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无敌天子 > 18.门外的瞳孔

18.门外的瞳孔

 好书推荐:
    夏极本来以为所谓的“沐浴更衣再做休息”,就是自己去冲个澡,然后上床睡觉。

    但他错了。

    当他站在奢侈的山顶温泉前时,一旁的绒皮长垫子上,正跪着两位穿着火辣的丰腴少女,紧身皮衣翻领,露出迷人的粉颈。

    水雾弥漫,半湿了衣衫,本是紧身的皮衣更加显出诱惑的线条。

    “圣子,请您更衣。”

    软软糯糯的声音里,两名少女就起身,准备帮夏极宽衣解带,然后服侍他沐浴,神色里尽是一副任君采摘的羞媚。

    夏极想了想还是斥退了两名少女。

    现在远远没有到能够放松自己的时候。

    褪下衣衫,舒服的叹息一声,放松每一寸肌肉,沐浴到了温热的山泉里。

    白气蒸腾,此处是被山石遮盖住的,而距离不远的地方,则是掩着的门,门到温泉,是铺设的红毯。

    咚咚咚。

    门外忽的传来奇怪的敲门声。

    夏极侧头看去,虚掩的门缝里好像是藏了一道娇小的影子。

    是小炉鼎?

    “梦真。”

    夏极远远喊着。

    但是门外根本没人答应。

    过了小片刻,又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夏极觉得有些古怪了,他看着泛红的门扉,门扉后竟然一片漆黑,根本不是圣门之中,那黑暗深邃如渊,不知通往何处。

    门明明半掩着,只要一推就能进来,这个人为什么一直在敲门?

    他下意识地就想喊“进来。”

    但话到口边,却是某种极度悚然的感应,压住了他的话。

    一瞬间,夏极明白这是混沌道痕在给出警示。

    他绝不能说出“进来”两个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嘭嘭嘭...

    他心跳忽的加了起来。

    瞳孔静静盯着门扉前,试图看到门后的黑暗里,那娇小的影子到底是什么。

    但是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诡异的不详的黑色。

    咚咚咚...

    敲门声又响起了。

    夏极身子猛然一弹,扑腾起水花,他瞳孔睁大着,随即又平静下来。

    门扉后,那娇小的影子忽的趴在了地上,侧着头,直勾勾盯着门里,那是一双狰狞、邪恶、没有意识的惨白瞳孔!

    可它似乎是没有得到“邀请”,所以未曾爬进屋内。

    夏极皱起了眉,混沌道痕的存在压下了他心里才生出的恐惧,而进入了冷静的思索。

    这是什么?

    怎么会在圣门里?

    根据穿越众的认知,这可能是个满怀怨气的恶鬼。

    然后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

    自己被恶鬼附身了,那么恶鬼就是自己的,那么恶鬼就等于内力。

    可是恶鬼让自己一瞬间失去意识,那么自己就用不了内力兑换天赋了。

    看来提高自己的各种抗性,也很重要。

    归根到底,还是要身子好。

    身子好了,抗性强了,什么都能吃。

    屏风四扇门能够反哺肉体,说到底还是要内力才行。

    第二种。

    自己和恶鬼干上了。

    根据自己的常识,恶鬼能打到自己,自己无法用内力攻击到恶鬼。

    这个时候还是要身子好。

    身子好了,抗打能力强了,什么恶鬼都能扛。

    屏风四扇门能够反哺肉体,说到底依然是要内力才行。

    一瞬间。

    夏极脑海里转过了不少想法。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

    门扉忽的被推开了。

    门外又有了色彩,而非不详的诡异黑暗。

    娇小的小炉鼎咬着嘴唇走了进来。

    夏极道:“站住!”

    宁梦真眨眨眼,满脸写满了无辜。

    夏极一看就知道这是真货,不是刚刚侧头趴在门外的那个。

    “你把她们辞退了,只能我来给你洗澡了,圣子哪有自己洗浴了...你从前也没这个习惯,哎,不能委屈了你。”

    小炉鼎一边说着“不能委屈了你”,自己却是委屈巴巴,想她身为听潮剑宗宗主之主,小时候也是宗门一朵花,可惜一遇圣子误终身。

    看着圣子沐浴在山泉里,身躯健壮,肌肉塑造出狂野的线条,男人味儿十足,小炉鼎的脸又红了红。

    天,自己没救了。

    她咬咬牙,反正迟早要被他睡,去给他洗个澡也没什么,虽然是第一次。

    她要给夏极洗澡,夏极还不乐意呢。

    “你回去,我要一个人安静一下。”

    他声音里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刚战胜庞惊,又施展雷厉风行手段的余威犹在,小炉鼎点点头跑开了。

    啪...

    泛红的门扉关上,门缝里再也不复黑暗。

    夏极身子彻底放松下来,闭目,懒洋洋躺在温热的山泉里,耳中听到远处山风穿过山林,听到山间猿猴、虫豸时而响起的鸣叫,听到天籁、清幽。

    忽的,他又感到某种窥探。

    猛然睁眼,正对的门外,依然是侧趴着的身影,沐浴在黑暗里,除了两颗邪恶的惨白瞳孔,还有三只漆黑如烧焦的手爪扒着门框!

    再一眨眼,门外又恢复了色彩。

    夏极揉了揉额头,也许是这段时间太过紧张了。

    第二次看到的,应该是幻象吧。

    沐浴完毕,换上干净的黑金长衣,夏极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小炉鼎本分地又准备好了晚餐。

    简单的用以消暑的加冰绿豆粥,一份肉汁浇茄,一碟切工精致酱牛肉,一碟爆炒花生米。

    “来一起吃。”

    娇小少女不动。

    夏极笑道:“怎么,刚刚没让你帮我洗澡,生气了?”

    小炉鼎立刻抬头,瞪起大眼,脸上写满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但经这么一闹,宁梦真还是坐过来了。

    她心里很是忐忑,圣子既然恢复了,不知道会不会再强迫自己穿上黑色紧身皮衣、长筒皮靴,戴上女王面具,左手拿红烛,右手拿着皮鞭狠狠抽他。

    然后他还要让自己涂上鲜红的罂粟指甲油,再爬过来添自己的脚背。

    这感觉太羞耻了,简直是耻辱!

    自己明明是个萝莉...

    宁梦真一边小口小口的喝着冰绿豆粥,一边悄悄看着在她心里已经算是恢复了实力的圣子。

    清秀的脸庞,天庭广阔,双目深邃,姿势慵懒,气质随后...

    真是人不可貌相。

    如果圣子不爱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又不要自己做炉鼎,而是真心和自己在一起,那就太好了。

    这怎么可能呢?

    小炉鼎叹了口气,继续喝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