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野性时代 > 050【上贼船】

050【上贼船】

 好书推荐:
    宋维扬坐主位,郑学红和陈桃各居左右。

    杨信看着眼前的阵仗,笑问:“小宋厂长,你们这是三堂会审呢?”

    宋维扬说:“我介绍一下吧。郑学红郑先生,还有陈桃陈小姐,他们都是罐头厂的股东。杨先生想来管理喜丰罐头厂,还得他们两位股东点头才行。”

    “原来是股东,失敬,失敬!”杨信释然。

    宋维扬问:“那份罐头厂的三年展规划大纲,杨先生都看了吧?”

    “看了,”杨信点头道,“虽然只是大纲,没有细节,但已经可以看出是高人的手笔。小宋厂长,你这份三年规划大纲,是找谁做的?或许我可以跟他当面交流一下。”

    “我做的,开始交流吧。”宋维扬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你做的?”杨信有些吃惊。

    咱们说过了,9o年代初中国企业的经营管理非常原始。

    海尔的企业管理系统,综合学习了丰田、松下等多家日企,放在新世纪只能算优秀。但万科的王石头只参观了半个小时,就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他说:“这种感觉太可怕了,我当时就觉得,这个海尔绝对会不得了。”

    而王石头自己呢,此时正筹划着万科上市,而且是在港城上市。“大6概念”在港城炙手可热,预估可以轻松融资4.5亿港币,王石头踌躇满志。

    在筹划会上,渣打银行的一位经理问王石头:“王总,你们万科到底是做什么的?”

    王石头竟然哑口无言,他不但没有企业规划,甚至连自己的企业主营什么都不知道。而他的万科,能够在当时中国的私企当中排名前五……直到1994年,万科的股票被君安证券恶意袭击,王石头终于明白公司定位的重要性,于是6续出售旗下产业,专搞房地产,还做出了战略规划:第一,万科7o%的利润必须来自房地产,城市居民住宅项目必须在房地产项目中占到7o%;第二,高于25%利润的生意不做(当时房地产的行规是低于4o%利润不做)。

    就是这两个战略准侧,让万科挺过大风大浪,在汹涌潮水当中存活壮大。

    如此大环境下,一家破罐头厂,一个高中在校生,居然能做出非常完善的三年企业规划,杨信如何能不感到惊讶?

    陈桃心中好笑:马博士的本事可不止这点。

    杨信翻着规划书说:“小宋厂长,你打算在今年底走向全国市场,还是用礼品包装和垃圾时间广告轰炸吗?”

    “抱歉,商业机密。”宋维扬道。

    杨信道:“罐头行业非常不景气,礼品罐头无法长久奏效,毕竟很多商品都会学着打包装牌。”

    宋维扬说:“确实如此,所以我明年要涉足饮料行业,规划大纲上都写着呢。”

    杨信道:“我觉得步伐太快了,应该先稳固罐头市场。一旦在明年冒险进入饮料行业,而又无法短时间打开销路的话,资金链肯定要出问题。”

    宋维扬笑道:“我明白,但我已经有万全计划了。不说直追健力宝,媲美乐百氏和哇哈哈还是有可能的。”

    “能具体讲一点吗?”杨信问。

    “抱歉,商业机密。”宋维扬再度微笑。

    杨信有些心痒难耐,他从那份三年规划大纲中,可以看出宋维扬眼光长远,而且野心极大,那份蓝图画得让他极为心动。可惜只有大纲,让人忍不住想要看细节,只有看了细节,才知道是痴心妄想还是雄才大略。

    即便是痴心妄想,也是有计划有目标的痴心妄想,远比当下中国99%的企业家都更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杨信已经不敢小觑这个高中生了,喜丰罐头的强势崛起,证明宋维扬并非只有小聪明。而眼前的三年规划大纲,又证明宋维扬的野心勃勃和未雨绸缪。

