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12章 离开

012章 离开

 好书推荐:
    堂堂世子失踪呢?

    白少棠的不告而别让整个东都陷入了震荡。

    在消息传入宫中的那一刻,整个东都都被王世充锁住了城门,许进不许出。无数手持利刃的士兵正开始拿着世子殿下的画像开始逐步排查搜索,甚至连洛阳那些依附在王世充手下的地头蛇们也各自收到了命令开始盘查起来

    一时间,世子的失踪搅动了整个东都洛阳的局势。

    当今圣上杨广在得知消息后可谓是勃然大怒。

    皇太孙的失踪由不得杨广不去在意。

    在以往中,皇太孙身上所展现出来的才华风度曾经让杨广一度看见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在他心底其实非常疼爱这个孙子,尤其是在长子杨昭英年早逝后,杨广放在皇太孙身上的期望就更重了。

    只是让杨广措手不及的是自己这个长孙所展现出来的才华惊人,但提出的意见却是更为骇人,压根儿就没有他曾经那样的韬光养晦的意思。

    锋芒毕露。

    定会刺伤人。

    尤以在世子掺杂进了科举制度后,从某方面来说他已经成为了世家的仇人。

    而杨广正是看到这一点,才下旨禁足世子,同时打散他原本府上的人才,收归朝廷。他这是做给门阀世家看的,是在保护自己的这个皇长孙。

    因为杨广现在早就清楚了自己的长子的死去压根儿就不是什么英年早逝,而是由他身上延续下来的那股仇恨落在太子身上。

    太子之死本就是门阀世家对皇权的挑衅,是对他行为的报复。

    知晓缘由,却没有证据。

    这让杨广无可奈何。

    所以他只能表面上表现出自己对这个长孙的厌恶。

    现在的他早不是曾经那个初登皇位的皇帝了,不是那个雄才大略,手握大权说一不二的人了。没有以前那样自信,却变得更加的自负了。

    征伐高句丽的失败,大兴土木,原本那些在扬州总管时期定下的庞大计划已然快要压垮了他这个人。皇长孙越出色,杨广便知道自己的这个孙子便会越危险。

    皇宫很复杂。

    就更不用说王府了。

    魔门,佛门还有道门,到底在王府隐藏了多少的自己人?

    还有其他的门阀是不是也这样?

    杨广知道世子的王府中除去他派去的人,其他所有人都不可信,甚至连他自己的人都无法彻底相信。

    王府很危险。

    身为杨家人危险。

    这个世界更是危险。

    在得知皇太孙失踪后,杨广勃然大怒。

    再一次,呆在东都洛阳的人再度体会到了杨广的赫赫皇权之威。

    不仅是整座城市开始进行了盘查严打,王府上的所有人都被接受盘查审问,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不必要的手段。

    一时间,潜藏在王府中的各色暗角都遭受到了牵连。

    门阀的人如此。

    佛门中人如此。

    魔门中人更是如此。

    尤以世子殿下的贴身人遭受到了最为严厉的对待。

    其中白清儿最为委屈。

    她堂堂阴癸派传人之一,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情况?

    皇宫。

    在朝堂上了一堆怒火后,直烧的所有人战战兢兢,杨广这才甩袖离开了大殿。

    在踏入皇后宫中的那一刹那,他生气的模样便立即有了变化。

    萧皇后作为枕边人多年自是看得出杨广现在的心情,只是内心还是满腹忧愁的问道:“怎么样呢?调查出什么没有?倓儿安危怎么样?可别如同昭儿那样。”

    一连串的问题让杨广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扫了一眼皇后那蹙眉的模样,他倒也不好说什么,尽可能安慰道:“只是失踪。”

    “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朕也如此。”

    “倓儿这一手化明为暗的手段用的不错。”

    “只要没出意外,起码比呆在王府中要安全。”

    萧皇后一听自己丈夫说这样的话顿时不满意了,长子长孙与幼子都是例外的。她对自己的孙子很是担忧,心疼道:“那若是出了意外呢?”

    “那朕不过是再多了一个英年早逝的孙子而已。”

    背对着萧皇后,杨广目光落在那西斜的日头上,无情的回道。

    一时间,萧皇后只觉得自个儿的心都凉了。

    ……

    失踪啦?

    停下舞剑的动作,独孤凤随手还剑入鞘,拿着从宫中得来的消息,侧着脑袋,面色很是讶异。

    这么快就行动?

    她只不过在教导剑法的时候,随意的说了几句,徒弟便已经知晓了自己话中的表达,而且还迅做出如此安排,再度让独孤凤意外了。

    意外的是到现在竟然没有人知道世子殿下是如何从王府中失踪的!

    连她们独孤家安插在王府的人也不知道,就更不用说其他的人了。

    一招瞒天过海,让所有人都不知道世子殿下究竟去了哪里,是否还在王府中,又或者在这个硕大的东都洛阳中,还是已经出了城?

    原本她还以为小徒弟会求助自己的帮主,在她的帮忙下离开的。

    却哪里知晓会是眼下这样的结果!

    安危?

    独孤凤丝毫不担心。

    在她看来,以世子殿下的能耐显然是能够自保的,离开王府才能真正的有机会保证安危。

    只是自现在起,她独孤凤就要派出阀中的大量人手,去关注江湖上生的事情了。

    她很期待下一次的师徒见面,将会是何种情形。

    也许那是一件很美的相遇吧。

    春天里。

    桃花下。

    ……

    夕阳下。

    金色的余晖笼罩全身。

    白少棠一身粗布青衫,背负着一个包裹,扎着马尾正站在甲板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的碧涛水浪。

    水花声。

    船上的吵闹声。

    还有那呼啸而过的风声。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鲜活有力,不再是王府中的那般死气沉沉。

    回过头。

    举目斜望。

    远方。

    东都洛阳整座城被金色所笼罩,远远的看上去这座新生不久的都城竟然有了一份暮气沉沉的感觉。

    就好像大隋这座不过才初出二世的江山,便已经早早的流露出了丝丝落寞之意。

    日头,要落了。

    这天下,即将陷入了最大的黑暗。

    到时是皓月当空,还是繁星遍布?又或者黑的不见五指?

    而第二天,谁又才是那颗升起的太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