。其实吧,我觉得,咱们从进城干这个公司,还没有过去在家里好呢。对我来说,有你,有孩子,有妈,就什么都有了,就算日子苦点,我也觉得很幸福。

    只要你好好的,我就什么都不怕。可是,你这个样子,我反倒心里很难过。”

    姚远就侧过头来,用充满爱抚的目光看着抗抗。

    抗抗依旧漂亮,小脸白里透红,大大的眸子还是那么明亮。

    可是,那明亮里,已经带了许多的忧虑。

    姚远不想让抗抗担心,就冲她一笑说:“没事儿,我就是想事情想多了,看见茶几低下招待朋友的这盒烟了,拿出一颗来,抽着玩。”

    抗抗说:“你不用骗我,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是,大傻,我必须得告诉你,这些东西,在我眼里,真的一点都不重要。我最怀念的日子,就是咱们在家里的日子。

    那时候,你不用到处跑,天天在家里陪着我,让我感到特别安心,特别幸福。

    虽然咱们没有多少钱,日子也挺清苦。可是,我觉得最幸福,每天做梦都可以笑醒。

    自从进了城,你忙了,就没有那么多时间陪我了。有时候,一出去就是十天半月不回来。你知道吗?大傻,没有你的日子我心里很难过。自己一个人睡在床上,没有你搂着我,我根本就睡不着。

    咱不想了,也不要这些了,啊?咱们回家,守着妈,守着孩子们,你搂着我睡觉,我就要这些,别的都不要。”

    姚远就让抗抗给感动了,试图伸手过去搂住她,抗抗就躲开了。

    “干啥呀?”抗抗责怪他说,“楼上还有他们呢!”

    姚远慈爱地看着抗抗,看了许久许久,都把抗抗给看毛了。

    “你老瞅着我干啥呀?”抗抗就问他,“看这么多年,还没看够啊?”

    姚远突然问她:“你说,我妈失踪的时候,能有多大?”

    抗抗顺口说:“反正跟我妈差不多大。你妈小,你爸比你妈大不少呢。”

    姚远听了就若有所思,过一会儿又问抗抗:“她那时候留着什么头?”

    抗抗就奇怪,反问他:“你自己妈你不知道,你问我啊?”

    姚远心说我要是知道,不就真成姚大傻了吗,那你还肯嫁给我啊?

    他就挠挠头说:“我妈突然没了,我心里难过,现在反倒想不起我妈是个啥样子来了。”

    抗抗没多想,就皱着眉想一会儿说:“这都十多年了,我也有点记不起来了。好像姚大妈是留着短,都用卡子别在脑后的那种。”

    姚远就责怪地瞅着她问:“你叫我妈什么?”

    抗抗就不好意思地笑了:“哟,我说秃噜嘴了。是妈,咱妈,行了吧?”

    姚远就点点头说:“这还差不多,以后再说错了,就得惩罚你了。”

    抗抗就傻傻地问:“怎么惩罚啊?”

    姚远凑在她耳朵边上,说了几句。

    抗抗脸“腾”一下红了,骂着说:“姚大傻,你别得寸进尺啊,流氓!”

    姚远嘿嘿笑着从沙上站起来,然后就出去了。

    抗抗看着他快步跑出去了,倒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刚才还一脸愁苦,阴云密布呢,这一会儿功夫,怎么就突然好了呢?

    过了有半个小时,姚远回来了。

    这时候,抗抗已经上楼,看那几个人设计的新款夏装了。姚远就上楼去,又把抗抗给喊下来。

    抗抗一脸迷惑地下楼,看着姚远问:“你又要干啥呀?”

    姚远就冲在楼下看店的张冉摆摆手,意思是让她上楼呆一会儿,同时看着楼上那几个人,也别让他们下来。

    张冉跟姚远这么久,早就对他的动作会意了,就乖乖上楼去了。

    抗抗立刻就和姚远拉开距离,警惕地看着他说:“姚大傻,你别犯浑啊,这可不是在家里。你刚才说的那事儿,我做不了,要做你让小慧做!”

    姚远就笑了说:“你想哪儿去了?我刚才不跟你开玩笑嘛。”

    抗抗依旧警惕地和他拉开距离,问他说:“那你让张冉上楼干啥?”

    姚远就从茶几上的包里,拿出一个东西来说:“过来,戴上,看你像不像我妈?”

