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十八章 出征
    入夜。

    山间不比红尘浊热,较为清凉。

    林宁半躺在床榻上,眉头却微微蹙起,心有烦绪。

    今日医治了周石和曾牛二人后,却并未如同想象中那般大赚功德。

    连根毛儿都没有……

    如此一来,他先前的一些想法就有问题了……

    原以为做好人好事就能赚到功德,而且他帮孤寡老人挑水补屋确实有功德点,可为何现在救病治伤反而没有?

    若是连救死扶伤都没功德,那什么还算功德?

    莫非是周石和曾牛两人伤的太轻了,不够功德?

    也不对啊,曾牛练的功法重防御,受伤是轻些,可周石却被打的够惨。

    他那伤势若不医治,必会留下病根甚至会死都说不定。

    怎会没功德呢?

    “啪!”

    忽地,林宁脑中灵光一闪,他想到了一个缘由!

    这二人乃山贼,杀过生!!

    而且他还记起了一事,昨日他就有些疑惑,分明帮了十多家山寨孤寡老人担水,但功德点却并未有那么多,而是少了不少。

    此刻再想想,少的那几点,岂不正和户主为男山贼相合?

    给刘奶奶、孙大娘她们挑水,可都是有功德点的。

    没点灯的暗室内,林宁双眸雪亮,找到问题了!

    只要是男山贼,手上就少不得沾染过血腥,有过人命。

    连周石和曾牛都是。

    所以救他们,分毫功德也无。

    可是……

    林宁顿时又黑下脸来,山寨里会经常受伤需要医治的人,只会是这些山贼啊!

    寻常内眷,都不用打猎,又怎会受伤?

    若如此,他想靠医术刷功德点的路彻底被堵死了。

    做妇女之友能赚几点功德?着实郁闷。

    不过……

    林宁郁郁之心并未持续太久,毕竟上天已经给了他这么大一个作弊器,让他圆了一回心愿。

    若是连功德点都得到的如此简单,那也就没甚趣味了……

    他前世为了功名利禄如走兽一般拼搏厮斗,不得分毫空闲。

    这一世,却不愿再这般活了。

    左右暂时也无什么事急需他做,不说悠闲,且从容些来吧。

    这般想着,心中的不甘恼火散去,林宁困上心头,缓缓睡去。

    ……

    然而就在林宁听着屋后竹林中偶尔一声蝉鸣声入睡后没多久,青云寨山门前却是挤满了送行的人群。

    作为沧澜山十三大山寨之一,青云寨是个有数百人的大寨。

    男人们打猎,劫掠往草原走私的商队,女人们则负责腌制猎物,将猎物皮毛硝制成衣,去林间采摘野菜果子,还有抚育子嗣。

    山寨里有药庐,有学堂,还有打造刀剑和弓箭的将作监。

    此刻,除却不知情的林宁外,山寨中所有人都集中于此,连春姨都不例外。

    她们要送勇士出征!

    田五娘一身玄衣劲服,目光清冷面色淡然,除却留守山寨的二当家方林外,其他几位当家悉数出动。

    这一次,不止山寨中的“青刀卫”要出征,还有方智等一批已经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同样随军出山。

    他们的精神,看起来比那些沉默的老军们更兴奋!

    二当家方林看着骑于一匹玄黑大马上田五娘,尖声道:“大当家只管放心出征,山寨里上上下下,皆安守秩序,恪守本分,五百六十三口,同恭候大当家满载归来!我青云寨列祖列宗保佑,大当家率部平安归来!”

    “我青云寨列祖列宗保佑,大当家率部平安归来!”

    数百人齐齐跪下,祷告上天。

    田五娘看着这一幕,在马上欠了欠身,微沙的声音道:“有二当家看山门,吾自放心。”

    却不再多言,目光看向有一座大绞索架连接的重木山门。

    这是青云寨与外界唯一相通门径。

    “开!山!门!!”

    二当家方林面容虽有些猥琐,声音也有些尖锐,但却颇有威望,亦得人心,此刻他高举手中火把,嘶锐的声音响彻山寨。

    “威武!”

    “威武!”

    “威武!”

    数百山民高呼,二十余肌肉虬扎的大汉,一起用力拉动绞盘。

    随着一阵刺耳的声音,重达万斤的厚重山门被缓缓拉了起来。

    此次作为大当家亲卫军的方智、胡小山、周妮妮、周石、曾牛、李轩等人一马当先出了山寨。

    三当家胡大帅率领青衣军紧随其后。

    五当家周成早已带人上路,一路快马回报消息。

    四当家邓雪娘则已身在草原,在数条路上,都布下了陷阱毒药。

    大当家田五娘最后一个离寨,小九娘小脸紧绷,也穿着一身武服,骑在小灰灰背上,稚嫩的声音对田五娘大声喊道:“姐姐,万胜!”

    田五娘目光在小九娘身上凝了凝,随意软化了许多,微微颔道:“听春姨的话。”

    春姨教了她几句后,小九娘牵着春姨的手,重重点点头,大声道:“姐姐放心,我一定听春姨的话,姐姐放心吧,早日平安回来!我们在家等你!”

