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野性时代 > 359【非常无聊老套狗血的情节】

359【非常无聊老套狗血的情节】

 好书推荐:
    (ps:再次更正,大表哥李英32岁,数学老师什么的就不背锅了。另外,这章能算两章吗?)

    宋卫红一家所住的地方,距离神州科技公司所在的长阳谷并不远。

    那里是盛海自行车厂的地盘,厂区内还有幼儿园、子弟校、派出所、电影院、医院等下属机构,可见它当年是有多么风光。

    别说当年,就说9o年代初吧,在199o年到1992年之间,就累积生产自行车1ooo万辆,其中有18%左右出口到海外市场。1993年还国企改制上市了,1995年被评为“全国最畅销国产商品”,并被认定为“中国名牌产品”。

    嗯,永久牌自行车。

    姑父李成功就是盛海自行车厂的工人,8o年代福利高得很,属于全国人民羡慕眼红的对象。

    十年前,宋卫红和李成功甚至还有钱走关系,把儿子李英送进出租车公司。1988年的时候,李英开出租车每月能赚1ooo元以上,收入碾压当时的普通白领阶层。

    李英给公司开了三年出租车,便辞职单干。他通过父母找人借钱,再加上自己和家里的积蓄,买来一辆国产面包车,挂靠在出租车公司旗下,每天只需交一点份子钱,剩下的收入全归自己。

    1991年的时候,李英的月收入已经达到3ooo,有时甚至能够过4ooo元,主动上门说亲的不知有多少。

    天有不测风云,一场车祸降临。

    那天下雨路滑,又是夜里看不清。打车的客人不断催促赶路,李英只能狂踩油门,结果突然遇到横穿马路的。等他看见行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只能踩死刹车猛打方向盘,面包车滑行侧翻,先是撞歪了路边的电线杆,接着滚下斜坡,连人带车掉进苏河。

    耗尽家里所有存款买的面包车,就此彻底报废,还要赔偿打车客人的医药费。

    而李英自己则双腿骨折,休养好几个月才痊愈。并且他永久性破相了,一只眼睛被碎玻璃扎破,谈好的婚事也跟着告吹,直到现在32岁了还没结婚。

    李英自暴自弃了整整一年,终于走出心理阴影,开始重新找工作。他只会开车,但出租车公司不肯要,独眼龙谁会要啊?出去绝对把打车的客人给吓跑!

    好在盛海郊区有很多私人小厂,李英属于残疾人,手脚麻利还能占残疾指标,很快就被私营工厂录用(工厂招收一定数量的残疾员工,可以获得政策性减税)。但他的工资很低,还不够当初开出租车的零头,只能这样累死累活的混日子。

    宋卫红和李成功两口子,花了将近四年时间,才把当初买面包车的欠款、以及车祸的医药费还上。眼瞅着家里的日子好过了些,嘿,没等两年又遇到下岗,而且是夫妻双双下岗。

    ……

    洪伟国开着破车从神州科技公司出,十分钟不到,就已经抵达盛海自行车厂。

    曾经风靡一时的永久牌自行车,从两年前就开始销量锐减,去年已经没有什么盈利,到今年变成持续性亏损。东南亚的出口市场彻底完蛋,国内市场也供大于求,数不清的自行车积压在仓库里,这是很多中国公司今年的真实写照。

    厂里工人不复以前的欢声笑语,他们虽然还能领到工资,但福利什么的几乎没有。再这么下去,拖欠工资也是迟早的事情,而且还随时面临下岗的风险。

    “就是这里吧?”洪伟国问了好几次路,把破车停在一家饭馆门口。

    阿慧便民餐厅,很朴素的名字,估计是职工家属开的。

    宋卫红听到外面的汽车引擎声,快步走出来,满脸笑容道:“小木,快请里面坐。”

    “好的,阿姨。”宋维扬应道。

    两人都没戳穿亲戚关系,一切还得等宋述民表态,暂时就当是普通交情了。

    宋维扬介绍说:“这是我朋友洪伟国。”

    “我知道,那天你们一起来吃面嘛。”宋卫红笑道。

    洪伟国说:“阿姨你好,打扰了。”

    这家便民餐厅的装潢也很普通,只有八张饭桌,供应的只是些家常便饭。

    其中两张饭桌,便是李家摆的宴席。

    有姑父李成功的大哥大嫂一家,这两位已经过了退休年龄,孙子都七八岁大了。另外还有邻居一家,关系比较要好,当初买车开出租缺钱,便是找这家人借的一部分。

    李亭亭正在跟邻居家的小姐姐说话,看到宋维扬现身,立即高兴得起身喊道:“哥!”

