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天下第一 > 016 满城风雨 为4000收藏加更
    陈冬知道宿舍几人是为了照顾他的面子,所以才说“换着吃”的。

    陈冬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感慨地说了声谢谢后,便大大方方吃了起来。

    宿舍几人嘻嘻哈哈地笑着,热热闹闹地度过了一个早餐的时间。

    通过接触,陈冬慢慢熟悉了这几个人。

    路远歌家境优越,性格开朗、出手大方,是个喜欢交朋友的。

    石凯比较莽撞,胆子稍微大点,总是十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样子。

    胆子最小的是冯斌,稍微壮点的人从他身边路过,都能把他吓得不敢喘气,但是脑子聪明、学习不错,中考成绩是宿舍里最好的一个。

    共同点是都讲义气,能拥有这样的舍友,陈冬觉得自己很幸运。

    大家还在讨论着王莹,说一会儿去上课,估计还要吵架,让陈冬小心点。

    陈冬满不在乎地说:“吵就吵呗,我怕她吗?”

    说这话的时候,其实陈冬有些心酸,王莹是他上高中以来喜欢的第一个女孩子,怎么就闹到这步田地了呢?

    但他并不后悔,他已经暗暗地发过誓,谁也不能再骑到他的脖子上!

    包括女人。

    果不其然,等他们几个去上课,王莹已经在教室了,看到陈冬就说:“你等着哈,一会儿别跑!”

    陈冬笑呵呵说:“我不跑,我就在这,你叫宋桥来吧。”

    上第一节课之前,王莹往外面跑了好几趟,看看宋桥来学校了没有,可惜每一次都无功而返,她还给宋桥打电话,也是一样石沉大海。

    奇哉,怪哉。

    宋桥一上午都没来。

    王莹一下课就跑去外面,打听宋桥来了没有,但每次都是没有,和宋桥关系不错的几个同学也不知道他去哪了,打电话不是关机就是忙音。

    陈冬时不时地调侃王莹:“人呢,怎么还没有来,我都坐得屁股长茧子了。”

    王莹气得不轻,可又无可奈何,她一个女孩子,又打不过陈冬。

    王莹还去求助肖潇,希望肖潇能够出手收拾陈冬,但肖潇说:“我和他打过赌,全校都知道啊,这时候出手不太好吧,显得我言而无信似的。”

    一整天过去了,宋桥还是没有一点踪迹,没人知道他去哪了,为什么不上课。

    宋桥的老师都坐不住了,亲自给宋桥的家人打电话问,这才知道宋桥之前在放学的路上被人打成重伤,已住院了。

    究竟是谁打的,宋桥却不肯说,谁问也不肯说。

    学校慢慢就起了一些传言,说这有可能是陈冬打的,毕竟最近几天,只有陈冬和宋桥结仇了。

    也有人说,宋桥从小就喜欢和人打架,其实结仇不少,不一定就是陈冬。

    但是总得来说,还是陈冬嫌疑最大,毕竟他说他要当天,大家都对他议论纷纷的。

    保卫科还把陈冬叫去询问,陈冬当然死不承认,说自己是外地生,每天都在学校,怎么可能跑到外面。

    宿舍的人也给他作证,说陈冬没有去过校外。

    保卫科没证据,也只能把陈冬放了。

    这样的传言多了,王莹也将信将疑,有一次还问陈冬:“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陈冬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是我干的!”

    “我觉得也不是你!”王莹冷笑着说:“看你那个怂样,怎么可能打得过宋桥?”

    陈冬当然不会受这个激,但也没好气地说:“那是他没来找我,不然我让你看看谁打谁!”

    学校里传得满城风雨,陈冬却一点没受影响,该上课上课、该吃饭吃饭,然后在寂静无人的清晨,悄悄前往小花园练八极拳。

    第一招“阎王三点手”差不多了,便开始练第二招:猛虎硬爬山。

    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一招自下而上的拳法,用来对付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人。

    陈冬琢磨着,宋桥虽然垮了,但大力哥不会放过自己,没准会派高二的于飞来找自己。

    高中,正是男生快速发育的阶段,基本上一年一个样,比如高一和高三,就是未成年和成年人的区别,就是高二也比高一壮得多了。

    所以,陈冬必须得做好准备,以防高二的人找上门来。

    但让陈冬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找上他的还是高一的人。

    这天中午,陈冬和路远歌等人正在食堂吃饭,就听左右脚步声响,竟然有十多个人围住他们。

    陈冬抬起头来,发现都是宋桥的人,其中一个他还认识,名叫曹成安,经常和宋桥在一起,算是宋桥这个小团体里的二号人物了。

    此时此刻,曹成安率领十多个人,怒气冲冲地瞪着陈冬。

    陈冬的一颗心砰砰直跳。

    难道是宋桥叫他们来的?

