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05章 我堂堂剑道天才(上)

005章 我堂堂剑道天才(上)

 好书推荐:
    “啊!!!”

    一声惨嚎惊的那早起寻虫的鸟儿振翅高飞,看那扑棱的样子就知道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不仅如此,府邸中其他的下人侍女们更是在这声惨嚎给吓了一大跳。一时间,一群带刀侍卫已然拿着武器给冲了进来,一边喊着有‘刺客’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前推进。

    当王府中侍卫领冲进房间后,见到眼前的一幕他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刺客呢?

    手中长刀高举,身后挤进来的侍卫更是有人手拿弓弩,可谓是全副武装。他们设想过有江湖中武功高强之人来刺杀殿下,幻想过刺客的模样,但是眼下……刺客在哪里?

    但总的有个目标是吧?

    于是他们将房间里的唯一怀疑对象白清儿给围了起来。

    房间中。

    白少棠端坐在铜镜前。

    白清儿正一脸懵逼的拿着梳子站在一旁,而她的另外一只手上则是有着几根脱落的长。

    而刚刚那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正是因为她手上的这几根脱落的长所造成的。堂堂世子,堂堂殿下,竟然会因为几根脱落的长而害怕的出这般惨叫,着实让白清儿震惊了。

    人掉头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怎么世子殿下却是一脸毫无生气的模样?而且刚刚那一声惨叫可谓是让出身阴癸派的白清儿都吓了一大跳。刚刚进入房间包围自己的侍卫更是让白清儿差点以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直到她从侍卫领的脸上瞧见同样迷惑的眼神后这才放下心来,一身聚起的真气也平和了不少。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只见白少棠缓缓的伸出了右手,那不断颤动的手臂显示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到底有多么的激荡。嘴唇颤动,不断开合的上下唇正暴露出白少棠激荡的心情,一手死死的抓着白清儿拿着梳子的手,一手轻轻的将上面的头给收了下来,放在了自己的眼前,哽咽道:“头……掉了!”

    他昨晚自睡梦中回醒过后还专门在铜镜前自我检查了一番,没有现多大的问题这才安然入睡。

    毕竟在见到剑侠版的自己秃头景象后,那种后怕感可谓是一直形影不离。

    一想到那冷如冰寒如雪的西门吹雪秃头大侠模样……

    白少棠就已经生无可恋。

    至少剑侠版的自己已经是生无可恋,昨晚在从睡梦中离开的时候都已经准备寻一个黄道吉日找一个好的地方所在自杀了事。

    就区区头掉了几根,就出这么大的惨叫?

    在听到白少棠那呢喃出口的自言自语,白清儿与一众侍卫就弄不明白了,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而且在侍卫们心中诧异的地方还是在最近这段时间来自家世子殿下开始变得奇怪起来了。

    白清儿见状则是仗着昨天与世子修炼一番眉来眼去剑的关系而将内心的疑惑问了出来,同时也在劝导白少棠不必担心,人掉点头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不懂!”

    然而,白少棠在听到白清儿的安慰后,低沉的情绪反而没有缓解,倒是变得更加浓厚起来。在手上一根一根的数着,只听白少棠用沙哑的嗓音,以一副哀伤的韵味说道:“真的。”

    “这头不是一根一根的在掉,而是一缕一缕的在掉。”

    “你知道这样下去会生什么吗?”

    抬起头,白少棠视线正对白清儿的双眼。在白清儿的目光中,她能看到感受到那股子在双眼里弥漫的雾气,还有一股子难言的悲伤。只是她更不明白白少棠话中的意思了。

    秃顶。

    白少棠的眼前几乎浮现了自己在未来一段时间里的模样,头顶光滑,只余两侧和后脑勺留下些许丝。不过十几岁少年的他那时将会是何等的‘风采’?

    这要是与江湖中的宗师高手对决,与婠婠、师妃暄等一众年轻高手交锋,那时只怕结果是将对方笑死吧。

    他堂堂皇长孙,堂堂世子殿下要脸的啊。

    这难道真的是遗传?

    他还没修炼天外飞仙与西门吹雪的剑法了,就已经有了秃顶的迹象。

    这……

    又或者是剑侠版的自己给带来的负面影响?

    到这个时候,白少棠激荡的情绪反倒是稳定了下来,觉得自己既然忽然出现了脱的迹象,就应该要寻找解决的办法。

    先是挥手让那些受到惊吓的侍卫们离开后,白少棠这才让白清儿寻了一个锦盒过来,小心翼翼的将那脱落的长保存在了盒子里面后,这才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摊在凳子上。

    早膳过后。

    白清儿为了再度联系自己与世子殿下的感情,决定自己率先提起殿下的那一套眉来眼去剑,想要在那桃花伴春风下与殿下耍上那么一套只有情欲男女才能体会的眉来眼去。

    要知道,她还自己更改了几处,用自己在阴癸派的根底来提升剑法的观赏性。

    她准备在今天要好好表现,无论是暗骚明骚又或者离骚,只要殿下需要,她就要给世子表现出来。至于昨天那个殿下你不够骚的眼神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表现出来。

    不必着急,可以慢慢影响嘛!

    然而当白清儿隐晦的提出这个要求后,却是被白少棠否定了。

    再见到白少棠一脸正气,严肃的拒绝的模样,白清儿委屈的很想说昨天世子殿下不是这样的啊,最后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白少棠离开自己的视线。

    “我不准备练剑了!”

    在心底,白少棠做了这样的决定。早上现的脱迹象彻底让白少棠将昨晚剑侠版自己的劝告放在了心底,他还专门的回忆了下自己这一世的父亲杨昭,爷爷杨广他们貌似都没有秃顶。

    所以遗传的问题应该是非常小的。

    那么还是剑的问题了。

    所以他决定不练剑了,而今天正是独孤门阀的独孤凤小姐姐来教导自己练剑的日子,白少棠觉得自己的这个决定也该跟这个小师傅说一下好。

    院落。

    白少棠还未接近,便已经听到内里的舞剑声。

    剑声带着奇特的律动,白少棠便知道独孤凤已然来了。

    踏入院落,白少棠的目光便被院落中舞剑的女子所吸引。

    桃花下,春风中。

    一袭粉衣的少女正随剑而动。

    剑动,人动,风动,心也动。

    不同眉来眼去剑这套外人瞧着想要上来打人烧死对方的剑法,独孤凤手上的剑法施展开来当真是引人注目,如仙女下凡搅动红尘,美的入迷,让白少棠目不转睛。

    锵!

    剑停!风停!人停!

    长剑入鞘。

    立身桃树下的独孤凤目光落在了那站在不远处正打量自己的世子,盈盈一笑,笑容照的那桃花更加的娇艳起来。

    人在花中笑,花在人旁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