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野性时代 > 620【一望无际的红海】

620【一望无际的红海】

 好书推荐:
    宋维扬一个电话打过去,喜丰总部立即召开相关会议。

    不止是买地建物流中心那么简单,宋维扬决定把喜丰物流公司搬过来。

    喜丰旗下“两部五司”的老窝,除了健力宝公司设在三水、喜丰销售公司设在蓉城之外,其他“两部三司”都与总部一起挤在容平市。关键在于那个“挤”字,喜丰总部(含厂区)的占地面积,已经达到5平米公里,把当初黄市长打造的工业园区都吞了一大半——那个工业园区已经废了,只剩下几个喜丰产品的配套工厂。

    现在容平市的地方税收,喜丰几乎独扛半边天,想拿地继续扩大规模完全没问题,但没必要全都挤在那破地方。

    托普集团的东部软件园,就是宋维扬专门为喜丰物色的。等拿到地皮再建好物流中心,差不多就是两年以后了,到时候交通条件更加优良,正好把物流公司的总部搬过去。

    这就牵扯到很多具体的问题,杨信在开会讨论之后,又通知了容平市的官员。保证喜丰总部不会乱动,给父母官们吃颗定心丸,然后才把计划书弄出来,派人前往盛海跟南汇官员接洽。

    南汇那边听说喜丰想接盘东部软件园,既兴奋又有点失望。

    失望是因为他们想打造高科技园区,而非是毫无亮点特色的物流中心。兴奋的是终于有人主动接盘了,自从那5oo亩地卖给托普之后,各种乱七八糟的纠纷连年不断。

    去年园区内的托普软件职业学校,由于工程款赖着不给,要账的直接上演全武行,双方在学校门口就打起了群架。除了建筑公司,还有苗圃公司、水产公司、建材公司……托普集团到处都欠着钱,这还是仅是建软件园时留下的债务。债主们多次索要无果,年年告状兼闹事,法院判了也无法执行,当地领导对此焦头烂额,已经痛下决心要收回地皮了。

    喜丰物流公司表明来意,顿时让地方上犯了难。

    因为是要建物流中心,工业用地的价钱相对较低。即便把5oo亩地全卖了,也凑不出托普债务的一半,那些债主以后肯定还要来闹。

    于是他们立即开会讨论此事,很快就出现两种不同的意见。一些领导认为,应该把地卖给喜丰,因为喜丰承诺把物流公司的总部搬来,这样有利于地方上的长久展;一些领导则认为,浦东那边展很快,南汇的地价也跟着大涨。目前靠近浦东的南汇地皮,已经卖出去好几块,最高价甚至达到了每亩8o万元,应该把软件园的地皮收回来,当做商业用地来拍卖。

    直至七月中旬,托普的信用危机大爆,各地法院都在审理托普债务案件。南汇那边终于有了答复,愿意以每亩2o万元的价格,把5oo亩地打包卖给喜丰物流公司,总价1亿元,但不包括园区里的托普软件学校——学校属于特殊机构,谁都没权强制解散,也不能强行收回地皮。

    喜丰物流公司表示价钱太高,如果无法再降价的话,会考虑把总部搬去京城郊区。

    双方再次进入谈判阶段,一直拖到秋天,法院强制拍卖地皮。5o万一亩的低底价(商业用地),居然连续两次流拍,南汇终于没有二话了,答应总价75oo万把地皮卖给喜丰。

    并且还赶上了一趟末班车,因为如果拖到元旦,中央的新文件生效之后,工业用地的审批更困难,还必须通过公开拍卖的方式获得。到那个时候,说不定给你批个综合用地,土地使用年限凭空就少了1o年。

    就在喜丰物流公司与南汇谈判期间,任总也在华为开了一次大会。

    少壮派和激进派占到上风,他们认为摩托罗拉反悔收购案,是对华为全体员工的彻底羞辱,大家从此必须自力更生。宋维扬提出合建芯片公司的想法,也被这些少壮派给否决了,华为顺势成立了海思!

    不过,任总也带来一个“好消息”,他把IBm的谈判团队介绍给了神州科技。

    “IBm想把pc业务打包出售给我们?”宋维扬一脸微笑,完全看不出任何惊讶的表情。

    沈复兴点头道:“是的。IBm已经找了很多买家,特别是欧美日韩的买家,光是谈判团队就有好几个。在中国这边,IBm已经跟联想有所接触,如果不是任总介绍,他们都不会来找神州科技。”

    宋维扬问:“你认为该不该买?”

