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野性时代 > 352【毕业典礼】

352【毕业典礼】

 好书推荐:
    早上八点。

    宋兴华穿着崭新的中山装,在女儿的搀扶下来到五角场。宋卫红也换了一身衣服,虽然不是新的,但比平时的穿着正式许多。

    女婿李成功要忙着摆摊,外孙李英也要工作赚钱,而外孙女李亭亭还在高考冲刺当中,今天只有他们父女俩过来探探风。

    “就是那里。”宋卫红遥指时光咖啡厅的招牌。

    宋兴华拖着瘸腿过马路,被女儿扶着进店。立即有店员来招呼:“两位是吃东西还是喝咖啡?”

    “两杯咖啡。”宋兴华道。

    “这边请,”店员把他们带到卡座,又拿出饮料单,“我们的咖啡也有很多种,还有其他饮料,请问两位需要什么?”

    宋卫红说:“两杯最便宜的。”

    “好的,请稍等。”店员转身离开。

    父女俩坐在那里一直等着,等店员端着咖啡过来,宋卫红才问:“你们老板在吗?”

    店员微笑道:“请问你们要找哪位老板?”

    宋卫红说:“我们找宋维扬。”

    “抱歉,不在。”店员道。

    宋兴华问:“他是不是在学校?”

    “我也不清楚。”店员敷衍一句便走了。

    宋卫红道:“爸,这些服务员肯定不会说,要不我们一直在这里等着?”

    宋兴华摇摇头:“先去学校看看。”

    二人也不喝咖啡了,付账离开,直接前往复旦大学。

    来到学校已经八点半左右,父女俩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却看到好多学生都穿着学士服、戴着学士帽。

    宋兴华恍然大悟道:“今天他毕业!”

    宋卫红立即上前截住一个学生:“同学,请问……”

    那学生笑着打断道:“你们是来参加毕业典礼的家长吧?地点在相辉堂,跟我走就是了。”

    宋兴华和宋卫红立即大喜,跟着那学生往相辉堂而去。

    那学生主动帮忙搀扶宋兴华,问道:“老爷爷是来找孙子的?”

    “对,孙子。”宋兴华说。

    “我是新闻系的,你孙子在哪个系?说不定我们还认识。”那学生笑道。

    宋卫红道:“社会系。”

    那学生说:“这专业可不好找工作,不过这一届出了个宋维扬,社会学系的都觉得有面子。”

    “是很有面子。”宋兴华笑呵呵道。

    那学生笑着说:“何止有面子。只要跟宋维扬关系过硬,这辈子就达了,他同寝室的有个直接辍学去开公司,现在都已经成了百万富翁……咦,那不是宋维扬吗?跟他女朋友在一起。”

    宋维扬和林卓韵此时正站在林荫道旁,手拉着手比出V字型,让洪伟国帮他们合影留念。

    许多学生的毕业学士服都是租来的,宋维扬财大气粗,直接定做了一套高级货,还一口气买了一大盒胶卷。

    “这女孩子蛮漂亮。”宋卫红笑着赞许,其实距离太远,她根本看不仔细。

    那学生八卦道:“她叫林卓韵,以前是社会学系的老师,跟宋维扬搞师生恋轰动一时,后来林老师主动辞职读研究生去了。”

    宋卫红不知该说什么才好,问父亲:“爸,要过去吗?”

    宋兴华摇摇头:“算了,等毕业典礼结束再说。”

    两人远远的跟在后面,目送宋维扬走进相辉堂,带路的学生也快步跑进去。

    学生家长今天来得并不多,也就二三十个,估计都是本地人。此时复旦每年的毕业生人数也少,还没扩招呢,相辉堂完全可以容纳。

    宋卫红扶着父亲来到靠后的角落位置,宋维扬正忙着跟林卓韵说话,都没注意到他们,倒是洪伟国一下子就认出来。

    “老板,倒数第一排最左边。”洪伟国提醒道。

    宋维扬回头看着愣了愣,随即微微一笑,继续跟林卓韵头碰头说悄悄话。

    林卓韵问:“你认识他们?”

    宋维扬道:“见过一面。”

    “哦。”林卓韵以为是哪个同学的家长,没有刨根问底。

    周正宇、李耀林、聂军等人集体打哈欠,都是熊猫眼,靠在座位上打瞌睡,搞得好像昨天半夜跑去偷牛了一样。

    不止是他们,好多毕业生都脸色疲惫,那哈欠连天的样子,就仿佛此刻是戒毒所在开会。

    相辉堂这段时间很热闹,因为正值世界杯,学生们一个个都熬夜看球。

    复旦并未制止这种半夜看球的行为,反而紧急调来2o多台电视机,但还是无法满足学生们的需求。校领导的关怀犹如春风般温暖,居然租来一台3oo英寸的索尼投影机,这玩意儿的租金非常昂贵,却一连租半个月就摆在相辉堂播放。

    世界杯期间,甚至有学生带着铺盖和暖水瓶,直接在相辉堂的走廊里过夜。

    夜里,偶尔会传来响彻云霄的欢呼声,把校园里的猫都吓得便秘,这肯定是哪个球队又进球了。

    “哈!”

    周正宇捂着嘴,打着哈欠说:“怎么还不开始啊?我都快睡着了。”

    “慌什么?急着去美国啊?”聂军道。

    周正宇道:“忙着回宿舍补觉,晚上还要吃散伙饭呢。”

    王波揉了揉眼睛,看手表说:“时间到了。”

    ……

    上午九点,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正式开始。

    校领导先致辞讲话,各院领导也有讲话,某位院士级别的校友,也被请回学校致辞言。这些讲话程序结束,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钟头,若换成平时,估计已经把现场大半的学生催眠。

    “宋维扬……”这是校领导在宣布优秀毕业生名单,宋维扬的名字排在第一个。

    周正宇吐槽道:“老宋,你补考次数比我还多,居然能选上优秀毕业生?”

    宋维扬笑道:“你那是挂科补考,我是耽误了时间补考。”

    “那还不都一样是补考?”周正宇撇撇嘴。

    王波说:“人家老宋的毕业论文牛逼,有本事你也写出来那么厉害的论文。”

    “切。”周正宇继续打哈欠。

    宋维扬施施然走上台,跟其他优秀毕业生站在一起,鞠躬敬礼之后,双手接过优秀毕业生的证书和奖状。

    某位客串主持人的校领导说道:“下面请用热烈的掌声,有请社会学系的宋维扬同学,作为复旦94届本科毕业生代表致辞!”

    “啪啪啪啪!”

    掌声四起,周正宇带着宿舍的兄弟们大喊:“宋维扬,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