    李家大哥半眯着昏花老眼道:“卫红,这个小兄弟有点面熟啊。”

    宋卫红随便解释:“远房亲戚,在盛海工作。”

    李成功招呼道:“小木,还有这位朋友,快请随便坐。”

    饭馆外边又是两辆出租车停下,瞎了只眼睛的李英先下车,接着是他女朋友,然后是女朋友的父母、大伯、大婶、二伯、二婶和小叔。

    宋卫红一见顿时头大,喃喃自语道:“不是只见亲家吗?怎么来了一大家子?”

    今天这场宴席,一半是庆祝李亭亭考上大学,一半是谈定李英的婚事。

    李英已经32岁了,还是残疾,工作也普通,他能找到女朋友属于烧高香。而且,他的女朋友才21岁,相貌优秀,身材姣好——外地来的打工妹,在工厂认识的。

    李成功和宋卫红两口子有点心虚,生怕儿子的婚事又黄了。于是双方父母见面要搞得隆重些,顺便展示自家的底蕴,也没别的底蕴,就是家里刚出了个大学生。

    女朋友的家人,昨天就到盛海了,被安排在旅馆里,今天李英直接把人接来吃饭。

    说好的只见双方父母,没成想,竟然来了一大堆人……坐火车不要钱的吗!

    女方二婶进门就说:“还盛海人哩,吃饭的地方也不咋样,跟我们县里的餐馆没啥区别。”

    女方二伯数落道:“你少说两句。”

    “我说说怎么了?大嫂,你说我这话没错吧?”女方二婶道。

    女方大婶说:“还凑合。”

    女方父亲问:“哪位是亲家公、亲家母?”

    李英连忙介绍:“这是我爸,这是我妈。爸,妈,这是春芳的爸爸,这是春芳的妈妈,这是春芳的大伯,这是……”

    宋卫红和李成功都有些眼晕,连连问候,然后招呼大家落座,并让服务员把菜端上来。

    嗯,顺便还得再加一桌,人太多了,两张饭桌坐不下。

    李家大哥先举杯:“来,我们先庆祝亭亭考上大学。亭亭,我祝你学习进步,以后找到好工作!”

    “谢谢大伯。”李亭亭笑道。

    宋维扬也跟着其他人一起举杯,气氛顿时热闹起来。

    放下杯子,女方小叔问:“亭亭考上的是哪所大学?”

    李亭亭说:“盛海财大。”

    女方母亲问:“财大是干什么的?毕业以后能不能分配到厂里当干部?”

    女方小叔估计有点文化,顿时说:“大嫂,你乱说什么啊。盛海财大是重点大学,毕业以后要么当官,要么进大公司坐办公室。”

    “那不还是当干部?”女方母亲笑嘻嘻道,“亭亭啊,等你以后工作了,可要多帮帮你大哥大嫂。”

    李亭亭尴尬地说:“一定帮忙,一定帮忙。”

    女方父亲道:“亲家公,亲家母,我是爽利人,今天就不绕弯子了,先把儿女的婚事给定下来。”

    宋卫红说:“应该的。”

    女方父亲道:“你们儿子身体有点残疾,而且年纪也大大了,我家春芳嫁过去是很委屈的。”

    李成功立即说:“亲家放心,等春芳嫁过来,我们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绝对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

    女方大伯插嘴道:“结婚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

    女方二婶附和道:“就是。”

    宋卫红问:“那你们的意思?”

    女方父亲道:“结婚嘛,多少要给点彩礼钱。”

    李成功问:“给,当然要给,我已经准备了3ooo块。”

    女方小叔突然冷笑:“你们盛海人那么有钱,3ooo块彩礼也拿得出手?”

    李成功心里一咯噔,小心问道:“那多少才合适?”

