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四百零九章 猪狗之智,不足为伍。

第四百零九章 猪狗之智,不足为伍。

 好书推荐:
    从京城来的韩琦心腹狄咏,第二天再一次到得蒲家大宅之中,随他而来的还有二十万贯钱。

    蒲志高这一次姿态极低,如以前他面对甘奇一样,躬身拱手:“小人恭候多时了。”

    狄咏姿态却很高,一直把头微微扬起,落座之后抬手一挥:“二十万贯,拿钱办事。”

    “小人倒是愿意办这件事情,甚至不要钱也愿意办,只是小人心中还有担忧……”蒲志高开口说着这般话语,他心中谨慎非常,因为他还没有收到消息。

    蒲志高并非没有自己的官方消息来源,在泉州,本就有涂丘等人,乃至泉州下面一些官员,都收过蒲志高的好处,只是如今泉州这些官员一个个谨慎非常,所有人都再也不敢与这些胡番商人见面了,生怕收受贿赂的事情被人现,弄得个涂丘那般的下场。

    不过蒲志高若是想在泉州打探一些什么事情,不涉及利益关系,他也有这点脸面。即便泉州打探不到什么消息,他还有另外渠道,那就是广州,广州的许多官员,与蒲志高关系极好。

    只是泉州去广州还有一段距离,即便是走海路快而去,也不是一天两天。

    反正在蒲志高有确切的消息之前,他是不敢轻易相信韩琦要杀甘奇这件事情的。

    这也是甘奇不着急的原因,只要蒲志高有官方消息来源,甘奇与韩琦之间有仇怨的事情,蒲志高就一定能打听得到。因为这件事情,一两年前在汴梁就人尽皆知了,甘奇每天上朝怼韩琦,变着法与韩琦过不去,哪怕是汴梁的学生士子,都知道甘奇与韩琦不对付。

    如今一两年过去了,不论是泉州还是广州,或者两地附近的州府,总有从汴梁来的官员,因为这天下的官员,都得从汴梁来。

    甘奇又是那京城里的风云人物,韩琦更是当朝相。这种事情,只要真的有心去问一问,自然就能打听得到。

    蒲志高是想拖一拖时间,等到自己有了确切的消息之后,再作决断。真要做了决断,什么二十万贯钱,他看都懒得看一眼。

    狄咏听得蒲志高的话语,却怒了,一拍桌子,说道:“我家主人给出去的钱,岂能有收回之礼?你若不收这个钱,我又如何交差?我又岂能知道你是不是真心办事?”

    蒲志高倒也没有想到狄咏会是这么一个反应,连忙解释道:“上差息怒,小人本就与甘奇有深仇大恨,杀之而后快,做这件事,岂能收钱?这二十万贯,就当是小人孝敬上差……”

    这蒲志高是真会来事,直接就说这钱孝敬给了狄咏。

    不想狄咏更是大怒:“我立了功,主人自有赏赐,哪里需要你孝敬什么?你把我当做什么人了?我若是这般中饱私囊之辈,主人岂会如此信任于我?你不收这钱,莫不是想推脱?”

    “不敢不敢,小人不敢,小人收钱就是,小人只是觉得上差办事辛苦而已,上差海涵则个。”蒲志高习惯性用金钱开路的这个套路了,忽然吃了瘪,却又莫名对这件事更信了几分。

    眼前这位上差,还真不是一个见利忘义之人,还真是一个办大事的人。这样的心腹亲信之人,与宰相的身份,倒是匹配的。

    “你适才说还有担忧,担忧何事啊?”狄咏又问一语。

    “小人担忧……唉……小人就是担忧……”蒲志高有些说不出口。

    狄咏勃然大怒:“你莫不是不信我?不信我家主人?”

    还真被狄咏说中了,蒲志高就是不敢轻易相信。但是蒲志高却不能直接表达,而是说道:“上差误会了,小人担忧的是那甘奇身边心腹不少,都是精锐的铁甲军汉,若想谋之,怕有个万一,便是万劫不复……”

    “哼哼……”狄咏听得冷笑几声,才道:“又想报仇雪恨,又怕死,倒也是笑话……”

    “非是怕死,实在是家族所系,一家老小几十口人,不敢轻易冒险。”

    “哼……说到底还是怕死,也不知我家主人为何偏偏就看上了你这般不中用的东西,我之前就与主人说了,此事算不得什么,我一人就办下了,主人却偏偏要我联络你,说是有人接应好办事,此时看来,当真是个笑话。”狄咏傲气非常。

    蒲志高也是愣了愣,面前这个人,长得极为俊秀,天下少见的美男子,也是因为这张脸面,看起来就不像普通人家,所以最初蒲志高对狄咏还是比较客气的。

    但是这么一个美男子,说他一个人就能杀了甘奇?

