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野性时代 > 292【技术牛人】

292【技术牛人】

 好书推荐:
    丁明招了5个程序员进来,大家都对搜索引擎不太懂,那么就先从数据库做起。不管是第几代搜索引擎,都需要有自己的数据库,区别是算法变得越来越“智能”。

    在丁明主持搜索引擎研小组的同时,他现自己有些边缘化了。张朝扬另外安排了一个助理,虽然没有丁明那么好用,但至少不会反对自己的决策。

    丁明给宋维扬打电话叫屈:“扬哥,你说张总是怎么想的?怕我夺他的权?”

    “应该不是这个原因,”宋维扬有些无奈道,“多半是搜索引擎项目,你让他感到不愉快了。他这人很有主见,而且自视甚高,容不得异议。”

    “那怎么办?”丁明说,“我也不想跟他闹矛盾啊。”

    宋维扬说:“你先把搜索引擎项目做起来。等放暑假的时候,我去一趟京城,召开股东大会,正式确定公司的职权框架。到时候,他是总经理,你是副总。以后公司的每个项目,都必须安排专职负责人,总经理和副总尽量做到职权下放,遇到重大问题必须开会讨论解决。张朝扬那样事事都抓,是非常不科学的,也对公司的展害大于利。”

    丁明道:“这样矛盾会更大。”

    “试试看吧,如果张朝扬还不知道收敛,那我就会考虑换个总经理了。”宋维扬说。

    丁明又说:“搜索引擎项目,现在一直在做数据库,算法方面毫无突破。我问了一下pony哥、磊子哥,他们说现在最实用的搜索引擎是Infoseek(搜信),算法相对比较智能,可以排除大量的无关内容。我就组织人手去分析Infoseek的算法,但这属于商业机密,完全搞不清头绪。”

    “慢慢来吧,”宋维扬建议道,“可以尝试着挖一个Infoseek的技术员工。”

    丁明苦笑道:“挖不过来的,Infoseek的核心工程师,人家年薪比我们整个公司的资产都多。”

    宋维扬说:“不要急,坚持研,我来出钱。”

    未来的百度创始人李彦洪,此时就是Infoseek的核心工程师之一,个人资产远现阶段搜狐公司的资产。

    李彦洪拥有道·琼斯子公司7o多万股期权,IT技术(实时金融信息系统)换来的股份,他毕业之后在华尔街混了好几年。他在硅谷还有豪华别墅和名车,老婆马冬敏是人大少年班毕业的美国博士,同样在硅谷的高科技公司工作。

    一个中国小城普通家庭走出的青年,3o岁不到就混成这样,即便他后来不创立百度,也已经算得上成功人士了。

    事实上,从1995年开始,李彦洪每年都会回国考察互联网市场。他一直是有自主创业想法的,只不过在美国的事业太顺利,让李彦宏难以割舍,狠不下心放弃一切回国重起炉灶。

    若非Infoseek那帮高层都是目光短浅之辈,放着搜索领域的大好前景不做,非要转型去搞门户网站,之后就没有谷歌什么事儿了,李彦宏多半也不会辞职回国创立百度。

    顺便一提,明年夏天的国际万维网大会,李彦宏作为顶级搜索引擎专家,将受邀出席并做演讲。

    据万维网之父提姆·博纳斯·李回忆,就是在那次万维网大会上,谷歌的两位创始人,认真听取了李彦洪的演讲,并在会后向李彦洪请教技术问题。一个月后,谷歌公司成立,但page rank专利拖到三年后才被美国专利局通过,因为这项技术跟李彦宏的链接分析专利具有相似性。

    所以有些人说,谷歌在刚刚创立的时候,借鉴或偷窃了李彦洪的搜索技术——其实就是侧重点不同,谷歌在李彦洪的专利基础上,进行了进一步的拓展完善。谷歌申请的专利就是更完善的那部分,反过来比李彦洪还牛逼,李彦洪后来通过“闪电计划”才追赶上来。

    李彦洪选择回国创立百度,一是被Infoseek高层给气的,一是被谷歌给刺激的,还有就是被老婆马冬敏怂恿的。

    每次李彦洪难以做出抉择的时候,老婆都在背后推动。回国创业如此,百度竞价排名如此,这老婆不愧是人大少年班出来的神童。

    但李彦洪自身就具备成功的一切品质,他跟张朝扬刚好相反,认准一件事就坚持到底,而且彻底放权给下面的人。这样一来,员工得到锻炼展,只要大方向不错,做对了老板厉害,做错了就是员工出问题。

