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哪个是甘奇?

第一百七十三章 哪个是甘奇?

 好书推荐:
    太学里,胡瑗拿出了上一次就写好的万言血书,正在学堂里慷慨激昂:“……我辈读书人,学圣贤之道,奉圣贤之教,入则修身齐家,出则为国为民……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学而优则仕,仕者,学之优也,相者,文人之楷模也……如此无德之人,窃居高位,是为国贼……”

    孔子祥早已激动不已,听得胡瑗一口气说出一大堆,只待得孔子祥稍稍停歇间隙,连忙开口:“先生,于公于私,于国于民,于江山社稷,定要除此无德之贼,学生愿抛头颅洒热血,也要进言朝廷,不教此贼蒙蔽圣上,蒙蔽天下。”

    胡瑗大手一挥:“好,子祥,你去叫甘道坚来与我等汇合,太学内舍一百八十六人,外舍三百二十七人,加上直讲博士十九人,今日一道去那宫门之外上书请命。”

    “好好好,先生待得片刻,学生去去就回。”孔子祥已然转头飞奔而走。

    此时的甘奇,正坐在家中,苏轼苏辙陪在一旁,才坐不久,却见甘霸周侗狄咏等人忽然都拿出了兵刃,家宅之中,两百多号汉子站得满满,一个个刀枪在手。

    兄弟俩大惊失色,连忙问甘奇:“道坚兄,你这是作甚呢?怎么这么多人提着兵刃聚在家中?”

    甘奇笑了笑,说道:“时候不早了,二位赶紧回家去吧,今日我这里有事要生。”

    甘奇这般动作,自然是知道有事要生,今日这报纸一出,就不得不防了,这一幕本不准备让苏轼苏辙兄弟俩看到的,也是甘奇没有想到苏轼苏辙兄弟俩讲完课还不走,非要到家中来坐坐。

    今日这报纸虽然没有人愿意上街去卖,也没有人上街去读,但是太学里了一百多份,梨园春里也了一千来份,这报纸也就传出去了,要不得多久就会到得文彦博手中。

    甘奇做好了准备,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兄弟俩听得甘奇之言,互相对视一眼,却并未起身,便听苏轼开口说道:“道坚,你近来所做之事,我兄弟并非不知,但是今日这报纸之言,实在出乎我的预料,你说你家中有事要生,说来说去,便也是这件事情了。既然被我撞上了这件事,那我此时再走,岂不枉顾了你我相交一场?”

    “是啊是啊,兄长说得是,道坚兄所做之事,实在教人敬佩,那文彦博乃是当朝宰相,权柄正盛,道坚兄不过一介白身,却敢如此与之斗争,我苏子由是相信道坚兄不会胡言乱语的。昔日里,我三人共同佩剑,便是钦佩道坚兄有舍生取义之勇,今日好似又到了舍生取义之事,既然撞上了,那我苏子由是如何也不会离开了。不如此,何以全你我相交之义?”苏辙说完,看向自己的兄长。

    这兄弟二人,着实不凡,一辈子互相扶持,如今,好似又加上了一个甘奇。

    苏轼又接道:“我大宋不以言论获罪,便是布衣之徒,也能在树荫之下议论朝政,言官清流,更是在朝堂之上据理力争。道坚你也不必担忧,他文彦博还能把你杀了不成?”

    “兄长说得在理,他文彦博又能拿道坚兄怎样?”苏辙又是一语。

    甘奇看着这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心中感动自不用说,嘿嘿笑道:“二位啊,我甘道坚能与你们相交一场,不枉此生啊。也好,那咱们就一起坐在这里等着吧,等着文相公雷霆之怒。”

    甘奇这话说得不假,能在这个时代与苏轼苏辙兄弟俩相交一场,当真不枉此生了。

    从太学而来的孔子祥,此时大汗淋漓正在叫门:“道坚兄,开门啊,我是子祥啊,胡先生吩咐我来寻你啊。”

    门被打开,刚刚走进门槛的孔子祥,下意识停下了脚步,面色有些惊慌,满院子都是拿着兵刃的凶神恶煞,孔子祥一介书生,何曾见过这边场面?