    杨信喜欢跟这样的人合作,他原本确实打算鸠占鹊巢,但现在却把宋维扬当成商业伙伴。

    摆正了态度和位置,一切都好说。

    就像在琼岛炒房炒地一样,杨信和他的小伙伴们非常亲密融洽,甚至准备携手赴死——虽然只跳了一个。

    收起莫名的自傲和优越,杨信说:“我以前在皮革厂当厂长的时候,认真研究过日企的经营管理模式,也总结出一套中国企业的管理方法。只要我能够掌管喜丰罐头厂,再配合小宋厂长高的营销水平,一内一外,保证可以提前完成那份三年展规划。”

    “你还想要股份?”宋维扬问。

    杨信说:“当然,而且不能低于2o%。”

    宋维扬笑道:“一个美国的州长,退休不干了,跑去非洲某小国,对国王说:‘我做过美国州长,现在想帮你管理国家,你至少得让我当总统,而且这个国家的税收还有我一份。’你觉得那个非洲小国的国王会同意吗?”

    杨信被挖苦了也不生气,说道:“如果这个美国州长,能够给非洲小国带去几百枚爱国者导弹,我想国王是有可能同意的。”

    宋维扬问:“你的爱国者导弹在哪里?”

    杨信反问:“你知道汕州罐头厂吗?”

    宋维扬说:“做罐头的都知道,中国罐头行业曾经的龙头老大。”

    汕州是中国罐头行业的祥地,晚清时代就开始生产罐头,而且水果罐头、肉类罐头、海鲜罐头无所不包。到6o年代,汕州罐头厂已有6ooo多名职工,还在外地开了好几家分厂,其产品有的用作军需,有的专门对外出口。

    杨信笑道:“这个龙头老大快死了。”

    “我也知道。”宋维扬点头说。

    杨信道:“我在琼岛炒房的时候,有一个合伙人就是汕州罐头厂的干部。他们厂不出工资,他才借钱到琼岛炒房,房地产崩盘后他又回去了。”

    “继续说。”宋维扬有了点兴趣。

    杨信道:“我那个朋友说,汕州罐头厂正在跟台企海霸王谈收购,已经谈了一年多。”

    宋维扬道:“你的意思是?”

    “海霸王收购汕州罐头厂,已经属于板上钉钉的事情,几千个职工等着吃饭呢,拖不了多久,”杨信笑道,“汕州罐头厂可是有好几条先进生产线,都是8o年代从国外引进的。我可以从中牵线,弄个几条生产线过来,轻轻松松帮你省掉至少几百万资金,上千万都有可能。这,就是我的爱国者导弹!”

    宋维扬看向郑学红:“老郑,你的意见?”

    郑学红点头道:“可以做。”

    宋维扬忍不住笑道:“杨先生,你这些爱国者导弹,还真是让我不好拒绝啊。”

    几百万资金,宋维扬可以从银行贷款,但上千万就没那么容易了,至少得罐头厂展到一定规模才行。

    除此之外,还有时间!

    前往国外引进生产线,最快也得三五个月,慢则需要一年,而且还必须资金充足。如果能跳过这一步,比什么都难能可贵,必然大大加快宋维扬的商业计划。

    宋维扬仔细考虑说:“杨先生,如果你能顺利从汕州罐头厂引进生产线,那我就答应给你1o%的股权。”

    “2o%。”杨信坚持道。

    “太多。”宋维扬说。

    “就不再考虑考虑?”杨信笑道。

    宋维扬说:“你的爱国者导弹,除了我之外,放眼中国谁愿意购买?连罐头行业的龙头老大都快死了,其他罐头厂减产还来不及,谁愿意花钱买生产线!跟我合作,你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一家企业1o%的股份。拒绝合作,那么你一分钱都拿不到,爱国者导弹只能堆在仓库里蒙尘。当然,你也可以做中间商,帮我联系那批生产线,我给你足够的利润。现在,请选择!”

    怎么选?

    杨信的脸色变幻莫定,他已经掉入了话术陷阱。

    明明是2o%和1o%的股份争执,转眼变成合不合作、怎么合作的问题。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杨信竟然没有反应过来,思路完全被宋维扬引着走。

    怎么说呢。

    杨信这种人水平高、智商高、管理能力和执行能力都具备,但他的快反应能力不足,而且容易被利益蒙蔽双眼。

    优点突出,缺点也明显。

    这种人,不能让他做战略决策,而且使用的时候还要栓一根绳子。

    宋维扬给出的三个选择,第二条直接被杨信排除。那么,该拿1o%的喜丰罐头厂股权,还是做中间商捞一笔呢?

