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野性时代 > 494【职场游乐者】

494【职场游乐者】

 好书推荐:
    豆豆双手撑着下巴,趴桌上一直盯着林卓韵看。宋维扬也斜倚在沙上,笑盈盈的瞅着林卓韵。

    林卓韵感觉浑身不自在,忍不住说:“不就是辞职吗?盯着我看干嘛,我身上又没长花长草。”

    “小姨,你真厉害,”豆豆竖起大拇指,学着大人的语气道,“说炒老板鱿鱼,就炒老板鱿鱼,比电视里的女主角潇洒多了!”

    林卓韵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份工作而已,以前当老师的时候,我还不是说辞就辞。”

    “真想读博士?”宋维扬问。

    林卓韵摇头道:“还没想好,其实我挺喜欢编辑工作的,也有可能换一家杂志社上班。”

    宋维扬提议道:“我入股榕树下怎么样?”

    林卓韵说:“我更倾向于做纸质编辑,网络编辑的工作不怎么喜欢。”

    宋维扬笑道:“我的意思是说,出一本《榕树下》同名杂志,把榕树下的精品文章搬到纸上。”

    林卓韵眼睛一亮,欣喜道:“咦,这倒挺有可行性的,只要能把刊号弄到手。”

    但凡想要在市场上流通的报刊杂志,必须提前申请刊号。不过民间刊号非常难搞,历史上的韩寒名气那么大,背后还有经纪人帮忙运作,但他办杂志申请一年多,都没把刊号申请下来,只能以图书的形式售《独唱团》杂志。这样卖杂志是很亏的,因为卖一期杂志,就必须申请一个单独书号,成本高得吓死人,还有被监管部门取缔的风险,于是韩少的《独唱团》只行了一期就停刊。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申请刊号动辄要几十万元,其中大部分属于运作费。而且有钱都不一定能批,你还得有关系,且是非常高端的关系。因此很多杂志只能选择挂靠机关单位,机关单位的刊号更好批下来,但却有极大的商业局限性。

    书号比刊号相对容易一些,但依旧非常困难,一个书号要花好几万。于是很多人出书选择套号,即套用某丛书的书号,一个丛书号可以出无数本书,但死规定是不能单本售卖,标价都不能标,必须整套丛书一起定价。现在相关部门还监管不严,导致大量图书用套号定价出书,再过几年就要严肃处理了,能把出版社和作家罚款到生活不能自理。

    时光咖啡厅。

    宋维扬见到了榕树下的老板朱威廉,这位美籍华人年轻时候很帅,长得有点像郑少秋,不过只能算是低配版郑少秋。

    “宋老板,久仰大名,没想到你会亲自跟我见面。”朱威廉主动握手道。

    宋维扬说:“我对榕树下很感兴趣。”

    朱威廉笑道:“很多人都有兴趣,从去年到现在,至少有3o个投资人联系我。出价最高那个,愿意花5oo万美元,只要榕树下4o%的股份。”

    宋维扬说:“那你错过了好机会,你当时应该卖掉的,现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可没有人愿意再出这么高的价钱。”

    朱威廉说:“把我榕树下当成自己的儿子,我开广告公司赚的钱,已经66续续砸进去大半。榕树下是非卖品,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如果宋老板是来谈收购的,那我们可能无法达成交易。”

    历史上,两年之后朱威廉就会把榕树下卖掉,2ooo万美元卖给贝塔斯曼集团——真香!

    林卓韵亲自端着三杯咖啡过来,盘子里还有些零食。她把咖啡放下,微笑着伸出手:“你好,i11!”

    “这位小姐认识我?”朱威廉疑惑道。

    林卓韵说:“我的网名叫‘快乐的红鲤鱼’,以前向榕树下投过稿,还跟朱先生用电邮聊过。”

    朱威廉立即有了印象,笑着说:“原来是鲤鱼小姐,我在榕树下页读过你的小说,至于用电子邮件聊天的事情还真忘了。”

    宋维扬说:“我女朋友以前是《萌芽》编辑,现在已经辞职了,打算自己办一本杂志。如果朱老板愿意合作,那这本杂志就起名为《榕树下》,文章内容也全部来源于网站。”

    “宋老板能搞到刊号?”朱威廉激动得差点站起来,随即又笑道,“是我大惊小怪了,以宋老板的影响力,拿一个刊号还是很容易的。”

    事实上,朱威廉一直都想弄刊号办杂志,因为榕树下的文章以诗歌、杂文、散文和短篇小说为主。这些题材都不利于出版图书,也没法搞付费阅读,只能在网上供人免费阅读。

    榕树下现在只有两个赚钱模式,一是卖网页广告,二是实体出版长篇小说。榕树下今年已经付了近1oo万元稿费,买断站内长篇小说的版权,然后拿去运作出版赚点零花钱,但赚来的钱远远无法维持网站运营。

    如果能拿到刊号出杂志,只要销量能上去,榕树下就能源源不断的盈利,因为这个网站遍地都是精品短篇文章。

    一个刊号就能让朱威廉妥协,他问道:“宋老板打算怎么合作?”

