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04章 忧伤的人

004章 忧伤的人

 好书推荐:
    背影。

    那是一代绝世剑侠。

    丰神俊逸,潇洒无双。

    忧郁的气质弥漫无间,堪称少女杀手。

    但正面……

    当白少棠见到对方转过身来后的模样后,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现在已经不止是剑冷声冷人冷,这是连他自己也觉得冷了,心也冷了。

    他秃顶了。

    年纪轻轻,便已经秃顶了。

    脑门上光秃秃一片,有着几缕pIa在了脑门上面显得卓尔不群,其他就剩太阳穴两侧以及后脑勺还有着不少的头。

    转过身来,一身白色锦衣,满身忧郁气质的剑侠白少棠正眉眼带愁的看着出现在这个大厅的自己,忧郁道:“你那一头的青丝,当真让人艳羡至极。”

    声音哽咽,几乎让人听出了杜鹃啼血的味道。

    “……”

    白少棠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梦境空间里遇见到穿越的自己竟然会是如此模样与场景。

    见此,他也体会到了那股哀伤意味究竟从何而来了。

    四目相对。

    彼此都从各自的眼中看到了内心中隐藏的悲伤,只不过一者已经是明面上彰显出来的悲哀,而另外一人则是害怕自己未来也会成就这副模样的担忧。

    沉默无言。

    白少棠也没有了心思去询问自己之前在心里所设想的问题,两人不约而同的端坐在客厅沙上。一人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对方的头,一人则是用后怕的眼神盯着那秃顶的脑门儿。

    半晌。

    一声哀叹不约而同的从两人的口中出。

    却见剑侠版白少棠一声呜咽,一手捂着脸,耷拉着脑袋,悲恸的哭了。滚烫的热泪正一颗一颗抛豆子似得落下,正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麻痹的!”

    “不管你穿越到了历史世界还是武侠世界,千万别学什么鸡儿剑法,也别当什么劳什子大侠。”

    “风流倜傥的大侠那不过都是凡夫俗子的幻想与yy,真正的大侠都是我现在这样子的……呜!”

    “因为大侠长得不好看,即使长得好看也会秃顶……”

    “我原本是不信的!”

    “结果到现在原本那些喜欢我的侠女们也不爱我了。”

    “我好难受。”

    白少棠无法言喻,他只能怔怔的看着这个剑侠版的自己坐在自己身边痛哭流涕,那股忧伤他真的是能够体会,因为这特么的秃顶的就是他自己啊。

    这是感同身受啊!

    他还这么年轻啊!

    难不成自己当真有早早秃顶的毛病?要知道自己的老爸,家族其他人可是没有这个问题了,怎么到自己这里就!!!

    看着剑侠版的自己哭的这么撕心裂肺,只觉得心头哀伤难耐的白少棠也跟着一起哭了,一边摸着眼泪一边听着对方的泄。

    一边痛哭流涕,一边后悔自怨,只见剑侠版的白少棠瞅了一眼身旁自己那茂密的黑,顿时了狠,恶狠狠的说道:“马勒戈壁的,我回去就自杀!”

    自杀?!

    这个词汇一落入白少棠的耳中,顿时将他警醒了过来。

    不是吧?

    问题有这么严重?

    白少棠直接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面对这个问题,剑侠版白少棠恍若一条被摆放在锅里的鱼,没有了丝毫的求生欲望,喃喃道:“你知道吗?在之前我也是有头的!”

    对于这一点,白少棠很清楚,他现在就是想知道这个秃顶到底是不是遗传问题。

    “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就跟现在的你一样。”

    “可是自从我修炼了那个什么劳什子独家秘笈后,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修炼?

    秘笈?

    听到这里,白少棠只觉得自己从剑侠版的自己身上寻到了一丝问题的关键,看来秃顶这并不是遗传问题,这让白少棠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庆幸的拍了拍自己心口:“还好,还好。”顺便问出了事情的关键:“秘笈?什么秘笈能让自己搞成这个模样?”

    然而面对这个问题,剑侠版的白少棠给了一个让人意外的答案:“天外飞仙啊,还有西门吹雪的剑法。”

    啥?

    歪着脑袋,白少棠被这个答案给震惊了。

    叶孤城,西门吹雪,这两人的名气何等之大,可剑侠版的话告诉白少棠他秃头就是因为这两人的剑法,这个结论彻底让白少棠茫然了。

    蓦然,一道灵光在脑海里闪过,白少棠指着剑侠版的自己怔怔道:“你所穿越去的世界该不会是……”

    “没有错。”

    剑侠版的自己双眼无神的回答道:“就是那个大内密探零零的世界。”

    呃!

    这个世界!

    为什么到现在自己所遇见的两个所穿越过去的自己都跑到了搞笑世界里?而各自的遭遇更是让白少棠只觉得自己的嘴角正在不断的抽动。

    一者眉来眼去剑修的如火如荼,另外一人则是修炼剑法给自己搞成了秃子。

    就他正常点。

    咦?

    不对!

    前面的那个自己已经在浴桶里被溺死了,这也不正常。

    不行!

    白少棠觉得自己得早点有心理准备,搞不好就他一个是正常的。

    不过眼下还是该安慰剑侠版的自己,这秃头……连自个儿都不忍直视。想了想,白少棠觉得还是得给自己提个建议,于是语重心长的说起了马后炮:“其实你可以不练剑,可以寻找那个反派的无相神功修炼。那玩意儿可是比四大邪术更恐怖,比什么易容更可怕的武功,简直千变万化。”

    闻言,剑侠版的自己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说了一句话便将白少棠原本在肚子里蕴藏的话给彻底堵死。

    “我不练剑怎么打得过无相皇?”

    于是,这个事情在白少棠这里成了驳论。

    “……”白少棠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他现哪怕是自己去好像也是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更何况对方就是自己,之前的选择也不过就是他自己的选择。

    “不过我倒是抢到了无相神功的秘籍!”剑侠版的自己语气平淡的从怀里掏出了三本秘籍,分别是天外飞仙,西门吹雪的剑法以及无相神功。三本秘籍并排而列,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神秘非凡。

    剑侠版自己的遭遇让白少棠对剑法产生了那么一丝的抗拒,甚至隐隐的连眉来眼去剑都有戒备了,故而他的目光只是在两本剑法秘籍上停留了一下,随即便落在了无相神功的上面,问道:“那你现在怎么不练无相神功?”

    “!!!”

    歪着头,剑侠版白少棠在听到这话后,眼神显得怪异至极:“你这么狠,连自己都不放过?我都这样了!在练这个,这不成了裘千尺了吗?”

    一句‘裘千尺’如同闪电砸在了白少棠的脑门上,直接将他震的一呆,惊的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卧槽!’用来转移心中刚刚一闪而过的那个被自己幻想出来的裘千尺版自己的面貌带来的后怕。

    这,太可怕了!

    绝对不能练!

    至少秃顶的自己绝对不能练!

    一时间,客厅里又安静了下来,只有两人的呼吸在彼此起伏的呼应着,一时无言。

    最后剑侠版的自己什么也没有说就提着剑离开了客厅,在离开前留了一句言,按他的说法那是遗言,以后要刻在碑上的:“我先回去了,得寻个黄道吉日好自杀了事。”

    “在这个梦境看到自己,我就知道不止自己一个,那么我就放心了。”

    白少棠没有劝剑侠版的自己。

    而与此同时,目送对方离开后,得到了三本武功秘籍的白少棠也从睡梦中醒了过来,睁开眼的第一时间,便是下床点燃了油灯,人来到铜镜面前来来回回的检查起自己的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