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野性时代 > 663【幸灾乐祸】

663【幸灾乐祸】

 好书推荐:
    下午时分,美国那边还是晚间,丁明打了个越洋电话过来:“老宋,搜狗明天敲钟。”

    “累坏了吧?”宋维扬问。

    “还行。”丁明笑道。

    丁明已经率队前往美国一个半月,不喜欢在公开场合演讲的他,连续做了三个星期ipo路演。

    上大学那会儿,丁明的英语成绩不错,可惜属于哑巴英语,毕业多年连听力水平也退化了。丁明这次ipo路演的表现,跟另一个时空的雷布斯差不多,英语说得磕磕巴巴。面对投资者的现场提问,他有时还得请随队的cfo翻译,蹩脚的口语经常逗得现场哈哈大笑。

    搜狗现任cfo叫裴亦根,跟宋维扬属于老熟人。在原来的时空,裴亦根一直在花旗中国任职,从小职员一路爬到花旗中国副行长兼cts部门总经理。

    但宋维扬带来的蝴蝶效应,让裴亦根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宋维扬还在读大学那会儿,两人同属复旦校友,于是裴亦根做了宋维扬两年多的客户经理、理财顾问。金牛资本刚刚成立的时候,裴亦根因为与宋维扬的关系,被花旗中国调去港城,专门负责金牛资本的业务往来。

    很快裴亦根就跳槽了,先是在巴林银行亚洲投资公司(港城)任职,接着又被调去大陆,然后升职调往新加坡。随后,他又跑去美国混了两三年,顺便拿到斯坦福的金融硕士学位,期间一直在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任职。

    大概在三年前,搜狗的首席财务官难以胜任,恰好裴亦根又被花旗挖回来派往中国,于是丁明就把此人忽悠过来当了搜狗cfo。

    这次搜狗前往纳斯达克上市,ipo相关事宜都是裴亦根在负责,连主要承销商都是他牵线找来的,分别为花旗银行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

    2005年6月20日,丁明在纳斯达克敲钟。

    搜狗的股票代码为sogo,ipo之后的总股本为6520万股,首次公开发行500万股,亿美元。经过一系列谈判,搜狗发行价定为28美元,开盘前又是数轮询价,开盘价确定为70美元,投资者对搜狗的信心很足。

    开盘仅一个小时,搜狗股价就飙升至68美元,美元收盘。

    丁明和裴亦根当场就惊呆了,消息很快传回中国这边,中国媒体也被惊得说不出话来。28美元的发行价,68美元的开盘价,只一天时间就涨到128美元,成为中国在美上市股价最高的公司。

    这个情况,有点像原时空的百度。

    当时百度发行价27美元,开盘价66美元,首日最高价151美元,首日收盘价122美元,当天涨幅为354%。

    而搜狗,比历史上的百度创建更早,发展更好,实力更强,首日涨幅也更大!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归根结底还是谷歌的成功。

    谷歌股价已经飙涨到接近300美元了,搜索引擎股因此被认为潜力巨大,作为中国搜索市场份额第一的搜狗自然也被投资者看好。如果换在谷歌暴涨之前,就把搜狗拿到美国上市,很有可能当天直接跌破发行价,因为在谷歌之前没有成功先例。

    至于为啥不在中国a股上市呢?

    搜狗业绩倒是达到了a股上市标准,但a股这两年太惨了。去年上证指数跌到1300点的时候,投资者都认为天塌了,今年官方各种政策救市,上证指数反而跌破了1000点。面对超级大熊市还怎么圈钱?

    跑去美国借谷歌的东风多好!

    仅开盘第一天,亿美元,宋维扬身家暴增55亿美元(包含宋维扬通过金牛资本持有的搜狗股份),亿美元,丁明则成为资产将近16亿美元的大富翁。

    今年底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张朝扬的排名肯定上升好几位,丁明更是百分之百的直接进入前十!

    百度总部。

    李彦洪挂断电话,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出神。股东又逼着他加快ipo进度了,这个真没办法,再不赶紧上市,他就要被股东们炒鱿鱼,直接被撤掉ceo的位子都有可能。

    因为百度的大股东,早就不是李彦洪本人,几轮融资把股份稀释得太厉害。

    什么ab股模式都属于扯淡,那玩意儿必须上市之后才生效。没有上市的公司搞ab股模式,是不被任何国家的法律所认可的除非签署了相关协议。

    可惜啊,百度现在的发展状况,远远不如另一个时空。赴美上市完全有资格,但肯定无法达到预期,也不可能出现首日300%多的涨幅。

    但为了公司的控制权,李彦洪必须尽快上市,让百度的牛卡计划(ab股)赶紧生效。

    ……

    6月28日,丁明率队回国。

    第二天,消息灵通的媒体记者,闻风赶来把搜狗大门堵得水泄不通。

    “丁总,搜狗这次上市获得空前成功,你事先有预料到吗?”

    “丁总,以搜狗目前的股价,你的个人资产已经快达到18亿美元了,你觉得现在跟以前有什么不同?”

    “丁总,未来搜狗会发展海外市场吗?”

    “丁总,你认为搜狗的股价,今年能涨到什么程度?”

    “丁总……”

    丁明刚到公司就被团团围住,一脸懵逼之后,很快笑道:“麻烦大家让一让,既然媒体朋友们这么热情,那我会专门召开一次记者会,集中回答各位的提问。今天就算了吧,我出国将近两个月,昨天刚回来,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三天之后,三天之后大家再来,今天就万分抱歉了!”

