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甘奇,搞事了!

第三百一十四章 甘奇,搞事了!

 好书推荐:
    天气越来越冷了,冬天真的到了,甘奇的温泉酒店,也马上要彻底竣工了。

    夔州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至少局势已经稳住了。

    新上任的三司使宋祁,已经回京了,新官上任,带着赈灾的功劳,风光上任。

    仁宗也很是满意,一场波及百万人口的大灾,没有酿成大乱,仁宗心中自然是极为高兴得,这大宋朝,又成功面对了一次可能颠覆的危机。若是真有几十万流民揭竿而起,从夔州出来,进陕西,进黄河流域,那就真正是风雨飘摇了,这个国家就算不亡,也要受到一次极大的打击。

    人最是不能饿,中国人更是如此,只要不饿,万事大吉。只要一饿了,那就要翻天覆地。

    这一年的冬天,当真是个皆大欢喜的冬天,有人升官进爵,有人坐稳了宰相。

    只是甘奇等这个时候等了好久了。

    甘奇出了五万贯的钱,岂能没有后续?

    现在被人钱都花完了,甘奇要搞事了。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告诉甘奇,他的五万贯钱,花到哪里去了?

    甘奇也知道,钱给出去了,那是不会有人来告诉他钱到底花到哪里去了的。

    这是正常操作,朝廷办事,岂能是一个升斗小民能过问的?

    但是,甘奇就不是一般的升斗小民,他可不这么想,他的五万贯,那是由无数人捐款捐来的,钱用到哪里去了,谁也别想含糊。

    这才是甘奇的后手,朝堂的事情他参与不了。但是甘奇必须要给韩琦找点麻烦出来。

    一篇头版头条:《五万贯善款,千百人之善心,到底何去何从?》

    内容很简单,先说慈善基金会是如何成立的,把那些捐款之人为国为民的大义拿来说一通,然后再把韩琦亲手接过五万贯善款的事情拿来着重描述一下,乃至韩琦亲笔签的字据。

    最后就是精髓了,钱花到哪里去了?花到何人身上了?是真到灾民身上了?还是有人其中贪污了?为何没有一个后续的交代?

    如此行事,不明不白,不清不楚,岂不是寒了那些为国为民之人的心?往后还有何人敢捐善款?这慈善基金会,还如何维持得下去?

    公家账目向所有的老百姓公示这种事情,在大宋朝是从未有过的,但是甘奇给所有人带来了这种操作办法。让人们第一次见识到还有这种操作,还有这种完全公开的行事方式。

    甘奇甚至在文中直接暗示,暗示一定有人从其中谋了利益,其中一定有人伸手贪污,一定要严加查处。

    文中也提到了不仅仅是慈善基金会这五万贯的事情,还有更多后续救灾钱粮的监督之事。

    这也符合百姓对官员的感官,更符合现实。这么大笔的款项,不可能没有一点黑暗在其中,人类还没有进化到所有人都如此光明正大的地步。

    这东西,没人说,他就在那里,有人说了,任何人都会知道,他一定在那里。

    之所以这回甘奇要写这篇文章,那是因为以往赈灾,还真是朝廷公款的事情,被人贪墨一些,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

    而这回就不一样了,其中还有慈善基金会的捐款,这捐款来自一个一个的读书人,谁愿意看到自己好心好意捐去赈灾的钱,最后落入了那些不法官员的口袋了?就是一分钱被人贪墨了,这也是不能容忍的。

    这篇文章一出,立马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那些基金会的大小股东们,一个个义愤填膺,自己好心好意捐的钱,被人贪墨到口袋里了?

    这还能忍?

    太学之中,骂声一片。

    各处楼宇,更是话不离此题,一个个义愤填膺。

    三司衙门里,更是收到无数的投书,要求三司使宋祁公开账目。

    政事堂的衙门里,也是收到无数人的投书,要求严惩贪官污吏。

    就连皇宫之内,赵祯看到这篇文章,也觉得心中不爽。没有这篇文章挑拨的时候,赵祯并非不知道其中肯定有这些污脏的事情,但是作为一个皇帝,也不可能事无巨细去管。

    但是看到甘奇这篇文章的时候,赵祯心中的不爽就升起来了,为何?

    赵祯作为一个几十年的穷屌丝,好不容易赚了一点私人财产,自己一家老小都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就捐出去赈灾了,最后还被人贪污了?

    这件事情,甘奇抓住了所有捐款人的心态,朝廷公款,与个人的私财,在情感上就是有区别的。

    公款被贪污了,人们会气愤,但是这种气愤远远比不得自己的私财被人贪污了。

    这种气愤,可以用一个句话来形容:一腔爱心,竟然喂了狗。

    这叫董事长心里怎么平衡得了?

    董事长激动了,大手一抬:“来人呐,去把韩琦与宋祁都召来。”

    小太监飞奔去找人,一个是总经理,一个是财务总监。

    作为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甘奇,他挑起了事情,京城里风雨激荡,自己却躲在家中书房里,读书,认真读书。

    蔡确与李定从外飞奔而来,蔡确大声喊道:“先生,不好了,不好了,太学生们又聚集起来了,说是要去东华门请命呢。”

    甘奇漫不经心点点头:“挺好。”

    “啊?先生,事情可闹大了。”蔡确大概是怕甘奇受到牵连,事情真要闹大了,甘奇可逃不开。

    一旁的李定却道:“持正,我就说了,先生岂能是那怕事之人,先生既然敢仗义执言,那就不怕一切宵小之辈。便是死,也要把此事捅破了天。”

    “资深,我不是怕,我是怕先生受到了牵连。”蔡确解释道。

    甘奇摇摇头:“不怕,就是要捅破了天,既然太学生们准备去请命了,你们当也不能落于人后,到书院里去组织一下,让大家去声援太学生。一定要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是,先生,学生这就去办。”李定是那冲锋陷阵的,此时好似激动不已,难得,终于有他李定登上舞台的那一天了。

    两人飞奔而去。

    书房里的甘奇嘿嘿在笑:“老子钱,拿得爽吧?”

    甘奇也知道,赈灾款项的账目,并非没有。但是那种账目,是给皇帝看的,若是给甘奇来看,必然是漏洞百出。因为韩琦乃至宋祁,他们是解释一方,甘奇是质疑方。

    这事情,解释不清楚的,因为这个朝廷,从来就没有想过还要去与其他人解释这件事情,更没有这个准备。

    没有面对许多人质疑的准备,那这件事情,在甘奇这里,就无论如何也解释不过去了。

    就看这件事情,最后会闹到什么地步。

    甘奇的笔,又在开始写,情绪还不够,还得挑,还得往上去挑。再挑拨情绪,那就得从个人感情上挑拨了,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都是勤勤恳恳赚的,赚钱的辛苦,赚钱的累,大仁大义捐款的那颗善心,就这样都喂了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