    那是一个假,正是那种短样式的。

    抗抗看看那个假,再看看姚远,半天才问:“你要我扮你妈干啥呀?你多大了,还玩这些小孩子玩艺儿?再说这假很贵的,这不是钱啊?咱们现在本来就缺钱,你还这么大手大脚地胡闹!”

    姚远就冲抗抗神秘地一笑,悄了声说:“这个假呀,没准儿就能救咱们公司的命,让我找着张建国!”

    抗抗就彻底糊涂了。

    姚远招招手,把抗抗叫到身边来,小声跟她讲自己心里的计划。

    抗抗越听眼睛就睁得越大,待姚远讲完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说:“我可干不了这个!”

    姚远说:“成败可在此一举。你干不了,在夏天之前找不到这小子,咱们可就完了。现在,咱们欠小慧的钱可不是小数目,指望你做衣裳还她,恐怕一辈子咱们都还不上!”

    抗抗想半天,为难说:“可你妈说话带南方口音,我学不来呀?”

    姚远说:“练呢,练一段时间就行啦。咱妈都能学的惟妙惟肖,你还不如咱妈啦?”

    哄半天,抗抗总算把那个假戴上了。可她留的是波浪长,这下就把头套给顶的老高。

    姚远看着抗抗直摇头,最后和她商量说:“要不,咱们去把头铰了吧?”

    抗抗才不肯铰了头,留这么长,容易吗?

    她又找皮筋又找卡的,总算把自己头给弄顺贴了,再把假戴上,回头问姚远:“咋样,像不像你妈?”

    姚远哪里知道姚叔他妈什么样儿啊?就把抗抗拉到试衣镜那里说:“你自己看,像不像?”

    抗抗皱着眉看自己半天,为难说:“我也不记得姚……啊,不,不记得咱妈长什么样儿啦。”

    姚远就一个劲儿拍脑袋。这万一不像,被人家识破了,可就白忙活了!

    这时候就听抗抗接着说:“再说啦,咱妈那时候穿的衣裳,和我现在穿的衣裳也不一样啊。”

    这一句话提醒了姚远,拉着抗抗就走。

    抗抗问他:“你干嘛呀?”

    姚远冲她嘿嘿一笑说:“咱回家玩儿去!”

    姚远骑摩托车带着抗抗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工人们都去上班了,街道上静悄悄的。

    姚远离自己家那排房子老远就将摩托车熄了火,让抗抗下来在后面跟着,他推着车走。

    抗抗就跟着他,边走边问:“你这么神神秘秘地,干啥呀?”

    姚远悄声说:“现在,咱俩都拿不准我妈那时候到底是啥样儿了,只有你妈能拿的准呀。

    咱先偷偷回家,不让你妈知道。然后,你扮好了我妈,在咱屋里坐着,我就去那边把你妈给骗过来。

    她如果看见你吓一跳,就说明你扮的像我妈。要是她一眼就认出来是她闺女扮的吓她,那就说明咱扮的不成功了。”

    抗抗就抓住他胳膊说:“那把我妈吓着咋办呢?”

    姚远说:“有我在跟前呢,她不会有多害怕。再说你妈胆子本来就大,没事的。”

    抗抗说:“那也不行!万一吓我妈个好歹出来,美美非跟咱急了不可!”

    姚远说:“你放心,过了年的时候,咱不才带妈去医院检查了吗?所有指标正常,身体棒着呢!就咱妈那胆儿,别说我妈活了,就是我爸活了都吓不着她!”

    抗抗这才不说话了。

    姚远心里却想,按照姚叔的说法,姜姨这时候就因为血压高开始吃药了,都是姚叔去医院给姜姨拿药,所以他记得。

    还有,就是姜姨血糖也高了,经常晕倒。每回晕倒了,姚叔就用自行车驮着姜姨去矿机医院打吊针,然后再去喊美美两口子。

    可如今的姜姨,还天天早上带着摇摇爬山。这媛媛也慢慢大了,礼拜天不用上托儿所也不用上学,姜姨竟带着俩孩子一起上山。

    姚远心里有姚叔说的那些阴影,对姜姨的身体一直不放心,每年都逼着姜姨去医院查体。

    过了春节,姜姨架不住孩子们的劝说和姚远的唠叨,只好再去医院检查,各项指标基本正常,没有任何疾病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