    蒲志高哪里能信?面前这个人,从哪里看,都不像是一个提刀杀人的汉子,更不像是一个武艺高强之人,反倒像是个读书的文弱之人。

    蒲志高疑惑是疑惑,口中却道:“上差误会了,上差误会了,我蒲家的汉子,那都是身经百战之人,视死如归之辈,武艺也是顶尖,深仇大恨当前,岂能怕死?”

    “是吗?”狄咏一副不屑的表情,然后带着不屑的笑语又出:“身经百战?视死如归?武艺顶尖?笑话……还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这种话语……”

    蒲志高看着狄咏不屑的模样,有些着急起来,他知道,可万万不能让狄咏觉他们蒲家是没有价值的人,蒲志高为了证明一下自己的有用,开口说道:“上差若是不信,小人便叫几个家中好手出来让上差看看,也让上差知道,你家主人可没有看错我蒲家。”

    蒲志高也是难,一边要讨好着,一边要拖延着,一边还要派人去打听许多消息。在事情还没有确定之前,蒲志高是真的难做。

    “是吗?”狄咏阴阳怪气一语,抬手招了招:“瞧瞧也好……”

    蒲志高转头出了大厅后门,不得片刻,叫进来七八个蒲家的汉子,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的波斯汉。

    狄咏依旧是一脸的不屑,还有阴阳怪气的语调:“就这几个货?”

    蒲志高这算是受尽了屈辱,也带着一种证明自己的气势,点头答道:“这都是小人家中的好手,死在他们手下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九十,上差要不要看看他们耍弄一番兵刃?看看气势如何?”

    “耍弄什么兵刃,看什么气势?街头去卖艺吗?来,都往我这里来,我数一数啊,一、二、三……七、八,八个,今日你们八个,若是能把我撂倒在这大厅里,那便勉强算是条汉子。”狄咏一直带着不屑,他今天装逼是彻底装到位了。

    “小白脸,你说什么呢?”说话的人,是蒲志高的侄子蒲海,他进来是进来了,还没有闹明白怎么回事,忽然就被人鄙视了,自然要出言反击。

    狄咏怒目一瞪,像是演戏一样,撩了撩衣摆,一字一句:“爷我平生,最恨别人说我是小白脸,长得俊秀有错吗?啊?你们一起来,今日爷好生教训一下你们。”

    蒲海是蒲志高口中身经百战、视死如归的好汉,岂能见得有个小白脸在他面前这么装逼?

    蒲海捏拳就起,一跃而去。

    蒲志高岂是是乐见其成的,只是他也知道不能真把狄咏给打坏了,连忙开口大喊:“海儿,可不得伤……伤……伤……”

    伤什么?

    伤不下去了。

    因为就在蒲志高说话的时候,只见空中一个人影飞旋起来,一条腿如残影一般扫过,然后闷响一声,蒲海刚跃出去的身形,已经轰然倒地,砸得地面都在作响。

    而那个小白脸,竟然如没有动过手一般,依旧用鼻孔看人,口中还有一语:“一起来,莫要浪费时间。”

    这一切都在瞬间。

    蒲志高口中的“伤”字也停住了,吞了吞口水,莫不是这个长相俊秀的上差,真的……

    “啊……你竟敢伤我海哥!”

    “上,打死他。”

    “欺上门来了,打,一起上!”

    “*&%a……”这句可能是波斯语。

    七条汉子,都是杀人不眨眼之辈,拳脚并起,大厅虽大,但是打起架来,也就不大了。

    七个人一拥而上,蒲志高又是一声大喊:“点到为止,这是贵客,不可真的伤了人。”

    这回蒲志高的话语倒是说完了,因为狄咏第一时间竟然是后退。

    对面七人一拥而来,狄咏经验丰富非常,后退是最佳选择,因为后退,就能让追过来的敌人分出一个前后,分出了前后,狄咏就不会面对四面八方的拳脚。

    狄咏是连连后退,七个汉子自然急忙去追,眼看就要退出大厅之外了,有人着急大喊:“小白脸,不要跑!”

    狄咏也不管,直接就退到了门外。

    一个汉子一马当先而去,跨过门槛,抬腿飞踢。

    不曾想,那个刚才还在逃跑的小白脸,忽然脚步一止,微微矮身,竟然挥起拳头来迎,身形快若闪电。

    飞踢的腿,从小白脸的头顶掠过,但是小白脸的拳头,却直接轰在了飞踢之人的腿根处。

    “啊!”一声惨叫,飞踢之人只感觉剧痛非常,落地翻滚了好几圈之后,连忙低头看了一眼,心中松了一口气,不是打在了命根之上,而是腿根内侧,幸好幸好。

    他连忙想要爬起来再战,却是如何也爬不起来了,有一条腿怎么也不听使唤了。他只有抬头大喊:“打,弟兄们打他!”