    “六万八!”女方小叔狮子大开口。

    全场寂静。

    李家大哥和邻居一家都被吓到了,盛海这边其实没有给彩礼的习俗,只不过需要置办很多结婚用品——以前是三转一响,现在洋气的还要置办电脑。而且就算要给彩礼,几千块钱也顶天了,哪里见过张口就要六万多的?

    李英由于瞎了只眼睛,多少有些自卑,之前一直没说话。此刻顿时就怒了,瞪着女朋友春芳道:“不是说好了3ooo吗?”

    春芳也傻眼了,看着父母说:“爸妈,3ooo块钱已经很多了,我们老家的彩礼也就一两千。”

    女方二婶说:“老家是老家,盛海是盛海,大城市物价都不一样。”

    宋卫红生怕自己儿子的婚事被搅黄,软声道:“亲家,这六万八也太多了,能不能再少点?我们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

    女方二婶道:“英的外公不是要拆迁吗?听说陪了十几万。”

    宋卫红解释道:“那十几万,是给小两口置办婚房的。”

    女方二婶道:“买房子用得了十几万?就算盛海的房子贵,三五万也就了事,不还剩下大十万吗?你们给了六万八的彩礼,手头都还有余钱。”

    李成功和宋卫红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李英已经气得浑身抖,他在旅馆里,就跟女朋友一家有所交流。当时说好了3ooo块彩礼,还说要拿十几万买婚房,双方已经谈定了,怎么说变卦就变卦?

    李家的邻居不好插话,李成功的大哥说:“六万八太多了,有事好商量。”

    女方二婶道:“说六万八,就六万八,不给钱就不结婚!”

    李亭亭怒道:“你们这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

    女方二婶反驳道:“我们家养了春芳21年,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现在嫁给一个独眼龙,还不能要点彩礼钱了?”

    李英终于遏制不住,拍桌子说:“这婚我不结了!”

    春芳也慌了:“爸,妈,少要一点成不?”

    “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女方父亲也拍桌子。

    春芳急得直流眼泪,她的家人却咬死不松口,显然盯上了宋维扬爷爷那1o多万拆迁款,更是吃定了李英残疾不好娶老婆。

    邻居一家显得比较尴尬,男的说:“那个,我们家里还有点事,先走了,你们慢慢聊啊。”

    宋卫红更尴尬,连忙起身:“老刘,我送送你们。”

    “不用,不用,你先处理这边。”邻居笑着摆手。

    宋维扬已经无聊得开始打哈欠,遇到这种扯淡事,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插手。

    几万块钱的彩礼,宋维扬随随便便都能解决,但他表哥摊上这门亲事,以后还不知道要受多少拖累。

    女方二婶道:“我们把春芳先带回老家,你们自己慢慢考虑。”

    李英说:“不用考虑,这婚我不结了。”

    春芳说:“我不回去,我要留在盛海!”

    李成功是真想儿子能成家立业,他打圆场道:“要不给三万八?婚房稍微买郊区一点的。”

    女儿二婶说:“还大城市的人,一点都不爽利!”

    “爽利个屁!”李英也是有脾气的人,“你们要是一早就要六万八,这事还能慢慢商量。说好的三千,现在翻脸不认账,有这么坑人的吗?我是瞎了只眼睛,但我的心没瞎,你们欺负我找不到老婆,我就是一辈子不讨老婆又怎么了?滚滚滚,快点滚,再不滚老子赶人了!”

    宋维扬忍不住好笑,这位大表哥还有点意思。

    春芳悄悄拉了下李英的袖子:“英,我也不想这样的。”

    李亭亭跑到宋维扬身边,说悄悄话道:“哥,我知道你有本事,你帮忙想想办法。”

    宋维扬问:“要不我来出钱?”

    李亭亭道:“不能给钱。今天给了六万八,以后他们说不定还要十万八。你能不能想个办法,既能让我哥结婚,又不出这笔冤枉钱。”

    “这有点难度啊。”宋维扬说。

    李亭亭哀求道:“哥,你一定有办法的,求求你了。”

    宋维扬笑道:“那我试试?”

    李亭亭顿时高兴起来:“哥,你最厉害了,我有好多同学都崇拜你。”

    “咳咳!”

    宋维扬咳嗽两声,笑嘻嘻道:“我能说两句话吗?”

    女方小叔问:“你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