    直到大厅之中的甘奇呼喊一语:“子祥,快快入内来。”

    孔子祥方才定下心神,飞快跑进大厅之中,见得甘奇,连忙开口:“道坚兄,快快与我入城去,胡先生正在太学等着你一起到宫门之外上书请命。”

    甘奇闻言,并未如何惊骇,显然对于这件事,他也有所预料,但是甘奇却摇了摇头,说道:“稍等等,再等等,时机未到。”

    孔子祥一脸疑惑,着急又道:“道坚兄,如何时机未到啊?胡先生那里等着你呢,快快随我走吧。”

    苏轼此时稍稍思虑了一下,也道:“道坚,到宫门之外上书请命,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若真要扳倒这个文彦博,你我都还未真正获得官身,唯有此法才可真正上达天听,道坚兄何不试上一试?”

    却见甘奇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此法是好,试也是要试的,但是还得等等。”

    孔子祥连忙又问:“道坚兄,你还等什么呢?太学里几百号人与胡先生都在等你呢?”

    忽然此时听得门外脚步无数,凌乱非常,还有人大呼小叫起来。

    甘奇已然笑道:“你们听,我要等的人来了。”

    众人连忙竖起耳朵一听。

    门口传来叫喊之声:“甘奇可在家中?我等奉命,前来拿你问罪。”

    这门口前来问罪之人,便也不用多说了,自然是文彦博授意而来,人手必然来自皇城司。此时文彦博应急之法,也唯有这般了。

    这大宋朝,其实是个政治清明的朝代,所谓政治清明,便是说这文官当家做主的朝代,朝堂之上本就是打嘴仗居多,动真格的不多。所以朝中这些王公大臣们麾下,大多并无多少动真格的势力。

    大宋朝,鲜少有因为政治倾轧而生什么刺杀、火并、绑架之类的事情,因为这些大多不是文人的手段。这也是重文轻武的优点之一,政治虽然永远是黑暗的,但是黑暗的手段却有限。

    若是在春秋战国,秦汉魏晋之时,王公贵族,门阀大家,哪个手下不是门客无数,政治斗争,经常就伴随流血冲突,阴谋诡计不行的时候,便是干你杀你。

    但是到得大宋之后,乃至明清,都是文官朝代,就大不同了。乃至于文彦博这等高官,对付人的时候,先想的都不是直接动手,就算动起手来,也还得吩咐皇城司。

    甘奇起身站起,喊道:“呆霸,开门。”

    大门一开,便见一队官兵从大门而入,直入大厅,头前一个军汉身披皮铁甲,看着满院的汉子,也不知心中作何感想,加快脚步入得大厅,眼神一瞪,开口便问:“哪个是甘奇?”

    “我是甘奇,请问以何罪名拿我?”甘奇问道,其实心里也清楚,真要问什么罪名,甘奇还真有罪名,比如窝藏杀人犯甘狗儿,比如聚众赌博。

    但是甘奇也不心虚,因为窝藏杀人犯这件事,是坐不实的,这件事情经手之人是甘霸,甘霸岂会出卖甘奇?甘狗儿都脱罪了,更不会出卖甘奇。

    聚众赌博这个罪名,倒是容易坐实,但若是在开国时候,聚众赌博,那是一抓一个准的重罪。但是到得如今,连皇宫大内都满是聚众赌博之事,连皇帝都会玩一些投壶博彩之事,贵妃公主们斗蛐蛐赌彩头,就更不谈了。

    文人士子,满朝诸公,哪个不赌彩?花样百出,连点茶都可以拿出来比斗赌彩,称之为斗茶。乃至于勾栏瓦肆里,相扑蹴鞠,应有尽有,哪个高门世家不参与?甚至参与经营,从来不见一人因此获罪,凭白甘奇就获罪了?

    如果甘奇因为转盘博彩获罪,那整个汴梁城都得抓起来。

    果不其然,便听披着皮铁甲的军汉开口说道:“甘奇,有人告你窝藏杀人要犯,随本官往皇城司走一趟吧。”

    看来文彦博也不是吃素的,这种事情,还真有人能帮他调查出来。窝藏杀人要犯还真是甘奇犯过的罪,反而转盘博彩并未当成罪责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