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往前,往前,再往前

第四百四十五章 往前,往前,再往前

 好书推荐:
    四百多人,四百多匹马,两个矮山包,简单的口袋阵。

    弓弦嗡嗡大作。

    “儿子,往爹这里来,快点。”

    “爹,杀,快杀!”

    箭矢破空而去,刷着红漆的箭杆,在空中不断震动,带着破空之声扎进人肉之中,闷响一声,再冒血花。

    巨大的力道,把人从马背上掀落,惨叫才出。

    在丛林里被人埋伏了,显然是这些顺化王部的人没有想到的。他们倒是不惊恐,哪怕是连绵不断的羽箭把马背上的人一个有一个的掀翻,依旧不见一双惊恐的眼神。

    这些人穿着皮毛衣服,带着皮毛帽子,帽子上插着鸟羽,正在往山上去看。

    忽然有人大喊起来。

    无数人顺化王部的人从马上下来了,开始往山上冲锋,也有羽箭在还击,羽箭精准无比,射得许多铁甲叮当作响。

    小土包实在太矮,由不得再多射几轮箭矢,敌人已经冲了上来。

    甘奇一手持剑,一手拿枪,铁甲在身,站起来就是大喊:“迎敌,迎敌!”

    枪声响起,乱战已经开始。

    长枪挺立在前,居高临下不断刺杀。

    夕阳正在西下,照得人的脸都是红色,若是再沾上鲜血,光线就会有一种诡异之感。

    甘霸与他的儿子终于汇合了,这个如熊一般的汉子,穿着厚厚的铁甲,人间凶器一般,大朴刀舞得哗哗作响,杀没杀到人不管,冲进人群就是一通挥舞。

    有人趁着朴刀挥舞的间隙扑向了甘霸,凶狠非常。

    甘霸抬起一只手臂,竟然凌空就把这人给抓在了手中,这般力气,实在不是一般人可以有的。

    人类这个物种,若想力大无穷,其实没有什么其他的方式。只有多吃多动,就如后世的健美先生一样,拼命地吃蛋白质,拼命地锻炼,肌肉才会一圈一圈的长起来。

    练武,有很大一方面,其实就是钱。吃蛋白质,就是花钱,不断的花钱。

    就像甘奇告诉甘霸的,要想长力气,就得吃,鸡蛋,只吃蛋白,一顿吃二十个。肉,牛肉,羊肉,拼命的吃。吃完,拼命的练。

    如今的甘霸,看起来依旧有肥胖之感,那不是因为他练得少,而是因为他比甘奇说的还要能吃。

    这几年的甘霸,早已有了极大的变化,力气大得惊人,一个上百斤的人,飞扑而来,甘霸一只手就能把他整个人给接住,提在半空之中。若是甘霸愿意听甘奇的,不再多吃脂肪,而是只吃蛋白质,把这一身膘肉减下来,甘霸应该就可以当一个健美冠军了,施瓦辛格的模样。

    所以历史记载里,那些力大无穷的人,从来没有一个是出身寒门的,因为想要肌肉与力气,就得吃最好的最贵的。

    再看甘霸,电石火花之间,被他抓在手中的那人已经被扔了出去,朴刀一闪,成了两截。

    一旁的乌古鲁看得兴奋不已,连连大喊:“爹,好杀,好杀。”

    话说得颠三倒四的,词汇量不多,但是甘霸还是听得懂,还笑道:“给我当儿子不亏吧?”

    这话乌古鲁就听不懂了,只知道大喊:“爹,杀,一定杀。”

    甘霸杀敌很简单,但是不代表别人作战也这么简单。

    哪怕是这些熟女真砍不开几十斤的重甲,依旧有许多铁甲倒地而去,满身血腥。

    对面山包的铁甲,也已经追杀到了这些熟女真的身后,这些熟女真早已被包围在了中间,之前被箭雨带走了一两百人,却依旧不足以消磨他们的战意。

    战事有些惨烈,惨烈到连主帅甘奇身上的铁甲也叮当作响,有一些熟女真有一门奇怪的武器。

    一根绳子,两端捆着两个石头,拿着绳子的中间,然后不断甩动,扔出去,两个绳子连接的石头在空中能飞翔很远,精准的打在了甘奇的铁甲之上。

    这种武器,这种手段,不是野人,还真用不出来。

    若不是穿了这一身铁甲,此时的甘奇,只怕肋骨早已断了几根。

    哪怕是有这一身铁甲,甘奇也险些被打得背过气去。

    气不过的甘奇,大声喊道:“折克行,把那厮射下去。”