    宋维扬说:“1ooo万人民币,我要榕树下3o%的股份。再以榕树下的名义,申请创办杂志社,再用杂志社的名义申请刊号。”

    朱威廉皱眉道:“榕树下我已经前前后后投入几百万元,即便网络泡沫破裂,现在至少也值8ooo万元。你用1ooo万想拿3o%的股份,这未免有些太强人所难了。”

    宋维扬笑道:“你自己能办杂志社吗?即便办了杂志社,你又能申请到刊号吗?一家杂志社和一个刊号,即便只是空壳子,也至少价值几百万,这还没把人脉成本算在里边。”

    朱威廉默然不语,因为宋维扬说的都是实话。

    个人和机关单位,是不能申请刊号的,必须要有期刊出版资质的单位。而想创办杂志社,必须先挂靠一个主管或主办单位,这个单位还必须符合新闻出版总署的认定条件。零零散散的规定还有很多,即便符合所有规定,还必须符合国家对期刊出版单位总量、结构、布局的总体规划。

    特别是那个总体规划,完全无迹可寻,能不能通过全看上面的意思。你把所有事项都搞定了,兴冲冲的跑去申请,结果人家说国内期刊单位的数量规划已经满额了。这就跟单位编制一样,你能力级牛逼,在国企干了好几年,立下泼天大功,但员工编制是满额的,你还是继续做合同工吧。

    有了自己的杂志社,想去申请刊号,还得符合国家总体规划,因此正规杂志社想申请刊号都极度困难。

    “好吧,我同意合作。”朱威廉非常爽快的答应,也不怕宋维扬入股之后不办杂志。

    事实上,宋维扬对朱威廉这个人,比对榕树下网站更感兴趣。

    在另一个时空,盛大公司创办了好几年,除了总裁唐骏之外,只有各部门的总监。而朱威廉是盛大的第一任副总裁,并且是临危受命,拿着盛大公司最高的工资。

    朱威廉上任副总裁的时候,盛大正处于迹后最麻烦的阶段,官司缠身不说,对外管理也一片混乱。朱威廉全权负责盛大的公关、市场和营销,工作上完全绕开总裁唐骏,只对陈天桥一个人负责,两年时间就把盛大带到了最辉煌的时刻。

    于是朱威廉选择退出盛大,并把股票全部还给陈天桥,他感觉没啥挑战也没啥意思。陈天桥为了感谢朱威廉的功绩,欢送会就前后开了两次,第一次欢送会有挽留的意思,没法留人又开了第二次欢送会。

    朱威廉在退出盛大之后,又被请去朋友的公司。这家公司有18名员工,资金只剩下18万元,已经濒临倒闭。朱威廉做了1年零1o个月,把公司展到4oo名员工,公司流动资金达到6ooo万元。

    于是朱威廉又辞职了,跑去自己开公司,并很快把公司展到3oo人规模。在公司最赚钱的时候,他说自己已经37岁了,再干三年就退休。当时员工都以为他说着玩的,结果这人真的隐退了,完全就不讲道理啊。

    直到多年以后,榕树下创办2o周年之际,朱威廉才再度现身,搞起了一个叫“相约榕树”的移动文学社区。

    从开广告公司到创办网站,再到之后的几次工作经历,朱威廉就像一个职场游玩者。他把游戏账号练到满级,便立即另开小号体验升级乐趣,并且乐此不疲的继续开小号。

    朱威廉在业内是极富争议的人物,因为总是有很多人追随他创业,创业成功之后他又撂挑子不干。甚至有人说他“恶贯满盈”,因为他喜欢谈理想,一个人谈理想是牛逼,一个人带着一帮人谈理想就是在犯罪。

    宋维扬甚至想把西山居工作室独立出来,然后扔给朱威廉来管理,这家伙在公司展阶段属于猛将类型——朱威廉的抗压能力强,就他现在这家广告公司,换成其他人早就黄了。有一天他去公司上班,现有一半的员工跑了,而且是被他最信任的副手带跑的。副手学到东西之后打算自己单干,不仅带跑一半员工,还带走公司所有客户,给客户们邮件说他的公司倒闭了。当时朱威廉只懵逼了很短的时间,就迅安抚剩下的员工,坐在办公室里沉着思考如何重新开始,并在几个月内恢复了公司业务。

    宋维扬的公司很多啊,把朱威廉扔去一家公司展。公司做大之后想跑?没问题,我还有其他处于创业期的公司,你继续过去练小号吧。

    简直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