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天下第一 > 017 死鸭子嘴硬 为今天星期天的1枚玉佩加更
    王莹真是觉得丢脸极了。

    众目睽睽之下,被一群保安押着出了食堂,然后穿过校园,前往保卫科。

    她可是个女生啊,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想死的心都有了!

    到了保卫科后,王莹咬死不肯承认自己和打架有关,只说自己就是路过,站在一边看热闹,就被抓过来了。

    一来曹成安是她喊过来的,二来打架也是她挑唆的,真把大家给供出来,不光以后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自己也脱离不了干系,所以在保卫科装傻充愣,问什么都说不知道,还不停地叫唤饿了,最后总算平安脱身。

    至于陈冬等人,一溜烟窜回宿舍后,把门一关、把床一躺,各自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冯斌小声地唱着歌,声音甚至有些颤抖。

    大家都习惯了,知道他激动或紧张的时候就爱唱歌,所以谁也没有吱声。

    过了一会儿,陈冬才坐起来,冲着几个人说:“不好意思,连累你们了啊。”

    “都是自己兄弟,说这些干什么!”路远歌笑呵呵的,好像永远都是这么乐观。

    “就是没打过瘾,我刚抄起椅子,保安就过来啦……”石凯搓着手,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可拉倒吧,得亏保安来得快啊,不然咱们就完蛋了!”

    “嘿嘿,这么说倒也是……”

    就在这时,陈冬突然说道:“不是保安来得快,是有人报告了保卫科。”

    路远歌和石凯都很诧异地看着陈冬,不明白他怎么知道的。

    冯斌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陈冬回想了下之前的情况,坚定地说:“没错,就是有人报告了保卫科。咱们刚和曹成安打起来,保安们就来了,平时哪有这么快的速度,保卫科离食堂还有一段距离呐!而且,这人是帮着咱们的,知道咱们肯定打不过曹成安,所以才提前报告了保卫科……”

    石凯和路远歌面面相觑。

    路远歌问:“是谁帮了咱们?”

    陈冬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在咱们学校除了你们,谁都不认识了……是不是你们的朋友啊?”

    “我只认识宋桥,他还被你打伤了……”路远歌又看向石凯和冯斌。

    石凯一样摇了摇头,他也不认识人。

    至于冯斌,还没缓过来神,八成也是一样。

    “那是谁呢……这人得知道曹成安要找咱们麻烦,才能提前做出这种举动……”陈冬站起身来,在宿舍走来走去,百思不得其解,怎么都想不通。

    “想那么多干嘛,先睡觉吧。”路远歌打了个呵欠,又躺下了。

    “嗯,你们睡会儿,我去趟图书馆。”陈冬也不想了,准备出门,他每天中午都有去看书的习惯。

    “你还去啊?”路远歌诧异地问。

    “没事,曹成安那群人肯定都回家了,他们也一样怕保卫科的。”陈冬自信满满地出了门。

    果然不出陈冬所料,偌大的校园哪里还有曹成安那群人的影子,所以一路都很顺利地到了图书馆。

    这星期,他开始看一本《追风筝的人》。

    这本书的故事性强一点,不像《乌合之众》那么晦涩,陈冬很快就被吸引进去,并且全身心地投入。

    也不知过了多久,脚步轻响,有人坐在他的身边,同时飘来一阵淡淡的清香。

    陈冬认识这清香味,抬头一看,果然是肖潇。

    肖潇今天穿了一身白色带花纹的连衣裙,让她整个人看上去仿佛带着仙气,再加上她手里那本《杀死一只知更鸟》,就显得更脱俗了。

    陈冬不知怎么回事,看到肖潇就觉得心情好,总感觉肖潇不像个小太妹,起码不像传闻中的那样凶狠,倒像是个知书达理的文学女青年。

    陈冬不自觉地嘴角上翘:“你来了啊。”

    这不是他第一次在图书馆碰见肖潇了,两人像是朋友一样打着招呼。

    “嗯。”肖潇轻声说着,低头看书。

    陈冬并不觉得肖潇对自己冷淡,毕竟这么大个图书馆,空座位还是不少的,她却偏偏坐在自己身边,难道还不能说明些什么问题吗?

    起码不讨厌自己吧。

    陈冬吸取王莹身上的教训,不再“色眯眯”地看着对方——虽然他觉得那是含情脉脉——也低下头看书了。

    因为王莹的事,陈冬不会再去主动当舔狗了,但也本能地想给肖潇留个好印象,所以目不斜视、规规矩矩,像是古代的柳下惠。

    但说真的,身边坐着这么个大美女,还不时有清香味扑鼻,陈冬还真有点淡定不了。

    好不容易沉静下来,能安心看会儿书了,肖潇却伸了个懒腰,转头对陈冬说:“累啦,聊会儿。”

    “好。”陈冬把书合上。

    “宋桥是不是你打的?”

