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8忠诚度附加的心愿
    事实也确实如此。

    家大业大的石金涛眼中第一就是赚钱,要说他想算计韩怀义是有的。

    要说杀韩怀义他自然不敢去做。

    他更不会让人去做。

    包括刘德成当时也只想的是让韩怀义落水后呛个半死一病不起,这样他就能为所欲为。

    这些市井里的商人又不是江湖枭雄,谁敢杀人呢?

    可是只要没死人的话,石金涛收买刘德成虽然有罪,却不会致命。

    不痛不痒还不如不弄,留着底牌才有威慑。

    因此,韩怀义准备引而不发。

    他说完又回头和周阿达道:“老周你明天就继续照常做你的事,石金涛要是来找你,你只说一句,二少爷我在家里等他,其他你一概不知。”

    老周见他做事有条不紊步步为营似的,现在对他已有种神秘莫测的感觉敬畏的紧,他忙点头。

    韩怀义再对宋三道:“刘德成我是肯定要收拾的,这厮贪了我家多少银子我都会让他吐出来,但这件事呢我准备交给你。你明天传完话之后,就给我想想办法,摸摸刘德成的家底。”

    “是。我一定悄悄给您打听好。”

    “做好了,我一定不会让你白做。”韩怀义拍拍宋三的肩膀:“但我现在不能给你好处,因为现在给你就是买你做事,那没意思。你帮我这个忙,我们就是朋友,以后一起吃肉!”

    宋三感动的什么似的,忙拍胸脯:“承蒙您看得起,老三我一定把事情做好。”

    而听到吃肉两个字,祥生心里一跳,不由自主看向鱼儿妹子。

    周鱼儿此刻眼中只有浪子回头,不不不,是不得已才浪荡了多年,然后一鸣惊人英明神武的少爷。

    少女的眼中闪烁的神采如此醒目,祥生顿时懂了。

    他立刻握紧了拳头,嗯,妹子你要加油哇!

    但就在这时,韩怀义忽然不吭声了。

    众人经历了之前的那么多事,见他不说话也都不敢出声。

    他们都以为少爷在琢磨什么,其实是韩怀义忽然收到了系统的消息。

    叮——主体完成排查内奸任务,现开启忠诚度项目。

    可选择两名员工,观察并培养其忠诚度。

    可发现被选择员工的心愿,帮助员工完成心愿,可提升其忠诚度。

    韩怀义的脑海里随即出现了一个忠诚度表格。

    一共两张,姓名栏目下面是一个进度条,另外还有心愿说明。

    当然目前这两张表格都是空白的。

    韩怀义接受完信息后,不由自主就将目光扫过眼前这些人。

    因为他本能觉得这个忠诚度实在太有用了,不能随便浪费。

    所以他必须慎重考虑人选。

    如今在他面前的这些人里,老周的忠诚已经毋庸置疑。

    既然这样那就不忙选他。

    鱼儿的话,换做以前的浪荡子毫不犹豫就会选用,然后看看少女心愿。

    顺心的就去成全她,不顺心的哪怕拆了她。

    然后再玩玩忠诚度的培养升级,哇,养成计划啊!

    百分百的忠诚少女会怎样,一定可以予取予求随便各种姿势的吧?

    打住!

    韩怀义赶紧将目光从鱼儿的脸上移走,那现在就只有两个人可以选择了,祥生和阿宝。

    “我逼着石金涛来找我,并谈妥计划之前,必须要让他们帮我看着刘德成和老丁,所以我最少也要在他们其中选一个。”

    韩怀义算计着,他最终选择了祥生。

    因为祥生是老周的侄儿,他的忠诚度高的话还能牵制老周,老周的忠诚一定也会影响祥生。

    于是韩怀义便在脑海里对系统道:选择祥生。

    几乎一瞬间,忠诚度名单上就出现了文字。

    姓名:张祥生,年龄21。

    籍贯山东,身高1.75体重78。

    忠诚度67

    心愿:少爷把表妹鱼儿收了,我就能顿顿吃香的喝辣的。

    看到这里韩怀义的眼珠子好险没掉出来。

    他前世今生包括看小说电影,见过无数的妹控或者邪恶的牲口,唯独不曾见过这种拿妹妹换美食的吃货。

    而韩怀义这么神神道道的审视众人,然后盯着张祥生满脸震惊的模样,搞得大家都吓一跳。

    老周实在忍不住了,问:“二少爷,您怎么了?”

    “哦,我掐指一算,祥生该跟着我做事,嗯,以后我许你顿顿吃肉怎么样祥生?”韩怀义问。

    他其实是在试探系统。

    祥生一听却没激动,而是很惊惧的道:“少爷你还算出什么来了?你是不是听到我和阿宝说的话了?”

