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戏精甘奇,再次上线

第二百七十三章 戏精甘奇,再次上线

 好书推荐:
    甘奇走到头前,许多人都听到了胡瑗的话语,一双双眼睛看向甘奇,不知甘奇要说什么正事。

    “感谢诸位今夜赏光,能来参加这个中秋诗会。”甘奇左右致意。

    “甘先生说的哪里话,甘先生亲笔帖子,乃是我等的荣幸,岂能不来?”

    “甘先生客气了。”

    “道坚兄不必如此啊,都是同窗,岂能不来捧个场?”

    甘奇笑眯眯拱着手,然后面色慢慢沉下来,说道:“我等中秋佳节在此欢聚,本是开心之事,但是我却偏偏总是想起城外,今日进城之时,城门楼拥挤着无数从原武来的灾民,一个个惨不忍睹,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同是中秋团圆夜,也不知有多少人妻离子散。今夜,宴是好宴,菜也是好菜,酒更是好酒,却是不免中想起杜甫一句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平常倒也不觉得,却是今日想起这句诗,不免让人面红耳赤,心中难安,有人在城外凄惨如斯,我等却在这樊楼里酒肉欢笑。有心何安,唉……”

    甘奇一番话语,刚才还是满场的欢笑,气氛立马就变成了唉声叹气,有人是听得甘奇之言有感,似乎也有惭愧,有人是装也要装作一副忧国忧民。读书人忧国忧民,这是政治正确,无论如何也要做出来的姿态。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甘先生一语,说得学生无地自容啊。”

    “惭愧惭愧啊……”

    满场议论嗡嗡而起。

    甘奇也并不急着说话,反倒是胡瑗极为配合,开口说道:“道坚心怀天下黎民苍生,不愧圣人教诲啊,来日为官,当是一个好官,朝廷栋梁之才。”

    胡瑗话语一出,甘奇接道:“胡先生,学生忧国忧民又能如何?却也不能让城外那些灾民有一口饱腹之食,更不能让他们有一件裹体之衣。空谈而言,空谈而已,今日这酒,学生也吃了,这肉,学生也吃了。欢声笑语,学生也乐在其中,如此而已,如此而已啊。”

    戏精甘奇,再次上线。

    胡瑗又道:“道坚不必如此自责,大丈夫,圣人有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待得来日道坚入得官场,都为黎民苍生谋福,便是不枉此生。”

    甘奇好像受到了提醒一般,立马答道:“对,先生说的对,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学生不穷,学生家中颇有余财,学生今日,心中惭愧不已,却是不能不求个心安理得。学生愿把家中所有积蓄的现钱都拿出来救助灾民,此言既出,诸位在场做个见证,只要能让城外灾民果腹蔽体,学生今夜才能安心入睡。”

    胡瑗闻言“大惊”,开口问道:“道坚此言,可是当真?”

    甘奇大义凛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学生愿出两万贯,家中所有积蓄现钱,两万贯,一钱不差,明日大早运到樊楼门口,在诸位见证之下,买粮出城。”

    两万贯是多少钱?有一个词叫作家财万贯,这个词代表这个人豪富非常,一万贯就豪富非常了,朝廷去年的岁入,也不过六千多万贯。狄青八千大军出征南方,两个多月的粮食供应,也不过八千贯即可。

    甘奇的报纸,一个月也不过亏去一两百贯钱。

    现钱两万贯,对于任何个人或者家庭而言,当真是一笔了不得的巨款。朝廷一年收入的三千分之一,就比如全国有三千个人拿出两万贯,就够这个大宋朝运转一年了。

    胡瑗“惊讶”得立马站了起来,人也出得桌案,走到甘奇身边:“道坚,道坚呐,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今日如你这般,便是圣贤在世,也当得一身君子之称。老夫虽然不富,余财不多,却见道坚如此仁义无私,老夫身为长辈,又岂敢稳坐在场,老夫愿出六百八十贯,这也是老夫家中所以钱财了。”

    胡瑗刚才还是假惊讶,此时已然是真正惊讶了。他知道甘奇今日要拿钱出来以身作则,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甘奇竟然拿出了这么多钱出来,这个数目,让胡瑗这般的清流大儒真的惊到了。

    甘奇的两万贯,显然并不是手头上所有的余财,还有更大一笔在相扑场的账房里,梨园春里也还有大笔现钱,包括巧儿成衣店里现钱也不少。但是胡瑗这六百八十贯,就真的是他所有的现钱了。

    此时的胡瑗,是真被甘奇感动感染到了。

    甘奇连忙拱手作礼:“先生真乃当世圣人也!”

    甘奇这句话,不久之后,会有许多人这么去夸奖胡瑗。因为不久之后,胡瑗就要驾鹤西去了,倒时候到处都是人把胡瑗称作圣贤。连王安石都这么夸奖胡瑗。

    胡瑗连连摆手:“道坚切不可如此话语,钱财乃身外之物,这点小钱,算不得什么,更比不得圣人,只愿少几个人挨饿受冻。”

    甘奇躬身拜下:“先生乃当世之楷模也!”

    胡瑗依旧摇头摆手,说道:“明日,明日我便亲自把现钱装箱,送到樊楼门口来与道坚汇合,一通去市上买粮出城。”

    甘奇再一次作礼,然后上前扶住胡瑗,把胡瑗扶回座位之上。

    再看甘奇,转头看了看不远的赵宗汉,眼神闪动了几下。

    赵宗汉还一时之间没有会意过来,却是感觉身后赵小妹推了他一把,赵宗汉立马站起身来说道:“道坚大义,我赵宗汉身为皇家赵氏子孙,岂能不在此时出一份力?我赵宗汉,愿意拿出……一百……一千贯现钱,明日大早,也送到樊楼门口。”

    接话茬捧场的到位了,甘奇很是欣慰在点头,拱手:“多谢献甫兄大义。”

    满场众人,看着这一番场景,互相对视几眼。

    有人吞着口水,知道可能大事不好。

    有人受到感染,激动非常,把袖子一撸,就站了起来:“我孔子祥,家中豪富,在河间府有良田无数,我孔子祥愿追随道坚兄,明日大早,带六千八百贯到樊楼门口来会。说到做到。”

    “子祥大义,子祥当真大义啊,不愧圣人门下,书香门第,不愧君子风骨,我代城外几万灾民拜谢子祥大恩大德。”甘奇躬身大拜。

    孔子祥连忙上前来扶:“要说大义,是道坚兄真正大义,若不是道坚兄今夜义举,我孔子祥也不会想起要做这般好事。只愿随道坚兄做一个无愧天地的真正君子。”

    胡瑗又开口了:“子祥不错,如此品性,乐善好施,无私大义,来日定能在官场做下一番了不得的成就。”

    胡瑗这话一出口,许多人眼睛都绿了。胡瑗胡大儒亲口说出这样的话了?这代表什么?是不是代表孔子祥明日进考,十之八九榜上有名?

    只要胡瑗在礼部开了口,那些礼部的徒子徒孙们……

    这种事情由不得多想,由不得脑补,一旦脑补了,问题就大了,荷包就要瘪下去。

    还真是大事不好啊。

    越多的人左右看来看去,无数人在吞着口水,是真大事不好了,这顿酒可没有那么好吃的。

    有些人,囊中有些羞涩,只能期望旁人不要跟风,免得自己脸上无光。

    有些人家中有点资产,想起身大义凛然一番,却还没有想好到底该大义凛然多少,又要顾着面子,又不能把脸打肿成个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