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11章 无相神功

011章 无相神功

 好书推荐:
    “嘤~~~”

    一声轻吟,白少棠自睡梦中惊醒。

    睁眼的那一刹那,白少棠已然一个翻身从床上滚了下来,手忙脚乱的点燃油灯后,人便一个飞窜跑到了铜镜前面,小心翼翼的朝镜中人望去。

    烛火摇曳。

    昏黄的灯光将整个房间平添了一份暖色。

    烛光下。

    铜镜里。

    目光中。

    视线的尽头,收入眼帘的是一个一头青丝因为睡觉而稍显缭乱,带着一身慵懒气质的绝世美人儿,镜中人正微张着小嘴,双目呆呆的打量着对方。眼波流转间,尽显无言的诱惑,眉心血印配合着微扬的剑眉,更添数分英气与邪魅。

    真真是一个绝世美人儿。

    “……”

    一阵哆嗦的白少棠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心头只有一股名为后怕的情绪在盘旋,就在刚刚白少棠现自己竟然对镜中的自己有了那么些许的心动。捏人捏的再漂亮曾在现实中也不过是游戏,即便是韩国整容业再达人造出来的美女也会自身不喜欢的地方。

    这种哪里有自己一点一点的捏出来的成就?

    而当这种情形化作了真实出现在身上的时候,白少棠第一次现无相神功这门武功的可怕。

    不是这门武功的千变万化,而是这门武功极为容易让人掘出自身的下限。

    就在刚刚,白少棠现自己变态了。

    人这一生,所求不过名利。

    高大一点乃是爱情与事业,低俗些则是女人与金钱。

    但现在……

    白少棠竟然诡异的现自己都有了。

    对比这种结果,白少棠只觉得自己一时间索然无味,人没有了任何的追求了,整个人都产生了一种立地成佛,撒手西去的感觉。

    果然。

    东成西就版的自己没有说错。

    人体是一个大宝藏,内中包含着无数的密藏等待着我们去探索。

    不开一下,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体内蕴含着什么特质,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下限究竟是什么。

    “人生当真是寂寞如雪啊!”

    镜中的美人儿毫无生气的呢喃着,看那样子已经是步入到了孤独的最高境界——寂寞如雪。

    他什么都有,什么又都没有。

    “!!!”

    “不对!”

    猛地白少棠反应了过来,就在刚刚他几乎被自己冒出来的绝望情绪所笼罩,晃了晃脑袋,好不容易将这种消极的情绪抛却后,他这才认真的给自己打气道:“好险,我刚刚差点就走火入魔。”

    “人不能只想让人悲哀的事情,生活中也有许多快乐的东西可以回忆。”

    “想点高兴的东西,想点优点就好。”

    “对啊!”

    “无相神功虽然变态,但它还是有着更多的优点啊!”

    “千变万化,防不胜防。”

    “这简直是为自己现在的情况所量身定做的功法一样,除了千变万化之外,还可以隔山打牛……哎呀,我说不下去了。”

    白少棠有些自暴自弃,因为他自己不得不承认无相神功的许多优点。但真正让他感到绝望的是这门武功似乎打开了他体内的什么枷锁,让他从人体密藏中摸出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让他自己看到了自个儿的下限。

    这感觉,简直比修炼成功了那秃顶剑法还要让人感到绝望。

    剑法只是表,而无相神功则是让人窥到了内里的灵魂。

    烛光悠悠,呼吸幽幽。

    直到烛火快要燃尽的时候,白少棠才自叹了一声。

    “算了。”

    “就当自己修炼了个妖号。”

    “就好比游戏太吾绘卷里的男生女相一样。”

    “而且自己还可以不断的更改模样,还可以备份,简直方便至极,并不需要一直保持这个模样。”

    “再说生活中有多少的人喜欢在游戏里玩人妖号,男生玩女号,女生玩男号,自己不过是更进一步而已。”

    “并不意外!”

    “所以,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样一想,白少棠现自己的心情果然好了许多,但他也经由此现自己的下限恐怕要必须想象中的更低,东成西就版的自己就是一个明证。而且白少棠也很担忧,怕哪一天又出现一个自己并且开出了了不得的东西来。

    烛火燃尽,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

    唯有缕缕月光透过窗户照耀进了房间,在地上点出了朦胧的一片银辉。

    抬眸。

    白少棠视线透过窗户望向了天空的那轮弯月,整个人陷入了安静,进入了回忆。

    大唐双龙世界该是怎么样的?

    人穿越到这个世界该怎么生活?

    前一任自己就曾有过这么一个设想。

    寻长生诀,与主角打好关系,进入飞马牧场跟鲁妙子学技艺,伺机争夺和氏璧,找邪帝舍利,参与争夺天下的大戏,顺便与江湖中各色的美女来上一场你情我愿的恋爱。

    这是多么美好的江湖。

    该装逼就装逼,该撩妹子就撩妹子。

    这才是主角要走的路的样子。

    可是到了他白少棠这里,怎么就不是这样呢?

    前一任自己的身份让设想的计划胎死腹中,只能在政治争斗中一步一步的走着。

    在死后轮到现在的白少棠他现自个儿情况都开始不大对劲。

    属于他在这个世界的应该是美人如玉剑如虹。

    但现在的白少棠连画风都已经在不知不觉的走偏了。

    他的大唐江湖只怕会是连自己都无法预测。

    ……

    第二天。

    白少棠并没有让侍女白清儿来服侍自己起床梳洗,而是一个人躲在屋子里细细索索的弄了半个时辰后,这才一身正装的走出房门。

    让白清儿诧异的是今儿的世子殿下似乎开始变得正经起来,那副认真严肃的样子让她不由的回想起了曾在江湖上传闻的那个模样,没有提什么眉来眼去剑,白清儿也很识趣的眉头提它。

    早膳。

    午膳。

    直到下午的时候,白清儿突然现了一个诡异的情况。

    她在府邸中四处寻遍了都没有寻到世子殿下的身影,这种情况让白清儿慌了。

    在招呼其他侍女和侍卫们一起寻找之下,最后的结果让白清儿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那便是世子殿下在王府中失踪了。

    一个大活人就那么悄无声息的自王府中失踪了。

    很快。

    堂堂世子殿下,皇太孙失踪的消息便传入了宫中,传入了许多的有心人耳中。

    东都大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