    田五娘嘴角微微弯起,点点头后,一策马缰,就要离去,就见山民中忽然让开条道路,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年不疾不徐的走来。

    场面忽然安静下来。

    从前,这少年最鄙夷少女的,就是放马出征,烧杀抢掠。

    见林宁忽然到来,春姨和九娘都紧张起来,二当家方林也赶紧上前,唯恐他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话来。

    田五娘则目光淡淡的看着他。

    林宁近前后,轻轻一叹,竟欠身一礼,道了声:“辛苦了,平安归来。”

    这一幕,让无数人睁圆了眼。

    纵然是不兴教化的山寨里,其实也摆不脱男尊女卑的格局。

    男人打老婆几乎是家常便饭,只是有的善良人家打的少,有的黑心的打的重。

    几乎见不到男人给女人行礼之事。

    更何况从前林宁何其鄙夷田五娘,山寨里多少人为田五娘感到惋惜,也担忧她日后少不得要承受家暴。

    因为林龙和宁氏的缘故,林宁若是家暴,田五娘根本不会反抗。

    好些人想到那个画面都不落忍,说起来落泪的都有。

    这也是林宁在山寨里极不讨喜的缘由之一……

    众人原本以为今日林宁故意前来羞辱人的,却没想到眼前这一出。

    莫说其他人,连田五娘凤眸都眯了眯,只是冰湖依旧无澜,面色淡漠。

    唯有春姨和小九娘高兴的不得了,春姨“哎哟哟”的自责道:“我原不该哄你早早睡觉,都是我的不是,竟做了恶人。”

    可她笑的满脸花开还饱有深意的目光,哪里是在自责。

    小九娘则“咯咯”笑道:“姐夫,你也来送姐姐啦?”

    林宁抚了抚她的脑瓜,点了点头。

    二当家方林则对田五娘道:“大当家的,吉时已到,出罢。”

    春姨和小九娘狠狠瞪向他,田五娘则微微颔后,不再停留,目光在众人面上扫过,又在林宁面上顿了顿,随即一勒马缰,身下坐骑通灵,调转马头蹿出了山门,随着“哒哒”的马蹄声渐轻,终究消失在暗夜里。

    送行之人心情都渐渐凝重起来,哪一次出征,家人们不紧张担忧?

    许多时候,大队归来时都会少一两个,也有时会少更多的人……

    “姐姐,一定要早点回来啊!!”

    田五娘离开后,一直很勇敢且带着笑脸的小九娘,忽地嘶哑着嗓子,冲着黑暗中大声喊道,随即再也忍不住呜呜哭出声来,一双小手捂住脸,小身子都因恐惧颤栗了起来。

    春姨见之忙抱起来开始安抚,哪里能劝得住。

    林宁上前,从春姨手中接过,轻声道:“九娘放心,你姐姐武功极强,纵然遇到难处,总能得生。以后……我会想法子,不让山寨再这样生存了。”

    这话小九娘听不懂,走过来的方林却听得懂,深深看了林宁一眼后,跟着劝小九娘道:“小九儿放心,三叔已经和你小智哥哥他们说过,他们身为大当家的亲兵,若是大当家的受伤,他们却好好的,回来后我必不饶他们,十倍惩之。这一次出征,三叔不求他们能有多大出息,只要能好好配合大当家的,关键时候给大当家的挡刀挡箭,就算立下大功。所以大当家绝不会有事,这个山寨,大当家的在,山寨就在。大当家的若有事,那山寨也就完了。大当家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她一定会平安归来……小九儿乖,不哭了。”

    “姐……姐夫,三叔说的,是……是真的么?”

    在姐姐跟前一直装着坚强的小九娘,此时却已经哭的眼睛红肿,目光里满是担忧和害怕,怯生生的问林宁。

    林宁微笑着点点头,道:“三叔说的是真的,若你姐姐掉了根头,其他人却好好的,纵三叔心慈手软,我也不会善罢甘休。这种悲剧,总不能一代又一代的重演,该结束了……小九儿,放心吧。”

    这番简单的话,却让周围的方林和春姨及孙伯等几位山寨中层面色大变。

    小九娘闻言,眼中却有些茫然不解,不过也没再多说。她听出了林宁言语中的肯定和保证,所以就不再痛哭了,只将脸埋在林宁肩窝上,一抽一抽的。

    再怎样相信姐夫,她还是担心她姐姐,那是她唯一的血亲啊。

    ……

    榆林城,城守府内。

    太守赵华、守将罗成并诸多榆林城文武官员,正在会宴燕郡齐家二公子赵无悔并燕郡武林霸主血刀门门主严克。

    太守赵华本就是燕郡赵家子弟,赵家为了谋划这个位置,付出了赵家数代积累的底蕴。

    如今,是时候回收些利益了。

    赵家建起了一个庞大的商队,由赵家嫡系俊杰赵二公子亲自带队,并请了与赵家渊源极深的血刀门门主严克护卫。

    且不提血刀门门主堂堂虎榜第八的绝世武功,就连赵二公子赵不悔,都是出身于天下三大武学圣地稷下学宫。

    在整个齐国都颇有几分威名!

    不过,这支队伍只是名义上要经落潮坡古渡乘舟横渡沧澜江去秦国,实则会穿过一线天方向,穿过巍巍沧澜山,前往草原,谋取暴利。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赵家经营燕郡数百年,倾出底蕴下,连罗成和严克都被说服,此趟走商,看起来已是万无一失。

    只是,他们或许知道,又或许不知道,盘踞在距离榆林城二百余里的沧澜山上的十三大山寨,已经足有五大寨闻讯云动。

    成百上千的山贼厉兵秣马,要瓜分了这一块十年难得一见的大肥肉!

    不过,到底谁为黄雀,谁为蝉,谁又为猎人,在谜底未揭开前,又有谁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