    好不容易把记者们劝走,丁明一头大汗来到公司,搜狗总部员工齐刷刷的鼓掌欢迎。

    搜狗这次上市,可不止让宋维扬、丁明、张朝扬身家暴涨,还诞生了几十个百万富翁,好几个千万富翁。当然,不是美元,说的是人民币。

    成功跻身娱乐圈的著名影视投资人张朝扬先生,此时也专门从外地赶回来。他非常夸张的敞开双臂,笑着跟丁明来了个熊抱:“丁总,这一趟辛苦了,今晚我请客嗨皮!”

    “那就让张哥破费了。”丁明没有拒绝,他心里爽得不行。

    张朝扬自然也非常高兴,搜狗他从来没管过,但却是排在宋维扬、金牛资本、丁明之后的第四大股东,亿美元。

    亿美刀没啥区别!

    嗯,亿,随着搜狗股价的上升,亿了。

    不过作为公司创始人之一,张朝扬的股票短期内不得套现,除非有投资机构愿意高价接盘。他这些钱都属于账面财富,想完全变现还得等两三年,到时候就不知道是跌是涨了。

    丁明今天是别想正常办公了,即便大部分电话被助理挡着,但打到他私人手机的贺喜电话也足有二三十个。

    除了聂军道长之外,以前宿舍的兄弟们,这几天都打了电话过来。

    特别是周正宇,这小子昨晚跟丁明聊了半宿,还说周末专门飞到京城来聚餐。

    又是一个电话打来,丁明看了下号码,接听道:“爸,又有什么事儿?”

    丁大国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就回一趟老家呗。”

    “中秋或者国庆回去吧。”丁明想了想说。

    “那说好了,就国庆节回来。”丁大国笑道。

    丁明连忙告诫:“说好了只是回家探亲,别让我见你的那些生意朋友。”

    丁大国道:“不是生意朋友,是市里的张书记。咱们这里招商引资,要搞一个数码城,你爸我也参与了投资。现在开业时间未定,你国庆回来就国庆开业,张书记亲自去剪彩。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啊,千万不要给我放鸽子!”

    丁明无语道:“你一个做建材五金的,投资什么数码城啊?”

    “我儿子搞互联网都百亿富翁(人民币)了,当老子的怎么就不能投资数码城?”丁大国笑道。

    “行行行,到时候我一定参加,”丁明被烦得不行,告诫道,“说好了,下不为例,咱们各做各的生意。”

    丁大国操了一句英语:“ok,没有问题。”

    一夜暴富天下知,丁明老家那边早就轰动了。

    甚至连市里新建的数码城项目,都紧急吸纳丁明他爸为股东,虽然只有一丢丢股份,但换来的宣传噱头可大得很。

    而对丁大国来说,则是有人赶着给他送钱,凭他那点投资根本拿不到那么多股份的。这事儿还没有什么负面影响,只需要儿子在开业那天露个面,剩下的事情他自己就能解决。

    跟红顶白从来就是这样,你落难了会有无数人来踩一脚。而当你发达的时候,不认识的人都跑来锦上添花,恨不得跟你拜把子当兄弟。

    今天正事儿不多,但心特别累,丁明忍不住给宋维扬打电话:“老宋,问你一个问题。”

    “有什么事啊?丁总。”宋维扬调侃道。

    “别扯淡,我烦着呢。”丁明气得好笑道。

    宋维扬说:“当了百亿富翁还烦?”

    丁明道:“以前搜狗虽然做得很大,但我比较低调,不至于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人和事情来烦我。这两天就特别烦,搜狗股价暴涨,谁都跑来道贺,我助理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我这个星期、下个星期的晚饭档期都约满了,全是给我庆祝的,简直比正常工作还累人。”

    宋维扬道:“不是特别熟的约个屁,别理他们。”

    “要得罪人啊。”丁明说。

    宋维扬道:“你啊,还是跟读书时一样,生怕得罪了哪个。你现在是上市企业老总,心态该改一改了。实在抹不开面子,就让助理委婉拒绝,说你要去外地出差。”

    丁明颇为好奇:“你是超级大富豪,平时是怎么保持心态的?”

    “该干嘛干嘛呗。”宋维扬说。

    丁明笑道:“行。等这半个月的晚饭吃完了,我也学着拒绝一下,不管那些阿猫阿狗。对了,我决定今年之内结婚,现在正在挑日子。”

    “恭喜恭喜,”宋维扬问,“新娘就是从实验室拎兔子出来吃的那个?”

    丁明特别自豪的说:“就是她。她加入了美国的一个生命科学实验室,这次我去美国ipo路演,一不小心把她肚子搞大了。不结婚不行,她也决定回国,等生完孩子就在国内发展。”

    “哈哈,中圈套了吧,恭喜你进入爱情的坟墓。”宋维扬幸灾乐祸。

    一个小时之后。

    宋维扬接到陈桃打来的电话:“我怀孕了,刚从医院出来,医生说孩子八周了,应该是在港城怀上的。”

    “呃……”宋维扬一时无语。

    陈桃道:“我准备生下来,你不认也没关系,我自己能养活。孩子以后也不会继承你的资产,我有资产留给他(她),就这样吧,挂了!”

    什么鬼?

    宋维扬还没来得及说话,陈桃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老子也没说不认账啊,你激动个啥?难道孕妇的脾气都这么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