    也不是不可能啊,宋桥就算还在医院,也能远程操控曹成安来对付自己。

    但是他们胆子太大了啊,就在食堂这种公共场合动手,真不把保卫科放在眼里啦?

    还是孤注一掷,就是要收拾陈冬?

    “陈冬,是不是你打了宋桥?!”曹成安咬牙切齿地问。

    一听这话,陈冬反而松了口气,知道他们不是宋桥派来的了,否则他们不会这么问的。

    曹成安等人确实不是宋桥派来的。

    听说宋桥出事的当天下午,曹成安等人就去医院看望了他。

    一众人看到宋桥头上缠着纱布,两条胳膊也都打着石膏,各个都是气不打一处来,就问宋桥是谁干的,要给宋桥报仇雪恨。

    就像陈冬猜的一样,被一个新生打成这样,宋桥根本不好意思承认,无论怎样都不肯说,还让大家不要管了。

    曹成安等人一开始也没怀疑陈冬,直到学校的风言风语越传越多,他们才把目标投到陈冬的身上来,但又没有证据,也不好对陈冬下手。

    直到这天中午,王莹找到他们,问他们还是不是男人,真就打算放任陈冬不管啦,好歹去问问啊!

    这么一说,曹成安才率领众人来找陈冬。

    看到对方人多势众,陈冬摇头说道:“不是我啊,你们看我有那个本事吗?”

    “那大家怎么都说是你?”曹成安还是咄咄逼人。

    “谁说是我干的,你把他叫过来,我当面问问他,亲眼看到了还是怎么着?”

    陈冬一席话说得曹成安等人哑口无言,路远歌也适时地站起来说:“真不是陈冬干的,我们每天和他在一起呢,是不是他我们还不知道?曹成安,可别打错了人啊……”

    曹成安经常和宋桥在一起,当然认识路远歌,知道路远歌是范大海的弟弟,犹豫了下说道:“小路,不是我们要找他啊,是他的嫌疑实在太大了……”

    路远歌摇着头说:“真不是他干的,你们找错人了,都回去吧。”

    曹成安无话可说,正准备带着人走,王莹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大声叫道:“这样就完啦?曹成安,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宋桥还在医院躺着,你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曹成安红着张脸说道:“不是他干的啊……”

    “就算不是他干的,宋桥也准备打他来着,你就算是帮宋桥完成这个事也行啊!”

    被王莹这么一激,曹成安也热血冲头,一把抓住陈冬领子,恶狠狠说:“小子,我忍你很久了!”

    接着就一拳揍过来。

    这一下猝不及防,谁都没有反应过来,路远歌都来不及拦。

    陈冬往旁边一闪,躲开曹成安这一拳后,便本能地连续击出三拳。

    阎王三点手!

    鼻子、喉咙和胸口。

    经过几天练习,这一招已经烂熟于心,而且威力也增加了不少。

    砰砰砰,全部命中。

    曹成安晃了几下,“噗通”一声倒地。

    现场顿时就乱起来。

    曹成安也是那种很会打架的类型,身手比宋桥都弱不了多少,竟然会被陈冬几拳就放倒了!

    “干死他!”

    一群人愤怒了,嚷嚷着冲向陈冬。

    陈冬又使出一招阎王三点手,顺利放倒一个人后,很快就被对方给淹没了。

    好汉架不住人多啊。

    “跟他们拼了!”

    见状,路远歌大叫一声,从餐桌上抓起一摞盘子就往人群里砸。

    石凯则抄了个凳子冲进去。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冯斌浑身哆嗦,还没冲上去就被人踹倒了。

    “打,打……哎呦!”王莹站在人群外面兴奋地叫着,但不知道谁丢出来个鸡腿,正好砸在她的脸上。

    照这么打下去,402宿舍的人肯定全军覆没,但是两边还没打上多久,突然有人大声喊道:“保卫科的来了!”

    众人回头一看,就见七八个保安正往这边冲来。

    一干学生没有不害怕的,立刻四散而逃。

    402宿舍的几个人也是疯狂逃窜。

    食堂有好几个门,而且学生很多,在保安没有赶到之前,众人便溜得一干二净,只剩现场的一地狼藉了。

    王莹也准备跑,但是慢了一步,保安过来就把她按住了。

    “你们抓我干嘛,我又没有打架!”王莹怒不可遏。

    “老远就看到你在这大喊大叫,‘打啊打啊’什么的,还说和你无关?跟我们走一趟!”

    众目睽睽之下,一众保安把王莹押回了保卫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