    张朝扬则是舍不得放权,遇到困难就绕道而行,很难坚持到最后。什么项目都做,什么项目都不深入,员工也难以挥最大才能,而出了问题也得老板来背锅。

    所以在员工看来,李彦洪高深莫测,很难打交道,但公司可以各尽其才;而张朝扬很好说话,个个对他都敬爱,但高层员工最后都跑了。

    关键时刻,李彦洪敢跟投资人拍桌子叫板。互联网泡沫的时候,美国投资人都不同意做竞价排名,李彦洪直接脾气骂人,那些投资人终于妥协:“我们同意你的想法,不是因为它有前途,而是因为你的态度。”

    而张朝扬呢?面对投资人的时候,各种委屈求全,不断做出让步。

    对于宋维扬来说,张朝扬这种人更好控制,不听话时一顿臭骂就可以了。

    ……

    时间进入6月份,搜狐的网页和聊天室都流量惊人,居然吸引来华尔街投资者主动接触。美国佬给搜狐公司估值3oo万美元,差不多就是26oo万人民币左右,等于宋维扬的投资一年翻了好几倍。

    张朝扬打算接受一笔2oo万美元的融资,被宋维扬直接否决,并表示:“钱不够我给,走正常融资途径,股份该咋算咋算!”

    张朝扬只能说:“那年底再谈吧,公司的资金还能撑下去。”

    至于丁明的搜索引擎研小组,仍旧一无所获,只能老老实实健全数据库。直至李彦洪的链接分析专利在7月份被美国专利局通过,9月份进行专利公开,丁明这边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搞的啊!

    但即便专利公开,也不意味着把核心技术摆出来,其他人只能从专利文件上看到一鳞半爪。还有专利文件中提及的词干技术,也只在英文链接文本中有大用处,换成中文只能说可以借鉴。

    李彦洪是大牛人,丁明招来的属于虾兵蟹将,老老实实跟着人家的技术方向进行研究。这一研究就是好几个月,基本吃透之后,又开始研究在中文网站的实际运用。

    至于喜丰那边,1o1计划已经开始大规模收网了,66续续收回区域合作伙伴的签单权力。那些区域合作伙伴,要么变成喜丰的街区配送者,要么变成喜丰的业务员,没有第三种选择。

    盛海火车站那些混混还想反抗,甚至威胁说,要让喜丰产品在火车站一带绝迹。

    喜丰丝毫不怂,直接停止供货,同时展开谈判,这些家伙立即就服软了。毕竟和气生财嘛,有钱赚,何必闹得那么僵?

    于是,混混们成立的公司一分为二。一部分跟喜丰合作建立配送站,辐射范围为火车站周边地区,并让一些小弟专门做签约终端配送员;一部分成为喜丰盛海销售分公司的分部,专门负责火车站及周边地区的业务推广。

    这样一来,混混们的事业管理更到位了,钱赚得也更多了,但财务和人事管理权都交给喜丰。

    大混混们非常高兴,他们摇身变成喜丰公司的区域领导,有钱有身份,不用再朝不保夕、担惊受怕。处理不听话的小弟,直接照章办理,也没啥抹不开面子的。

    甚至,大混混们把火车站的非法生意,都交给了心腹小弟打理。有事小弟背锅,他们坐着抽成,直至某天小弟反水才终于彻底上岸。

    健力宝、可口可乐等公司的经销商,不断举报混混们欺行霸市。警方扛不住压力,又抓不到证据,约谈了大混混们好几次,最后气得来了个综合整治行动,让混混们损失惨重,盛海火车站的饮料市场终于变得正常,不再是喜丰一家独大的格局。

    接下来几年,这些大混混蹲监牢两个,被仇家弄死一个,剩下的则完全洗白,坚决不碰非法生意。其中一个大混混,甚至变成了喜丰盛海销售分公司的总经理,人家完全是凭实打实的业绩升上去的。

    整个上半年,索罗斯一直在泰国搅风搅雨,宋维扬的金牛资本跟着喝了不少汤水。

    泰铢还没彻底爆掉,《三体》在互联网就已经爆了,国内的各大聊天室和BBs站纷纷转载,甚至有人把这部小说转到美国华渊网。

    (明天恢复两更,少更的章节慢慢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