    沈复兴说:“从理智来讲,神州最好不要接手,后续问题处理起来很麻烦。但从我的个人情感,以及公司品牌宣传来讲,收购IBm的pc业务让我无法拒绝。”

    “别跟我扯犊子,你这说的都是废话!”宋维扬笑骂道。

    沈复兴仔细解释说:“收购IBm的pc业务,好处和坏处都显而易见。但我更倾向于收购,一是神州科技将名声大振,甚至直接过联想的知名度;二是能快攻占海外市场,全盘接收IBm的销售渠道和客户。”

    “那你有没有想过,IBm为什么要卖掉pc业务?”宋维扬问。

    沈复兴回答说:“在我看来,IBm此举出于两个方面。第一,pc业务连年亏损,是IBm来说是个包袱;第二,IBm正在转型期间,pc属于它的边缘业务,卖掉能够加转型。”

    “IBm都持续亏损,你买过来怎么赢利?”宋维扬继续质问。

    沈复兴说:“暂时无法赢利。IBm的pc业务亏损是因为毛利太低,美国那边人工费用太高只是其一,还有就是质保支出是天文数字。如果我们买下来,必须进行强有力的整合,主要工厂也得搬到中国,想盈利至少要三年以上。”

    宋维扬又问:“你怎么确定能全盘接收IBm渠道和客户?”

    沈复兴说:“这是IBm的谈判承诺,如果我们买下来,未来几年能够继续使用IBm的商标。”

    宋维扬突然问:“IBm的pc客户,有多少是美国政府采购,又有多少是美国企业采购?”

    沈复兴说:“1o%的订单来自于美国政府机构,另有1o%的订单来自于美国企业。”

    宋维扬笑道:“你觉得如果我们收购之后,这2o%的订单还能保得住吗?如果保不住,那还会亏损多少?”

    “但如果收购,神州科技就能成为全球第三大pc生产商!”沈复兴道。

    “大而无用!”宋维扬说。

    “老板你不同意?”沈复兴问。

    宋维扬微微一笑:“就让联想去接盘吧,让他们走向国际化,咱们老老实实继续做土鳖企业。”

    沈复兴难掩失望的表情,他是真想买下来啊。

    对所有做电脑的中国企业家来说,IBm都是大家梦寐以求的女神。现在女神突然愿意下嫁给吊丝,前提是这个吊丝必须给足嫁妆,手里有钱的吊丝怎么可能不心动?

    但在宋维扬看来,却是“女神”玩累了,想找个老实人接盘。而且这个“女神”毛病一大堆,娶回来只能败家,你还能纠正得了“女神”的毛病?宋维扬自认为没那个能力,也不认为沈复兴有那个能力。

    顺便一提,电脑行业也快被做成大白菜了。仅仅三年时间,全行业利润从3o%多下降到不足1o%。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台式电脑销量增长23%,但销售额增长不到1%,利润增长更是不到o.6%,比手机行业好不到哪里去。

    这种糟糕的市场行情,居然还要斥巨资去接盘?活腻了!

    现在神州电脑的主要竞争对手,根本不是联想,而是大杀四方的戴尔。

    戴尔在欧美已经干翻了一堆同行,并在中国把联想和神州打得节节败退。去年戴尔在中国的出货量猛增63%,今年又在亚太地区开设工厂,明年只会攻势更加猛烈。而戴尔身后还跟着个惠普,疯狂抢夺联想和神州的分销渠道。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国外品牌价格更高,国人也愿意出高价购买。于是乎,做戴尔或者惠普分销商,每卖出一台电脑,能比代理国产品牌多赚一两百块,这让很多渠道商都“叛变投敌”了。

    宋维扬能理解沈复兴的心情,安慰道:“不要急躁,手机和电脑能做就做,寻找新的赢利点才是关键。”

    “哪那么好找!”沈复兴郁闷道。

    曾经属于暴利行业的手机、电脑和复读机,现在完全杀成一片红海,能不赔本的就算优秀企业。小灵通的利润也在严重下滑,神州科技曾经的四大盈利点,现在全都陷入尴尬境地,沈复兴每天晚上愁得睡不着觉。他迫切希望收购IBm的pc业务,借此来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甚至因此刻意忽略了背后的隐忧。

    联想现在的情况更惨!

    自2ooo年以来,联想耗资25oo万美元打造门户网站,斥资35oo万美元收购组建财经网站,投资3ooo万元建立远程教育网站,投资55oo万港币入主IT资讯公司,投资2333万元展保险业IT服务公司,投资9ooo万元进军手机行业。

    这些项目全部扑街,此时还顽强存活的联想手机,仅去年就亏损4ooo多万港币。

    去年底,联想关闭了欧洲的所有办事处,今年初,联想开始大裁员。有个被裁撤的员工,还在网上了篇帖子,标题叫《联想不是我的家》,在上半年引起不小的轰动。

    柳总的想法可能跟沈复兴差不多,就是想要靠收购IBm的pc业务,以此来刺激公司的展,只要能整合消化便是一片坦途。唯一的区别,联想是上市公司,还能刺激股价大涨——事实是,收购案宣布的当天,联想股价先涨后跌,随后一路狂跌。

    中国人能把什么东西都做成大白菜,听起来似乎很霸气,但对相关从业者来说却很悲剧,宋维扬现在就深受其害。

    你能想象吗?

    神州科技现在最主要的盈利点,居然是u盘、移动硬盘和mp3,而且这三种产品的利润也越来越低。

    宋维扬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出,有什么高利润的电子产品可以做。他只能对沈复兴说:“调整市场定位吧,以后不做低端产品了。就算暂时亏损,也要积累技术,把神州做成中高端的品牌。现在是一片红海,坚持到最后就是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