    陈冬知道肖潇要问这个,立刻摇头说道:“不是。”

    “撒谎——”肖潇白了陈冬一眼:“早知道不该帮你通知保卫科了,就该让你被曹成安的人打一顿!”

    陈冬立刻瞪大了眼:“是你通知的保卫科啊……”

    “你以为呢?”肖潇“嘁”了一声:“我帮了你,你还对我撒谎!”

    肖潇这么一说,陈冬也恍然大悟了,能提前知道曹成安的行动,还是自己认识的人,除了肖潇没别人了!

    “谢谢啊……”虽然不知道肖潇为什么要帮自己,但该谢的还是要谢。

    “不用,我就是不想看见一个志向要当天的男生,还没有什么行动呢就被人干掉了……而且,我觉得他们以多欺少也挺不公平的。”肖潇顿了顿,又继续说:“认真问你,宋桥到底是不是你打的?”

    “不是。”陈冬虽然感激肖潇,也对肖潇印象很好,但不代表什么都可以说:“你太高看我了,我哪打得过宋桥啊……”

    “你不承认,我也知道是你。”肖潇说道:“自从你说你要当天,我就对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说这样的话。后来我就发现你很狡猾,口出狂言之后只去公共场所就不说了,放假回家竟然偷换保安的衣服,在大力哥和一群人的眼皮底下溜走……你真不怕杜长卫收拾你啊!”

    “你都知道了啊……”陈冬十分诧异,他一直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呢。

    “你以为呢?你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这事,我可没和大力哥说,你该谢谢我吧?”其实肖潇是后来才发现的,故意装作早就知道的样子。

    “……谢谢。”陈东只能这么说了,心中也只剩下服气。

    “所以啊,堵在宋桥回家的路上埋伏他,这种事你绝对做得出来!当然,一开始我也不敢肯定,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能力打宋桥,直到之前在食堂看到你三拳放倒曹成安,基本确定就是你了!”肖潇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陈冬,你觉得你能瞒过我吗?”

    听完这一席话,陈冬真是服的五体投地。

    真的,陈冬一向觉得自己还算聪明,“戏耍”大力哥都不是太大问题,没想到一切都被肖潇给看穿了。

    即便如此,陈冬还是死鸭子嘴硬:“你说是我,你有什么证据吗,还是你亲眼看见了?”

    肖潇盯着陈冬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幽幽地说:“大力哥今天晚上召集我们去医院看望宋桥,到时候要逼问宋桥到底是谁打他的,陈冬,你得跟我说实话,我才好确定该怎么帮你。”

    陈冬的心中猛地一颤。

    不是因为大力哥,这在他的意料之中。

    “你为什么要帮我?”陈冬问道。

    “我说过了,一来,我不想看到一个志向当天的男生这么快就垮掉,二来,我也看不惯他们以多欺少……你要是不相信我,我现在就走,我不是非帮你不可的。”

    “我信。”

    陈冬一字一句地说。

    不为什么,就是觉得肖潇可以信任。

    这是一种本能,也是一种直觉。

    就像肖潇说的,她可以不帮自己的,只要她想,随时都能摧毁自己。

    陈冬便将那天晚上的过程完完整整讲了一遍。

    当然,没提“阎王三点手”的事,只说自己从小练拳,才打倒了宋桥。

    肖潇听完以后点了点头:“和我猜得基本一样……行了,我知道了,今天晚上我们去看宋桥,到时候我会随机应变的,你自己也小心吧,大力哥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知道了,谢谢!”

    肖潇收拾好书,起身走了。

    看着肖潇渐渐远去的背影,陈冬一时间精神还有些恍惚,还是不敢相信肖潇竟然会帮自己。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啊,几乎要把他砸晕的那一种!

    但这就是真的。

    是真的!

    与此同时,陈冬对肖潇的印象也越来越好了,一颗本来打算封闭的心,此时又悄悄的萌动起来……

    自从来到高中,虽然自己麻烦不断,但是有一群好舍友,如今还有了一个……好的异性朋友。

    目前为止,陈冬只能这么叫了,他很希望自己早点当天,到时候就能让肖潇当他女朋友了!

    这么好的姑娘,必须得拿下来!

    图书馆外。

    侯长青已经站在门外等了半天。

    肖潇一出来,侯长青就迎上去。

    “你真的决定帮陈冬啦?”

    “是的。”

    肖潇往前走去,侯长青赶紧跟上。

    “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就是觉得他很有趣。”

    肖潇一边说,一边微微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