    “走你!”

    “还有你!”

    “去你的!”

    “你还想爬起来?”

    狄咏主动后退,出大厅到院中,只因为院子大,闪转腾挪的余地也大。

    第一时间没有把狄咏包围起来,又到了院子中,战神狄青之子狄咏,再也没有了失败的可能,七人之中,完全没有一合之敌。

    蒲志高已经站在了门口,看着蒲家子弟一个一个被击倒在地,左右翻滚,惊愕得张开嘴巴,不知说什么是好。

    待得蒲志高反应过来,他终于知道说什么了:“上差息怒,上差息怒,手下留情啊,这都是小人的子侄,伤不得,伤不得啊……”

    “最后一个,走你!”

    漂亮的回旋踢,精准击打在侧脸,最后一人倒地,狄咏站得笔直,一手负在背后,一手掸着衣角的灰尘,然后把鼻孔对着蒲志高,不屑冷笑:“哼哼……不中用的货色,主人这回是真看走眼了。”

    满地的哀嚎,不服气的眼神,说不出话语的嘴巴。

    蒲志高到得院中,左右驱赶着:“滚,丢人现眼的东西,都滚到一边去。”

    众多丢人现眼的东西,连滚带爬滚到一边去。

    蒲志高换了一个大笑脸,带着谄媚与狄咏说道:“上差息怒,未想上差武艺如此高强,这世间只怕难寻敌手。”

    “非也,这世间能胜我之人,倒也还有几个。往后兴许你还见得到。”狄咏这个傲娇,应该是有导演指导过的,否则他不会有如此演技。

    “上差,你可别看他们武艺稀松,其实都是血性男儿,视死如归不在话下,定能帮衬上差办成大事。”蒲志高有些慌了。

    狄咏今天,是换被动为主动了,也是甘奇高明。与其让狄咏好似求着蒲志高办事,不如把事情翻转一下,让蒲志高慌张一下,求着狄咏办事。

    这就是谋事的技术。

    狄咏摇着头:“帮衬?到时候还成了累赘。有我在此,甘奇狗命,手到擒来。”

    “上差可万万不能小看了小人,韩相谋事定是滴水不漏的,韩相所言,有人接应方才稳妥,小人定然不敢有负韩相之托。蒲家敢死之辈,几百之数,定能保此事万无一失。”蒲志高这是真慌张了,机会就摆在眼前,抓不住,一辈子就没有了翻身的余地。若是甘奇就这么死了,蒲家十有八九还要背黑锅。

    狄咏立马勃然大怒:“你这厮,胡说八道个甚呢?你莫不是想死不成?”

    蒲志高此时才知道自己失言了,立马大拜一礼:“小人胡说八道,小人胡言乱语。”

    哪里胡言乱语了?蒲志高竟然直接说出了“韩相”二字,这可犯了大忌讳。

    狄咏摇着头:“猪狗之智,不足为伍!钱,我带走,此事与你无关了,但有一字一言乱说,教你蒲家鸡犬不留。”

    说完狄咏就要往外走。

    蒲志高连忙到前拦住狄咏,拦也是不敢拦的,唯有躬身大礼挡在狄咏面前,口中说道:“上差救命,上差救命啊,小人愿以项上人头担保,定能帮助上差完成大事,定教上差全身而来,全身而走,不留一点痕迹……上差想想,杀人是小事,不留痕迹才是重中之重,主人想来就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才需要接应之人,小人可保此事无虞。”

    蒲志高真的智商在线,把韩大相公的谋划理解得如此透彻。

    “嗯?”狄咏假装思索了一下,脚步停在当场。

    “上差,主人定是如此想的,所以才让上差来联络小人,小人可出死士……以声东击西,让上差有最好的机会动手,小人可出人手,接应上差出城,小人还可安排识得航道的船工,带上差直接出海北上,如此定然就不会被沿路盘查捉拿。如此可保万无一失。”蒲志高从来不傻,但他今日的智商,已达到了人生巅峰。

    “哼!”狄咏冷哼一声,鼻孔一扫,抬步又要走,但是口中留了一句:“等我吩咐!”

    说完狄咏已然直奔大门而去。

    蒲志高心中一口大气,终于是出了,内心安定了下来。看着狄咏出门而去,蒲志高忽然心情激动非常,这机会,终于算是抓住了。

    但是蒲志高还有一点点的谨慎,他还想得到一个消息,确保甘奇与韩琦真的在朝堂上势同水火。

    一切,都将如蒲志高所愿。如此的谨慎小心,如此的智商异常挥,终于要抓住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了,终于在这必死之局中破局而出了。

    只等那位韩相的心腹亲信上门来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