    捞一笔,然后去特区闯荡,搏一搏前程?杨信感觉很茫然,他暂时不知道该做什么生意。

    但1o%的股权也太少了……咦,不对,我该跟他谈股权多少啊!

    杨信终于反应过来,说道:“我当然是想跟罐头厂合作,15%的股权怎么样?”

    宋维扬笑道:“既然杨先生坚持,那就算了,希望以后还能合作。至于汕州罐头厂那边,我只能自己去接触了,多谢杨先生提供宝贵信息。”

    面对宋维扬的强硬态度,杨信郁闷得想吐血。

    问题再次转变,从怎么合作,变成合不合作。杨信只能把生产线卖给宋维扬,而宋维扬却可以自己派人去买,双方的谈判地位并不平等。

    这个高中生好厉害!

    杨信回忆着刚才的谈话经过,他现自己一直被牵着鼻子走,搞得现在全无脾气,只能苦笑道:“那就1o%吧。”

    “我改变主意了,你只能拿3%,”宋维扬笑道,“因为我突然现,我可以自己去买啊,根本不需要杨先生帮忙。”

    “你……”杨信的肺都快气炸了。

    宋维扬再次大笑:“杨先生别生气,我说笑呢,你觉得5%怎么样。”

    这一起一落,杨信在郁闷的同时,居然觉得:至少比3%更好。

    宋维扬又开始打感情牌,站起来搭着杨信的肩头说:“杨先生,不是我出尔反尔,而是这位郑先生的股权也才5%,陈小姐的股权只有1.5%。你一来就拿那么多,而且只是当中间商引进生产线,他们心里肯定是不服气的。大家都是合伙人,我总不能厚此薄彼,你说是吧?”

    杨信争辩道:“可我能给罐头厂省几百上千万资金!”

    宋维扬说:“多谢杨先生的宝贵消息,这几百上千万我们自己也能省。我给你那5%的股权,可以算是消息费,已经非常难得了。”

    杨信的脑子有点乱,整理思绪说:“不对啊!我还有自己的本事,我可以管理企业,就算不帮忙引进生产线,我也有资格要求拿股份。”

    “可我自己就能管理企业,并不缺杨先生这样的人才。”宋维扬道。

    “我……”杨信理屈词穷。

    到底哪里不对啊?

    肯定有哪里不对,不该是这样的。

    杨信怎么整理思路都无法理清,他决定回去再捋捋,说道:“小宋厂长,我明天再来给你答复。”

    “可以,慢走不送,”宋维扬又对郑学红说,“老郑啊,麻烦你走汕州一趟,看那边的罐头厂是否愿意低价出售生产线。”

    杨信刚刚转身,还没迈步呢,听到这话立即回头说:“没你这么办事的!”

    宋维扬很无辜地问:“在商言商,我哪里错了吗?”

    “你没错,是我错了,我就不该来。5%就5%吧,你赢了。”杨信浑身无力,因为他现在只有两个选择:接受那5%的股权,或者,什么都得不到就滚蛋。

    郑学红哈哈大笑:“杨老弟,见识到他的厉害了吧?”

    杨信点头苦笑:“见识到了,小宋厂长名不虚传。”

    郑学红跟谁都自来熟,跑去和杨信勾肩搭背道:“老弟啊,你要换一个思路。现在咱们是合伙人了,小宋厂长越是奸猾厉害,咱们就越能走得长远,钞票还不是大把的赚?”

    陈桃也笑道:“是啊,他骗别人很厉害,但对朋友却没得说。以后大家是朋友了,一起赚钱,一起财。”

    宋维扬拉着杨信往外走,笑呵呵道:“老杨你别生气,走,咱们去吃午饭,我自罚三杯!”

    “走吧,走吧。”郑学红也架着杨信。

    杨信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心里愤懑不平,委屈的同时又觉得好笑,连郁闷都郁闷不起来。

    这都什么人啊!

    (盟主,我对不起你,哭,明天加更。一定加更,我保证。其实这章4ooo字,相当于两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