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02章 那股骚劲儿呢?

002章 那股骚劲儿呢?

 好书推荐:
    “来。”

    “本殿下先给你示范一遍。”

    一遍示范,让一旁的小侍女整个人陷入了茫然状态。

    想象终究不如面见。

    在亲眼目睹了殿下展现出来的这一套被其号称绝学,常人无法掌握的剑法后,小侍女只觉得自己的人生三观生了剧烈的变化。这真的不是专门用来调情用的?

    小侍女武功不高不低,但她的出身背景确是让她在武学一道上还算有着自己的见解。

    毕竟她出身于魔门之的阴癸派。

    而且在她的了解中,这隐藏在殿下这座府邸中的远远不止阴癸派中人。来自宫中皇帝的人,又或者其他门阀的人远不止几许。这座府邸就如同这几年来殿下这个人锋芒毕露一般,吸引了太多太多的注意力。

    身为皇孙,自个儿差点被淹死在浴桶里,单单就这一点就说明了眼下白少棠的危险处境。

    当初若不是她现的早,恐怕殿下是真的淹死在了浴桶里了。

    也正因为这一点,小侍女这才步入了殿下的身边,在知道小侍女的名字后,更是被当成为一种‘心腹’一般的存在。

    事实上小侍女的担忧并没有错,原本的殿下早就淹死了,眼下的白少棠只不过是被自己给穿越了而已。只是这一点,却是无人可知晓了。在旁人看来,他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而已,命大福大。

    至于那次是谁动的手,可谓是谁都有嫌疑,谁都在否认。

    最起码,在小侍女的印象中,阴后可没有下达过这样的命令。其次嫌疑最低的便是杨广了,虽然他刚愎自用,可还没有到因为皇太孙的锋芒到了要打杀的地步。

    那么最有嫌疑的人无疑是其他的人了。

    尤其是门阀。

    因为殿下踩了他们的根。

    当然也不排除是圣门内其他人的手段,用以加快她的融入。

    “……”

    当然,眼下小侍女来不及去思考这些问题,眼下的她正整个人都被自家殿下所施展出来的这一套剑法给震的目瞪口呆。尤其是当着她的面,白少棠小心翼翼的告诉了她这套剑法的来历后,整个人都傻眼了。

    “悄悄告诉你!”

    “这套眉来眼去剑法并不是小师傅独孤凤教的,而是本殿下从一个大门派中得来的,听说练到高深处足以镇派。”

    大门派?

    听到这里,小侍女便不由自主的升腾起了一股不好的想法。

    果然。

    接下来便听见白少棠用兴奋的语气说道:“这个门派在江湖上名气大的狠,就是名声不怎么好。”

    “噢?”小侍女眨巴着大眼睛,一副清纯无比的小疑惑模样。

    “那就是魔门两派六道之的阴癸派。”

    白少棠用一种十分肯定的语气点出了自己手上剑法的来源,从来增加这门剑法的厉害之处。

    你在骗我!

    小侍女听得长大了小嘴,露出了两颗可爱的虎牙,甚至从白少棠的视线中还能看见她嗓子眼儿里的小舌头正在不断的颤动。

    我怎么不知晓圣门有这样夸张而且不要脸的剑法?

    以圣门的能耐,怎么创造这样浮夸的剑法来。

    眉来眼去……哼,圣门的手段可高级的多。

    想她白清儿身为阴后祝玉妍的弟子,虽然只是初出江湖,便被交于了任务,但她身为圣门中人,除了比不上婠婠外,其他的她自信不差,可谓是什么场面没见过。

    这剑法……

    绝对,肯定不是圣门中的。

    这殿下,绝对是凭空想象出来的这么一套剑法,想要用来与自己调情吧。

    嘻嘻……想来任务与自己更近了一筹。

    这殿下亦逃不出她白清儿的手掌心。

    在心里,白清儿不由得笑出了声,自认自己看清了真相。在脑海里仔细认真的记下来白少棠所说的要点后,白清儿打定主意要好好的陪殿下好好的耍上这么一套眉来眼去剑,想来她所修习的姹女大法定然会派上大用场,让这杨倓下不来床。

    一番准备就绪后,两人就在这府邸的院落里,迎着春风,向着粉色的桃花与满眼的春色开始了舞剑。

    暧昧的季节,暧昧的剑。

    在暧昧的眉眼纷飞中,白少棠突然停了下来,歪着头上下打量着同样停了下来的白清儿,道:“不对!”

    不对?

    哪里不对?

    白清儿一时愕然,她刚刚自认为表现的很好啊,剑舞的很不错,将自己的身段都展现了出来。

    “你刚才的眉眼不对!”

    眉眼不对?

    白清儿闻言抬了下眉,我刚才那诱惑的眼神儿是抛给瞎子看了?未等白清儿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白少棠已经开始自言自语的解释起来:“我觉得你的眼神还不够骚。”

    骚字一出,顿时打破了原本白清儿对白少棠的定义,在她的眼中,眼前人就好像被重新认识了一般。在原本的传言中,这皇太孙可谓是俊美,张狂,自信,锋芒毕露到了自负地步,才华集于一身的存在。

    甚至有人传言他杨倓比他父亲更有资格继承皇位。

    印象中,他应该是一个孤高之人,可这几天下来的接触确是一再不断的破碎白清儿心中虚构出来的印象。

    眼神不够骚?

    这评价让白清儿稍显不忿了。

    这是在打阴癸派的脸。

    不行。

    身为阴癸派之人,身为修习姹女大法专擅勾引男人的白清儿决定挥自己本身所有的特长将这个脸面给打回来。

    于是在白清儿进行了一番充分准备后,两人再度在桃花伴春风中舞了一场眉来眼去剑。

    锵——

    双剑交击。

    连出的声响都显得那么的悠悠然,有着一种粉色的味道。

    pIa!

    长剑直接被扔在了地上。

    白少棠一手挠着自个儿的额头,一边眉头踌躇道:“还是不对!”说到这里,白少棠的目光再度落在了白清儿的身上。

    “……”

    迎着白少棠的视线,白清儿怀抱着长剑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半步。

    剑法哪里不对,白清儿并不知晓,但她知道这一次绝对不是她的问题。刚刚施展剑法的过程中,白清儿觉得自己已经展现出了自身的魅力,无论是身段还是眼神。

    骚,无论是明骚,还是暗骚都被她展现的淋漓尽致。

    所以……

    察觉到白清儿眼神的变化,白少棠立即反应了过来,神情肃然道:“你这是什么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