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入骨暖婚封行朗林雪落 > 第2636章 爱你我说了算117
    是丛刚!林晚一怔,连忙收住了脚步。

    “丛叔叔,你怎么在这里?

    是我爹地让你来看着我的吗?”

    林晚本能的以为:丛刚的出现,是亲爹封行朗安排的!“你爹地可管不了我!”

    丛刚冷冷一声,“你弄那么大动静从学校里溜出来,这是要去哪儿?”

    “我……我爹地说十五哥哥去了日本,我想跟人打听一下十五哥哥的联系方式!”

    微顿,封林晚紧声追问,“丛叔叔,你肯定知道十五哥哥联系方式的,对不对?”

    “我不但知道封十五的联系方式,而且还能带你去见他!”

    丛刚微微停顿,“总之,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现在想见封十五,我可以立刻带你去见!但我可以保证,这将是你们最后一次见面!”

    说真的,丛刚的这番话听起来着实有点儿狠。

    想见面可以,但却是最后一次!林晚硬生生的顿足在了原地,“丛叔叔,我真的好想十五哥哥……我可以去不找他……但你能不能让我给他打个电话?

    求你了丛叔叔!”

    对于这个情窦初开的小丫头,丛刚是狠心的。

    他的狠,跟封行朗的狠还不一样。

    封行朗狠在表面,而丛刚却狠在内里!“林晚,你该知道:相对于你这样无忧无虑的豪门千金而言,封十五是没有个人自由的!换句话说,他有他的工作,他有他的使命……我限制不了你的自由,但我却能限制封十五的人生!”

    丛刚轻吁微叹,“四年后,我会把封十五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他依旧会保持干净的身心!如果你连这四年都等不了……那我只能强行改变封十五的人生,要他现在就娶妻生子!”

    其实丛刚的这通话,十分的好理解,也十分的简单明了。

    刚好让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儿能听懂!因为那些冠冕堂皇的人生大道理,想必封行朗已经跟他的宝贝女儿说过不止一遍了!却没能受到行之有效的结果!所以,丛刚这回换了个更简单明了的说辞!“不要!不可以!丛叔叔,你不要逼十五哥哥现在就娶妻生子……不要!”

    果然,还是这句话最为有效。

    林晚顿时就收敛住了她想去找封十五的心。

    “那你就乖乖的等上四年时间!四年后,我会把身心干净的封十五还给你!”

    丛刚抬头看了一眼灰沉沉并不明朗的天空:“怎么做决定,你自己看着办!要你还坚持要去找封十五,就让你小虫哥给我传个话,我会带你去见封十五最后一面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丢下这番话后,丛刚便上车离开了。

    他没有时间逗留在这里跟林晚这个娇惯的丫头讲大道理;因为他还有大爷要伺候!林晚静立在原地,久久的思考着丛刚的话。

    大概十分钟后,林晚默默的转过身来,拖挪着脚步朝学校走去。

    十五哥哥,我乖乖的等你四年,你也一定要洁身自好的等着我哦!十五哥哥,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初恋,并不都是美好的;它是人爱情萌发的最初感情!也可以说是一个人第一次尝到“情”的滋味!或许,还达不到真正爱情的程度,仅仅只是单纯一个人喜欢上了另一个人;但初恋的滋味儿,却是独一无二的!亦是刻骨铭心的!对于封林晚来说,则更为刻骨铭心。

    因为她本是一个娇惯刁蛮、且无忧无虑的千金公主;一个被父母宠坏的女孩子……在她的世界里,一切都是唾手可得的!但这一回,她却不能如愿的得到她想得到的东西了……所以对封林晚来说,那是相当痛苦的感受!同时也让她知道了:并不是所有的东西,她都能得到!这会成为她成长路上的另类风景!……封行朗刚从十八楼的财务部回顶层的总裁办公室。

    刚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丛刚很悠哉的坐在他的大班椅上正翻看着季度报表之类的文件。

    ‘哐啷’一声,封行朗下一秒就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

    然后转过身来对身后的邢十七说道,“邢十七,你去一趟御龙城,给我弄点儿八珍汤和战斧牛排!你亲自看着他们做!由你盯着他们,我放心!”

    很明显,是封行朗看到办公室里的丛刚之后,想把邢十七给支走。

    万一邢十七年少轻狂,看到丛刚就要干架,他帮谁都不好!无论谁输谁赢,结果都不是封行朗想看到的。

    所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把身后的邢十七给支走。

    “好,我这就去一趟御龙城。”

    邢十七应声而退。

    等看到邢十七乘电梯下楼之后,封行朗才再次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狗东西,你还敢来?”

    看到丛刚,封行朗咬牙切齿的低嘶,“不怕河屯的义子弄死你么?”

