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小娘子可是来捉人的?

第一百九十四章 小娘子可是来捉人的?

 好书推荐:
    听得小妹这一问,赵宗汉看了看自己妹妹的表情,忽然哈哈笑道:“小妹,你这是明知故问啊。”

    赵小妹闻言也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赵小妹又道:“我很羡慕大姐。”

    赵宗汉不知如何来答,只道:“到地方了,下车吧。”

    车架停在门口,早已有小厮上前来迎。

    赵宗汉一下车,便问:“今夜张大家可有空闲?”

    小厮闻言,倒也不急着答话,而是抬头认真辨认了一下赵宗汉,方才答道:“原道是世子殿下,实在不巧,张大家今夜正在待客。”

    赵宗汉微微皱眉,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小公子,然后又道:“劳烦去问问张大家,能不能抽空见我一面?”

    小厮却又笑道:“世子殿下来了,那便不用抽空了,张大家招待之人,正是甘先生,以世子殿下与甘先生的关系,同席而坐,定是无妨的,小的这就去帮世子殿下通报一声。”

    “什么?道坚今夜在这里?这叫什么事哦?算了算了,不用去通报了,下次再来?”赵宗汉直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小厮本以为自己话语说出,赵宗汉应当是满脸喜色,哪里知道赵宗汉是这个反应,不免心中以为甘奇与赵宗汉两人最近生了嫌隙,关系不好了。

    却是身后的赵小妹开口一语:“十兄,无妨的,一起坐一坐就是。”

    “当真?”赵宗汉问道。

    “嗯。”赵小妹很是笃定。

    赵宗汉方才与小厮说道:“去吧,就说我来了,要同席。”

    小厮带着满心的疑惑把两人迎进去之后,便去通报。

    甘奇今夜在樊楼是招待王安石的,前两日王安石请了甘奇,今日是甘奇回请王安石,这次请王安石吃酒,也是因为甘奇把那本《管理学要义》写了出来,今夜正好也送到了王安石手上。

    王安石正在细细研读,他倒是不比胡大儒,没有看得满头是汗,反而看得激动非常。看完之后,又连连问,甘奇也连连在答。

    两人相谈甚欢,一个问一个答。倒是苦了一旁的张大家,兴致勃勃来招待甘奇,本以为两人当有一番阳春白雪花前月下的交流,没想到只沦为了背景音乐。

    张大家对甘奇是上心非常的,甚至都给甘奇酒菜免费的待遇,一是她对甘奇真有不少好感,那一词就能动了她的心,也想甘奇能为她多作一些词。二来是甘奇如今在年轻士子中的地位不凡,若是把甘奇留在这樊楼,不去他处,对樊楼而言,所带来的好处也是非同小可。

    小厮进来说赵宗汉来了,甘奇自然是欣喜的,连忙吩咐小厮把赵宗汉带到这处小厅来。

    只是甘奇没有想到的是赵宗汉身后,又跟着一个小公子。

    小公子进得门来,倒是比上次大方了一些,先与王安石、甘奇见礼,然后并不上前,而是往前落座,一直坐到了张大家面前。

    甘奇倒也不多管,先给王安石与赵宗汉两人互相介绍了一番之后,便与王安石继续刚才的话题。

    王安石正是激动,与赵宗汉寒暄两句,便不管其他,继续翻着《管理学要义》,与甘奇说个不停,还时不时激动的拍案而起,口中说道:“妙,实在是妙,何尝有人这般归纳总结过办差之道?还总结归纳得这般的好,实在是妙。此文一出,当上达天听,更要通传天下,但凡为官之人,最好都要学透才好。”

    王安石说得激动,一开口倒是把天下当官的都给安排了,奈何他如今也不过是个从五品的小官,说出来的话也算不了数。

    激动的王安石,频频举杯:“能得此文,当浮一大白,浮一大白。贤弟着实令人敬佩非常。”

    甘奇自然也举杯去迎,而赵宗汉却是一边举杯,一边往小厅台前那边去看,心不在焉。

    王安石与甘奇两人说个不停,连台前乐音之声停止了,也好似未有察觉。

    甚至也未注意到那边小台之处,有两个人窃窃私语起来。

    “小娘子是哪家的姑娘?缘何到得这樊楼来了?这里可不是你们来的地方。”已然交谈了几番之后,张大家开口笑问,却也道破了赵小公子的女儿身。若不是张大家一眼就看穿了赵小妹的女儿身,便也不会如此与之这般随意交谈,必然要拿捏着身份,有礼有节,或者还得有那么一点高高在上。

    赵小妹倒也不拘谨,也笑答一语:“汝南郡王府家的,就是想来长长见识。”

    张大家闻言,上下好好把赵小妹好好打量了一番,笑道:“奴家看小娘子可不是来长见识的。”

    “何以见得?”

    张大家岂能不懂女儿心?眼神往甘奇那边看了看,说道:“小娘子可是来捉人的?”

    张大家何许人也?她可是青楼里的顶尖人物,面对一个小姑娘,自然是手到擒来,一句话就把赵小妹给治住了,女人面对女人,与男人面对女人,也不是一回事。

    赵小妹尴尬是尴尬,却还装作一副无所谓模样,说道:“当真就是来长见识的,一直好奇这樊楼为何能让那些文人士子趋之若鹜,所以才逼着兄长带着来看看。”

    张大家也不继续刚才的话语,而是换了一个话题说道:“女人,总是比不得男人,何况如奴家这般欢场女子,学得一身吹拉弹唱的技艺,学得填词作诗的文雅,不过只是为了博人一笑。”

    赵小妹却并未接话茬,而是问道:“甘先生平常里到这樊楼来,都是这般只顾与人喋喋不休在说吗?”

    “倒也不是,想来今日是有正事。”张大家答道。

    赵小妹点着头,又道:“我若是请张大家到府中来见,谈一些女儿之事,张大家愿意来吗?”

    “青楼里的姑娘,可不会接受如您这般高门大户家中的女子邀请。”张大家在这樊楼中,一直都是自信非常的,甚至还有些高冷。但是真若与一个高门大户的姑娘比起来,难免心中有自卑。

    赵小妹听得这般回答,失望已然写在了脸上。

    却又听得张大家话风一转:“不过,若是您真心邀请,奴家倒是也愿意。”

    赵小妹立马面露喜色,说道:“那明天,可以吗?”

    “嗯,明天午后吧。如奴家这般青楼里的姑娘,睡得晚,起得也晚。”张大家似乎在自嘲。

    “姐姐可以抚一曲与我听听吗?”赵小妹的情商不低,已然开口叫姐姐了。

    张大家听得微微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般,转头立马双手在弦上,琴音叮咚而起。

    只听得那边,王安石又一次拍案而起:“贤弟大才也!决策之法的各方考虑,当真详尽非常,面面俱到,可以为行事决策之准则……吃酒吃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