    身旁的折克行,收枪后退两步,捡起一柄硬弩,拉弓带箭。

    刚才扔石头的那人,应声而倒。

    甘奇这才算解气:“你就站在我身后,接着射。”

    “是!”折克行站在甘奇身后,不断拉弦射箭,百百中。

    那些熟女真,立马也现了甘奇这边有这么一个神射手,叽里咕噜一番,有一群人就往甘奇这边扑了过来。

    丛林里的战斗,惨烈得出了许多人的想象。

    有那么一瞬间,甘奇甚至都觉得自己处于劣势了,哪怕是这些熟女真伤亡明显更大了许多,甘奇依旧有这么一种错觉。

    这样下去不行,甘奇大喊一声:“往前,往前推进!”

    甘奇弄明白了为何自己会有那种错觉,因为自己是防守方,敌人是进攻方,而且敌人悍不畏死,前仆后继。让他有一种压力,这种压力形成了一种劣势的错觉。

    所以,得进攻!

    “左都,往前,往前!”

    “右都,向前冲!”

    “前锋,往前冲击!”

    甘奇一边大喊,一边亲自往前迈步。

    所有的铁甲听着命令,开始往山包而下,往前推进。

    就这么一瞬间,甘奇直感觉压力陡然一松,那种错觉没有了。

    两边开始合围,熟女真们开始收缩。

    满地的哀嚎,四处皆是血腥,残肢断臂到处都是。

    夜幕也快要降临,还有西边最后一点光亮。

    乌古鲁开始不断吼叫起来,叽里呱啦一大堆,许多乌古鲁麾下的人也跟着叽里呱啦起来。

    熟女真们缩成了一团,再也没有了向上冲锋的余地。

    无数的长枪围坐一团,露出明晃晃的枪刃。

    甘奇眼神中也泛着凶光,他也杀红了眼,依旧在迈步,大喊:“往前!”

    长枪如林,步履如雷。

    “继续往前,杀!”甘奇是真红了眼。

    忽然顺化王部之中走出来一个人,这个人穿着有些不同,竟然穿着从大宋江南来的丝绸。

    他跪地而下,说了一大通话语。

    甘奇听不懂,但是他似乎听到了某一两个熟悉的词,这人说的竟然是契丹话,难道这个人是契丹人?

    不可能,如果有契丹人出现在这里,那必然也是铁甲如林,不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一副铁甲。

    甘奇陡然想起,顺化王部是熟女真,是受契丹人管辖的部落,契丹人也会给他们封官职,所以这些部落的头领,有很多会说契丹话。这个契丹人身上穿的丝绸,显然也是从契丹辽人那里得来的。

    这么解释,那就解释得通了。可能这个熟女真的头领也理解错了一些事情,以为甘奇他们是辽人的军队,因为辽人军队说汉话是很正常的。更因为能出现在这里的铁甲军队,除了辽人,没有其他人了。

    所以,这个头领在关键时刻,出来跪地投降了。他不知道辽人为什么要伏击他,但是他知道,此时打不过,投降是对的,其中有误会的话,可以解释得通。

    但是甘奇自己却不会说契丹话,他能听出一两个契丹词汇,还是因为在燕云留了很久,碰到过不少契丹人,知道契丹话的音方式。

    甘奇身边也没有人会说契丹话。他之前也没有想到在这深山老林里还用得上契丹话。

    听不懂,算了,甘奇也管不得那么多,杀人杀红眼了,开口又是大喊:“往前,杀光他们。”

    此时乌古鲁却跑到了甘奇面前,开口说道:“我的主人,不杀,搏依阿哈,主人搏依阿哈。多!”