    “啊?什么话?”韩怀义一脸懵逼。

    周阿达就问他:“你和阿宝背着少爷说什么的呀。”

    “没有,没有。”祥生哪敢和他说心愿啊,阿宝也支支吾吾:“没有没有。”

    “你就别管他们了。”韩怀义打住这话头,对祥生再次强调:“就这么定了啊,以后你就跟着我做事了,少爷我带你吃香的喝辣的知道不?”

    “是。”

    “阿宝也一样。”韩怀义冲有些失落的阿宝道,阿宝顿时喜笑颜开大声道:“是,少爷。”

    能跟着他,不需要做苦力,那自然是好的。

    韩怀义不需要使用忠诚度都晓得阿宝的忠诚不会低。

    至于祥生这会反应过来了之后,呵呵,因为有肉吃吧,忠诚度现在72了。

    韩怀义对这种家伙直接无语,但心想不管怎么说这样的人是值得信任的了。

    他便和祥生关照:“等会你和阿宝带上刘德成和老丁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藏起来,你们两轮番给他们解绑吃饭,他们要是敢喊叫就给我往死里打。”

    “是。”

    “你们去的地方除了我之外,老周也不得告知。”

    “是。”

    韩怀义还记得忙里偷闲安抚老周:“我这样做不是不信你。”

    被尊重的周阿达眉开眼笑的猛点头:“我晓得,我晓得,二少爷您只管安排您的事。”

    韩怀义乐了:“哟,和败家子用上您拉,哎呀我都新鲜啊。”

    老周给他闹了个大红脸。

    败家子却哈哈大笑,然后继续关照祥生和阿宝:“你们两个每天晚上随便哪个来找我一下,遇不到就算。除非我亲口说了你们才能放人,明白吗?”

    “知道了。”祥生和阿宝郑重其事的点头道,他们也不傻,晓得刘德成和老丁在这件事情里的重要性。

    现在少爷居然将这种重要的事给他们做,明显当他们是心腹一样。

    所以两个后生很激动。

    交代完这些韩怀义就拍拍手,问道:“我的衣服呢。”

    周鱼儿赶紧主动去给他拿来,抱着他的衣服就和抱着少爷似的,小女孩笑的甜甜的:“少爷,给,已经烘干了呢。”

    “还是我家鱼儿好。”韩怀义口花花着,说的老周眉头都在跳,但不敢吭声。

    他随即摸出些钱来,递给祥生:“带他们吃喝拉撒都要用度,这不是赏你们的,这是办事经费,给我拿着。”

    然后他也给宋三一两银子:“我之前说了,不会提前给你好处,这也只是正常用度,你请刘德成家里的谁喝茶啊,包括请朋友散消息啊都是需要的,你也拿着。”

    宋三接着后道:“二少爷,您放心,我用多少都和你报账。”

    韩怀义大气的手一摆:“我不管这些,我只要求你答应我的事,就做到,那就是朋友!”

    宋三便重重点头不再废话。

    谁知接下来韩怀义又摸出一两银子给周鱼儿,道:“给,去买糖葫芦吃。”

    老周忙说使不得。

    周鱼儿也不肯要,宋三这个时候来了句话:“嘿嘿,鱼儿妹子是要少爷你买给她,人家不要钱。那没意思。”

    韩怀义却自然的很,那就收起来呗,然后说:“好吧,那忙好了我就带你去买好吃的,还不止是糖葫芦怎么样?”

    周鱼儿立刻雀跃着:“好呀。”

    周阿达不由心塞的一塌糊涂,居然憋出句:“这,这成何体统。”

    韩怀义就不乐意了:“周阿达你是不是我韩家的人?”

    “是啊。”

    “鱼儿丫头是不是你的女儿?”

    “是啊。”

    “你都是我家的,那她是不是韩家的人?”

    “。。。。”

    “东家给伙计的女儿买点好吃的,你哪来这么多事呢,还体统!你讲究体统为什么没事就去敲人家高寡妇的门!”韩怀义毫不客气的道,鳏了半生的老周顿时满面通红。

    少爷就教他:“我是你,敲什么门啊,破门而入上去就用!多简单的事。”

    老周扛不住东家的暴击只能掩面直走,那背影仓皇的就好像戏台上的败军之将似的。

    纨绔少爷却在那里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还问听他的荤话满脸绯红的丫头:“你爹要是找再找个伴的话,你乐意不乐意?”

    “我乐意,我爹太辛苦了。”周鱼儿实诚的道。

    韩怀义大赞:“就是鱼儿最好了,懂事乖巧还孝顺!乖,长大了少爷娶你好不好?”

    呀!鱼儿也羞的跑了。

    韩怀义习惯的调戏了那丫头一回后,就冲那三个目瞪口呆的货道:“办事去啊,看少爷耍宝呢?我得回家去看我大哥了,这些事就拜托你们拉。”

    说完他就往外走,再没废话半句。

    但他的说走就走的姿态里透露出的信任,让三个年轻人都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