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战场纵横之野望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战场纵横之野望

 好书推荐:
    “大当家,大当家,文德彰文公子来了。”小猴子屁颠屁颠往前跑去。

    宋存仁腰挎长刀,却皱着眉头左右在寻,心中疑惑丛生,怎么文德彰带着这么多铁甲军汉来了?

    铁甲在这大宋朝意味着什么,宋存仁岂能不知?如今文彦博相位已失,文德彰无官无职,哪里支使得动这么多精锐的铁甲军汉?

    再一个,军汉岂能随意走动?这么多军汉穿戴整齐出驻扎之地,那是要军令的,否则就是大罪,私自调兵,那是要杀头的。也是靠着这一点,宋存仁方才在这北邙山占山为王,有恃无恐,因为附近地方但有兵马调动,就会有公文来去,他都有办法提前收到消息。

    宋存仁眼神不断搜索着,却就是没有看到文德彰的身影。宋存仁立马开口大喊:“文兄,文兄,出来一见!”

    文兄没有出来一见,反而是加快脚步往前去的甘奇开口答道:“宋公子,可还认得在下?”

    甘奇已然只有二十步左右的距离,宋存仁定睛一看,还有些没想起来,再一看,面色大惊:“你是那个姓甘的,你是甘奇,你你……来人,快来人!”

    寨门口的喽啰,呼呼啦啦上百号,皆提刀往宋存仁身边而来。

    小猴子连忙问道:“大当家的,这位就是文德彰文公子啊!”

    宋存仁已然也把腰间的长刀拔出,头前就是他派人到汴梁去杀的甘奇,只是事情没有做成,宋存仁还真以为这回来的是文德彰,因为杀甘奇之事,就是文德彰策划的,汴梁接头的人也是文德彰派的,盯梢的事情也是文德彰派人做的。

    最后事情没成,逃回了四个人,宋存仁还真以为是文德彰上门兴师问罪来了,此时忽然看到的甘奇,宋存仁做了亏心事,鬼上门来了,他岂能还有多想?

    只见宋存仁抬腿把小猴子踢飞几步,开口骂道:“去你娘的,吃里扒外的东西。”

    甘奇已然迈腿飞奔,长剑而去,口中还有话语:“宋公子可有想过今日我会来!”

    宋存仁去了刚才的惊骇,口中怒道一语:“来得正好,上次让你逃了去,今日就送你上西天!”

    宋存仁提刀去迎,却听一声破空,宋存仁下意识低头一躲,一支羽箭贴着宋存仁的头皮飞过,扎在了他身后的一个喽啰胸膛之上,哀嚎大作。

    甘奇的剑已然奔来,砍杀上去。

    宋存仁身形未起,刀已格挡而出,倒也是力大非常,这位自小就在汴梁城里结交匪类的宰相之子,还真不能小觑。

    若是论起来,宋存仁与以往的甘奇,倒还是一样的人物。都是出身书香门第,一个宰相之子,却与江湖匪类为伍。一个举人之子,却在街边当了泼皮无赖。

    若是以往的甘奇,说不定与此时的宋存仁,还会有一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动手了,昔日在樊楼就动过一次手,只是那个时候甘奇这边人多势众,今日局势却反过来了,反而是宋存仁手下人多势众。

    上一次,只算街头斗殴。

    这一次,却是不死不休。

    甘霸一柄硕大的朴刀在手,嗷嗷就往人群里冲去,任凭兵刃砍在自身铁甲之上,火星噼里啪啦四溅,甘霸只顾挥着大朴刀去砍。

    已经机甲变身的甘霸,何其凶猛,如高达一般,横冲直撞,已然砍倒数人。

    为了这报仇之事,甘奇也是绞尽了脑汁,从铁甲到弩弓,再到一路上到处做傻逼事。甘奇是前后谋划,才能今日成行。

    反观这些山贼喽啰们,刀枪棍棒倒是人手都有,却独独少了甲胄弩弓,也并非这山寨里真的没有甲胄,皮甲倒是有几十副,也有人穿在身上,铁甲也有几副,那是几个当家才有资格穿的,但是此时连宋存仁都没有把繁琐的铁甲穿在身,何况旁人?

    至于弓弩,山寨里也有,零星也见山寨里有羽箭往外攒射,却都是软弓,箭矢射在铁甲之上,只能听个响。

    大宋,与西夏党项人连年征战,以往还与契丹辽人大战连连。倚仗的是什么?就是这越来越厚、越来越重的铁甲。狄青能在西北大杀四方,打马冲阵,靠的也是这浑身重甲,如杀神降世。

    四五十个重甲之人,此时冲入敌阵,如狼入羊群,只有火星四溅,没有一人倒地。后世影视剧里面,一个重甲军汉,被人一刀砍死的场面,完全就是玩笑。这个道理,就像一个人拿着菜刀,一刀把家中炒菜的锅给劈成了两半是一个道理。

    历史记载,杨再兴在小商河之战,浑身中箭无数,依旧还能杀敌,死后从杨再兴尸体里找出的箭头就能装满两升的容器,这可不是玩笑。倚仗的也是浑身重甲,女真人的箭矢射在身上,即便破甲了,也只是伤了皮肉,挂在甲胄上了而已。

    古代打仗,其实远远不如影视剧里演得那么好看。相反,若是真当影视剧来看,真正的古代打仗场面,其实是相当沉闷的,并不是那般精彩纷呈,若真是一个将军一刀砍不死敌人一个披甲小兵,演成影视剧,那就尴尬了。

    若真是两个重甲在身的人拿刀互相对砍,你砍来砍去砍不死我,我也砍来砍去砍不死你,怎么办?两人最后抱着滚落在地,想方设法杀死对方,场面比街头斗殴还要搞笑。这也是为什么古代军队里,刀一直不是主要武器的原因,反而利于捅刺的长矛、长枪、长槊,才更利于破甲杀人。

    北邙山、翠屏锋,山寨门口。

    源源不断有人往山寨里面冲出来,三四百号之多。

    但是局势却已经一边倒了,连宋存仁都在连连后退,实在是这些铁甲军汉太过勇猛。

    甘奇麾下这些铁甲汉子之所以这么勇猛,显然也因为他们身上穿了重甲的原因,这种事情,许多时候都是相辅相成的,并不是人人都能如甘霸这般真正可以生死置之度外,一怒而起,就去与人拼命。

    这些汉子,多出自汴梁,起初最多在街头与人斗殴的本事,后来慢慢展成敢与人火拼了,如今,却似乎真有点上阵杀敌的味道。

    这种心态的转变,一直是甘奇在推着他们,也是甘奇有意无意在拿捏着他们的心思。而今倒也还不算真的上阵杀敌,因为这些西夏党项人与契丹辽人,远远不是这些山贼可以比的。但是经此一回,这些人来日是不是真就敢提着头随甘奇上阵杀敌呢?

    甘奇是不是有意无意中真有上阵杀敌的打算?

    至少甘奇是真的在一步步培养身边这些汉子这方面的本事与心理建设。没有人生下来就能悍勇不怕死,甘奇从来不会异想天开到认为寻常人变成百战精兵,是可以经过几句振奋人心的话、几次思想教育的升华就能达成的。

    这需要一个过程,显然甘奇带着这些人,正在经历这个过程。兴许甘奇心中,隐隐真有一些战场纵横之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