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被人嫉妒,是一种享受

第三百三十三章 被人嫉妒,是一种享受

 好书推荐:
    出了考场,正是日头西落,霞光万丈,美不胜收。

    考场之外等了许多人,连赵宗实都来了,甚至赵大姐与吴承渥也来了。

    甘奇拱手见过,说了一些轻松的话语,赵宗实还备下了酒宴,等着甘奇考完痛饮一番。

    甘奇的学生也出来了不少,也上前与甘奇见礼。

    程颐自然也就出来了,他考得很好,帖经墨义,无一不会,每一道题都答得很好,策论之题,程颐也答得相当顺利,也有洋洋洒洒万言之书,深入剖析了朝廷支出的问题,以及如何减少不必要支出的应对。

    上一届考试,欧阳修主持的时候,策论答卷,少的千余字就答完了,比如苏轼,就只答了几百字的策论文章,那是因为欧阳修出的题目原因。但凡务实的题目,答起来那都是长篇大论,先要说明,再要分析,还要出对策,还要阐述说明自己的对策。这么一套下来,没有几千字解决不了问题。与写学术论文是一回事。

    出来了的程颐,已然很是自信,因为考试的题目,没有出他的知识范围,所以对于上榜,他并没有多少担忧。上一次没有考上,那完全是因为欧阳修出了一个奇怪的题目,与以往的题目都不是一个套路,没有发挥好。

    洛阳学子们,自然都聚在了程颐身边,先互相问着对方答题的情况,然后才聊起了考试之外的一些事情。

    甘奇这边,远远比程颐那边热闹得多,哪怕是一些不认识甘奇的士子,听得甘奇在这里,也赶上前去与甘奇见礼一番,提前祝贺几句。

    如此落差,让程颐旁边之人多少有些不爽,开口说道:“程兄,待得放榜之日,定要压过甘奇,且教那些谄媚之人知晓谁人才是真正有才。”

    程颐头一扬,也答了一语:“奸佞之辈,欺瞒圣上,祸国殃民!”

    “程兄说得也是,缘何陛下偏偏就信了他那一通胡言乱语。”

    程颐摆摆手:“陛下是受了蒙蔽,所以才如此!”

    这就是意识形态之争,程颐觉得皇帝没做错,大仁大义天下皆知,甘奇偏偏就觉得皇帝做错了。这与皇帝本身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君王时代,没有做错的君王,只有奸佞的臣子。皇帝错了,那是臣子没有给皇帝提供正确的建议,是臣子没有尽职尽责,是臣子没有直谏,没有死谏。皇帝犯错了,那一定是身边有奸佞蒙蔽圣意。

    皇帝是“儿子”,所有的错,都是监护人没有教育好,没有管教好。话糙理不糙。

    除非真的国破家亡了,皇帝才有机会真正承担责任。

    所以这种分歧,是无解的。

    程颐看不上甘奇这个蒙蔽圣意的奸佞之徒,更看不得此时众星拱月的甘奇那所谓得意洋洋的样子,所以程颐带着一种洛阳学子拂袖而去。

    兴许,程颐心中也想,若是那一场辩论,获胜的不是甘奇,而是他自己,那会是一番什么景象?

    甘奇自然不用说,早已名声扫地,哪里还能如今日这般众星拱月,兴许连考试的资格都被剥夺了。而程颐,应该就是今日甘奇的待遇,天下皆知,众星拱月,各地士子争相拜见。

    程颐憋着一股劲,憋到真正东华门外唱名的那一日,力压甘奇。如此才能证明自己,才能让世人都看看,到底谁高谁低。

    所以憋着劲的程颐,拂袖而去也要路过甘奇身边,带着年轻人的性格,从甘奇身边而过,还留有一句话语:“奸佞之徒,人神共愤。”

    这话虽然是程颐与身边之人说的,但却是故意传到甘奇耳边的。

    甘奇听得是眉头一皱,转头看了看,又露出微微笑意。自己得了那么大的好处,还不能让别人骂两句?读书人骂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特别是这种保守派,一向的作风就是怼天怼地怼空气,每天不怼点什么,浑身都不自在。

    被人嫉妒,其实也是一种享受。

    赵宗实备了酒宴,甘奇欣然而去,这段时间头悬梁锥刺股的,实在不是人过的日子。

    人声鼎沸的贡院,慢慢散了去,各大楼宇里,人满为患起来。

    再等一段时间,等到阅卷事情完成了,先选出一个名次之后,还有最后一道手续,那就是殿试,就是进皇宫里去见一见皇帝。

    皇帝会出题考一考,或者每个人问上几个问题,这就是公司的面试了,面试结束之后,就会放榜,让这些新员工正式入职。

    除非真的有人上不得台面,考过了,见皇帝的时候傻了,这种人,兴许会被刷下来。但是历史之中,殿试被刷下来的人,极少。甚至皇帝也不会去刷人下来,特别是仁宗这种皇帝,只要有个对答如流,有一定的见地,就不至于被刷下来,连名次一般也不会有变动了,以考官的排名为准,这也是仁宗对于考官的尊重。

    殿试,甘奇是不担心自己的,皇帝可一直等着他进入朝堂。应该也不至于因为骂了皇帝一句,皇帝就故意把他甘奇刷下来。仁宗既然改了错,那就不会再计较这些事情。仁宗这辈子都是这种行为模式,否则包拯早就回家种田了。

    甘奇倒是担心韩琦韩大相公会不会从中作梗,不过回头想想,又觉得韩大相公是那聪明人,在这个节骨眼上,韩琦应该不会再做傻事了。因为一旦甘奇没有上榜,皇帝必然会开口去问,皇帝要过问的事情,那就不必再去做这些事情了。更何况甘奇还有那个上达天听的本事。

    甘奇进入了官场,兴许对于韩琦来说,还更好拿捏一些。甘奇在体制外混,拿捏起来有些麻烦,因为不当官就不犯错啊。但是甘奇混到体制内了,要当官了,要办差了,总能找到他的差错。

    人总不可能一辈子滴水不漏吧?连他韩琦自己,这辈子也经历过起落。何况年纪轻轻的甘奇?只要一次把柄在手,必然让甘奇再也无翻身之力。哪怕甘奇真的滴水不漏,韩大相公也有的是办法让逼着甘奇犯错,就如逼着狄青犯错一样,手段高明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