    甘奇看了看乌古鲁,想了一想,说道:“乌古鲁,你与他们说,博弈阿哈,我的搏依阿哈,兵器,兵器放下。”

    乌古上前大喊几番。

    果然,还剩下的一百来号熟女真,都开始放下兵器了。

    甘奇知道,自己在这些人眼中,真成了辽人。

    甘奇也不管那么多,找来一根绳子给乌古鲁。倒也不用说什么话,乌古鲁也就明白了,去找更多的绳子来绑。

    折克行开始清点伤亡,救治伤员。

    这一战,比甘奇想象的要惨烈,武装到牙齿的铁甲军队,竟然在这些兵器都不全的熟女真攻击之下,死了二十多个,伤了一百多个。

    连甘奇自己都受伤了,胸前被石头砸青了一大块。

    这还是伏击战,有那么一瞬间,甘奇甚至还觉得己方处于劣势了,可能要败。

    这场仗,来得突然,也打得甘奇郁闷不已。也让甘奇对这些丛林里的女真人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了解。

    今日若是军备相等的情况下,甘奇知道自己这一场伏击战肯定必败无疑。

    这不是贬低己方的军人,这是赤裸裸的现实。丛林里的野人,天生就比种田的人更擅长战斗。

    好在,上天还是公平的,宋人能生养亿万,能制作精良的军械。这些野人,一整个大部落加在一起,也才能动员几百人,打起仗来,还在用石头砸甘奇。

    这还剩下一百多号顺化王部的汉子,甘奇要了。

    不仅要这一百多号人,还要他们的家人,都不杀,都带走。

    林子里的村落,散落得到处都是。

    串绑起来的新奴隶,开始指着路,找到他们的村落。

    那个说契丹话的头领,已经被甘奇直接杀掉了。因为他问了一句话,问甘奇是辽国的哪个将军。这句话问得乌古鲁气愤不已,直说甘奇是要杀契丹的人。

    甘奇闹明白之后,直接就让乌古鲁把那个头领给杀了。

    浪费了好几天时间,甘奇抓了一百四十多号青壮的汉子,抓了两千多老弱妇孺,甚至还让这些顺化王部的熟女真认领自己的家人。

    多出来的,就让乌古鲁拿去分了。

    经历这件事情之后,甘奇更加急切的想要让乌古鲁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所以一直把乌古鲁带在身边,无时无刻不在教乌古鲁汉语。

    最早的十几个完颜人和二十几个其他部落的人,现在都财了,不是钱,不是粮,不是土地,而是人口。对于游牧渔猎民族来说,最重要的财产就是人口。

    这种“传销组织”,展起来真的极快。才短短时间,本还是奴隶的人,摇身一变就成了奴隶主,本是最贫穷最没有人权的阶级,短短时间就成了获利者。

    哪怕凭借这一百八九十号男人,加上两千多妇孺,若是都真的给了乌古鲁,乌古鲁能凭借这些人口,在这广袤的林子里独立一族,自成一个部落,也是一方不小的势力。

    哪怕是甘奇留在这里,凭借这些人口,也能混得风生水起,立一个什么甘部,兴许只要甘奇努力,说不定大金国就是他甘奇建立起来的。

    当然,甘奇可不愿留在这林子里带着这些野人过日子。

    所以甘奇继续往完颜部去。

    这个野人少年乌古鲁,聪慧得让甘奇有些兴奋。

    乌古鲁的汉语,在甘奇的辛苦教导之下,越来越流利了许多,虽然还不能表达许多深层次的词汇,但是一般的日常用语,他基本可以表达了,哪怕有时候词不达意,却也能大致让人听懂。

    黄龙府城,就在丛林边上,路过的时候,甘奇还特意去看了一眼,只是看得有些失望。

    因为这个城池,与燕云的城池,甚至与大宋的城池,没有什么两样,连门上都铜铆钉都是一模一样的。

    不仅如此,城垛,旗帜,城门楼子,甚至远远还能看到汉字,虽然汉字是在契丹文下面,但也是汉字,怎么看都没有一点异域风情。

    所说甘奇有些失望了。唯有陪着甘奇来眺望黄龙府城的乌古鲁气愤不已,指着那城池骂骂咧咧,甚至还想带人杀进去。

    因为乌古鲁,就是被城池里面的辽人抓走的,在一次打猎的时候,忽然就被人一群辽国铁甲围起来了,然后被抓进了这座城池里,卖成了几贯钱。

    继续从林子里往北去,完颜部不远了。

    乌古鲁兴奋非常,上蹿下跳,用那还不是那么熟练的汉语不断与甘奇说:“我家,那边,不远不远。”

    甘奇骑着马,也哈哈笑着:“去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