    “还是有点儿怕的!”

    丛刚淡淡一声,合上了手里的文件夹,“不过,你不是已经把邢十七给打发走了么?

    谢谢封大总裁为我思虑得如此周全!”

    ‘吧嗒’一声,封行朗将手中的项目夹丢在了办公桌上。

    “丛刚,你竟然敢在老子的脸上写‘孙子’……怎么,最近你狗胆儿是见涨呢!”

    封行朗开始捞自己的衣袖,做出要跟丛刚干架的样子。

    看到封行朗这架势,丛刚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身体。

    “这不带上了你爱吃的意式牛柳,来给你赔礼道歉了嘛!”

    丛刚将还在嗞嗞作响的保温餐盘取上来摆放在办公桌上。

    “你哪儿弄的?

    不像你从启北山城带出来的……”封行朗用叉子搅了一圈送至口中:还是熟悉的味道。

    “这回没给老子下毒吧?”

    封行朗一边享受着美食,却一边奚落着丛刚。

    “要真把你毒死了,我还得替你收尸……多麻烦!”

    丛刚将一杯解腻的营养汤送至封行朗的手边,“再说了,你要是死了,我就缺大爷伺候了!来,大爷你喝口汤吧!”

    封行朗喝了一口解腻的汤水,又吃上满口的意式嫩牛柳面后,才腾出一只手来狠捏丛刚的脸颊:“狗东西!!谁借你的狗胆儿,竟然敢在老子的脑门上写孙子的?

    老子不要面子的吗?”

    “那下次写点儿什么,能给你涨面子?

    爷爷?”

    丛刚知道封行朗对面子这种东西并不看中。

    毕竟上回自己当着他所有员工的面儿黑了GK风投的网络,自嘲他封行朗是个卑鄙无耻的人,也没见他有多生气!“狗东西,你还敢有下次啊!!”

    封行朗整个人扑了过来,将丛刚死死的挤在了大班椅上;然后将刚刚嚼碎的西兰花,一口全吐在了丛刚的脸颊上。

    这……这就有点儿伤自尊了!而且还相当的恶心人!“封行朗,你有毛病啊?

    你大多的人了?

    还用吐的?

    恶不恶心啊你?”

    说真的,当时的丛刚都震惊了。

    他是真没想到封行朗能搞出如此的恶心之事来。

    “嫌我恶心是吧?

    你打我啊!”

    可封行朗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吃他的意式牛柳面。

    丛刚:“……”丛刚花了几分钟时间,清理好自己,又继续清理地面。

    看着默不作声清理着大班椅和地面的丛刚,封行朗微微扬眉:“河屯老了……你让着他点儿!”

    封行朗淡声说道。

    透着一个儿子的无奈感。

    “嗯,我会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跟他一般见识的!”

    将双手擦拭干净后,丛刚又拿出了餐后的水果拼盘:自然少不了封行朗爱吃的芒果。

    还有一些高维生素的果类。

    “那个小秘书……你打算怎么处理?”

    封行朗吃了一块芒果问道。

    “一个关心自己总裁大人的秘书……也没错!”

    丛刚淡淡一声,“可能是我们的言行让她误会了!”

    “对了,你干嘛毁掉那个解毒大金毛的检测数据啊?

    他说我中了一种类似于狂犬病的毒……说得跟真的似的!”

    封行朗直直的盯看着丛刚,“该不会是老子真得了什么病,你故意隐瞒着不想让我知道?”

    “那家伙,不是个好东西!”

    丛刚也不会让那个家伙活着离开申城的。

    因为有些秘密,是他不能传出去的。

    “行了,既然你不想说……我也没必要问了!”

    封行朗缓慢的咀嚼着嘴里的芒果,“总之吧,老子要是先死了……你记得帮着三个孩子把我的后事处理好!”

    “放心,像你这种恶人,没那么容易早死的!”

    丛刚深睨了封行朗一眼,“你真没什么病……只是我的恶作剧而已!再过一个星期,你就能恢复正常了!”

    “一个星期之后呢?”

    封行朗紧声问,“你是不是又要尥蹶子跑路?”

    “要河屯容不下我……我留在申城,你也不自在,不是么?”

    丛刚试探式的反问。

    “狗东西,你该不会是想让我说出那句:你在我心目中比河屯重要吧?”

    封行朗斜了丛刚一眼,“你是不是矫情得有点儿过啊?

    !”

    “不敢当!河屯可是你亲爹……”丛刚正作答封行朗的话,身上的手机却作响了起来。

    电话竟然是……竟然是林雪落打来的!当着某个醋坛子的面儿,他老婆的电话自己是接还是不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