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明草 > 第96章风雨欲来

第96章风雨欲来

 好书推荐:
    拿着刀回东二坊的时候,曹大材从骡马市新购买的十一匹马也送到了,并且还购买到五套二手鞍具。又是二百两银票的支出。就是原先买刀的计划变成了换火柴,秦白手里依然剩下了三百两银票。

    无论如何,现在已经是有马有刀。而在江湖团伙的配备上,这应该算是顶级配置。暂时还不可能装备弓箭、盔甲和火器等,那些都是官府严控的军械,如果触碰,很容易获得造反的罪名。

    而在嘉靖年,沿海倭乱的时候,日本刀杀伤力巨大,倭寇刀法犀利,非一般兵器所能抵挡。甚至名气一直延续到现代。由此可见,这是秦白现阶段能配备的最好的刀。

    顺便说一句,现在秦白使用的苗刀也是一样,同样因为日本刀的出现,引起了戚家军的重视,并且能够与其他兵器相配合,与北方蒙古骑兵作战。至于苗刀的名字,其实与苗族没丝毫关系,是形容其模样像“禾苗”。苗刀刀身微弯,比日本刀更长,更能结合中国人体质。

    当然,苗刀之所以没有大规模普及,主要是比较贵。就算在井家庄这样的原产地,价格也在三十两以上。比进口的日本刀都要贵几倍(由于现在是日本战国时期,日本刀价格偏高。以后幕府时期,进口或者朝贡到中国的市场价,也就是七、八两)。

    因此说,苗刀只有在戚家军这样的强军,或者羽林卫这样的御林军中装备。再介绍一下,像锦衣卫的绣春刀,一般就在五两左右。这已经比大明军中普通佩刀要贵一倍多了。

    无论是什么年代,军火的价格向来比较高昂。甚至军将定制的兵器,每把都有一个高昂的定制价。不过一分价格一分货,当拿到那二十把日本刀后,小红岭的整体实力一下子就提高了一个等级。

    ……

    第二天,冯四海再次召见秦白,俩人交谈的时间并不长,结果却是不欢而散……

    随后,井家庄里开始了流言纷纷,都在传说秦白已经恶了冯四海。而东二坊的妇孺全部撤至小红岭的寨子,寨子里也同时过来了五十手下……

    接着,王家联合了周家几大家到贺府求见,想要讨个说法,却闭门未果……

    然后,从贺府里传出消息,小红岭的所有事与贺府无关。贺府也绝不会插手恩怨……

    短短几天,井家庄就已经变得风雨欲来……

    ……

    梦仙居门口,铁笙正与抽着烟的秦白闲聊:“白二,我这次就是给你带句话。三奶奶说,让你半个月之内,乖乖的交人,再到贺府磕头认错,还能给你次机会。这半个月,还能帮你在衙门压着。过了这时间,惹得县太爷真的火,你觉得你会有啥下场?”

    秦白笑了笑:“呵呵,管她呢。”

    “真不再想想?”

    “有啥好想,要不,我有病这么一直抗吗?还不如早点交人。”

    “呵呵。我看你是有病。难道你还不清楚,现在你已经没了贺府和咱们振威,这井家庄里,有多少人对你动了心思?”

    “呵呵。”

    “好吧!你想找死,那也随你。反正今天开始,我的人也留下了。你别多心,会帮你护好这梦仙居。不过白二,就这件事,我还真有些佩服你。虽说咱这些跑江湖的都贪图虚名,但真能做到义气这两字的,就没有几个。”

    “其实我也不想啊?那天我就向冯爷说了,衙门走关系的钱我愿意出,甚至王家的赔金我也愿意给。可为啥一定要以命换命呢?”

    铁笙笑了:“有些事不是钱能够解决的。他们想先把你打服。不过你放心,师伯也交代过了,这次是让那些人给你个教训,防备以后不知天高地厚。只要你肯低头,还是会保你的。”

    “呵呵,说到底,不就是先打一场吗?那就打吧!”

    “哈哈哈,我喜欢这话。霸气!就是问你一句,你白二有三头六臂吗?想要和那么多人打?”

    “没打过,谁又知道输赢呢?”

    “呵呵,我不跟你争。算我说不过你。希望你能赢吧!呵呵。”

    ……

    庄里的王记点心铺的伙计现,在这几天,多了位常客。他每天下午都来买油炸糖果子,虽然每次买的并不多,但喜欢在店铺门口的座位上吃完,并且吃的时间还比较长。

    这一天,这位客人又过来买了三两,与他的同伴一起刚坐下,掌柜就亲自送上两杯茶,好奇问道:“贵客,对小店的油炸糖果子还满意?”

    “哦,挺喜欢吃。”那位客人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一边视线望向门外。掌柜就很知趣的离开,对那客人就不再打搅。

    天天来这里的其实就是刺毛。而在点心铺对面拐角,住着的正是他的母亲。不知为什么,他就是忍不住想要到这里来看看,没想过什么母子重逢,只不过就这么……远远看看。

    而现在刺毛正在看的是那个小女孩,她和几个街坊小孩一起,正玩着些孩童的游戏。刺毛嘴角露出微笑,默默的看着她欢笑吵闹。接着瞳孔微缩,就现自己的母亲出门,喊那个小女孩回家。

    牵着那小女孩的手,母女俩进了家门。稍稍等待了一会儿,见门口已经没有动静,刺毛就把剩下的油炸糖果子全给了自己的小弟,接着对掌柜吩咐:“掌柜,再包几个炸糕,俺带回去。”

    “好勒!”

    拿着炸糕,刺毛和小弟出了点心铺。可他刚准备回东二坊,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打骂声,他猛回过头,就觉那打骂声应该是自己母亲家里传出的。

    刺毛脸色一变,连忙和小弟一起,快步向母亲家走去。可快要走到的时候,大门突然被踢开,就见自己的母亲被扔到门外,接着出来的男人揪着她的头,来回扇着巴掌。而那小女孩也哭喊着出门,同样被那男人一脚踢开。自己母亲哭喊着要去护那小女孩,却又被那男人拖住,重重的拳打脚踢,口中还在大骂:“你这下不出蛋的婆娘,还敢管老子?今天老子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