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游戏攻略指北 > 第四十七章 收获

第四十七章 收获

 好书推荐:
    德尤兰一只手抓着伐木斧,站在那一颗大树前面掂量了一下伐木斧的重量。

    咀尸鸟身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素材,也就是翼手的羽毛拔下来可以用来制作羽毛帽。他拿着伐木斧也不是准备把大树砍了收集木材,那么大一棵树可背不回伦琴,还是为了隐藏在茂密树冠中咀尸鸟的巢穴。

    咀尸鸟当然没有像是乌鸦一样收集闪亮亮东西的习惯,但是它袭击人带回巢穴,那些被袭击者携带的东西就可能落在上面。话说它们最喜欢把猎物撕碎了,专门吃内脏,剩下的尸体扔到地上变成大树的养分。

    从下往上看,德尤兰找不到咀尸鸟的巢穴,显然被大树茂密的树冠隐藏得很好。他也没有兴趣爬上去,伐木斧的作用把大树砍了。嗯,就算不为了巢穴里面的东西,看到这样的大树也必须砍了,现在不砍,等到它再……没有特殊情况,可能要上千年甚至上万年成长,才会变得像是那些精灵居住的森林里那些古树一样,会说话会动,可以拔地而起,可以施法,还可以举起大石头砸向侵犯森林的敌人。

    除开玩一点小伎俩,比如说把人绊倒,大树压根没有攻击力,德尤兰拍了拍大树树干,左手放到右手上面双手握紧斧柄抡圆了猛地砍上去。树干上出现豁口的一瞬间,德尤兰听到了哀嚎声,明明没有声音,那是大树直接把声音传到了脑海里面,再看面前的大树,明明没有风,树冠哗哗哗地摇晃。

    德尤兰冷笑,自作孽不可活,你不招惹咀尸鸟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命运,他双手抡圆又一斧头砍上去。

    树干很硬,德尤兰挥了十几斧才砍出一道小小的豁口,他在大树根上面坐下休息,拍了拍树根,问道:“不用你那一点把戏了?”

    大树没有回答。

    德尤兰望向薇内,小姑娘正拿着匕在树根上面戳戳戳,刚刚和咀尸鸟战斗的时候明明看见这些树根动了,为什么现在不管做什么一动不动,拨开树叶拨开泥土树根下面好像缠着一些什么东西,人的头骨,她吓了一跳,然后听到德尤兰的呼声:“薇内,过来。”

    薇内把匕收进鞘里面,屁颠屁颠跑到德尤兰的身边。

    “你干什么呢?”德尤兰问。

    “那里有骷髅头……”薇内说。

    “不管。”

    薇内又说:“那些树根不动了。”

    “大概是知道自己无路可逃,所以不反抗了,反抗也没有用处。”德尤兰望向大树。

    “哦。”薇内点点头。

    “你刚刚的战斗很棒。”德尤兰在这时说,“咀尸鸟很凶猛,但是拿你一点办法也没有,你把它耍得团团转。”

    薇内嘿嘿笑,没有人不喜欢别人夸奖。

    “你本来可以不用我出手,自己一个人干掉那一只咀尸鸟的,可是你的力量实在太弱小了,即便挥舞着短剑很难砍伤它。”德尤兰说着把斧头递出去,小姑娘还没有反应过来,于是上下晃了晃斧头,“现在给你一个锻炼的机会。”

    “嗯?”薇内实在没想到某个人居然如此厚颜无耻,“我不想要什么锻炼的机会。”

    德尤兰说:“来吧来吧,不要客气。”

    两个人互相推辞,终于决定你砍二十斧头我砍二十斧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大概就是互换了十几轮,小姑娘累坏了在树根上面坐下,剩下的,德尤兰一直砍到感觉手臂都没有知觉了,不知道是不得其法还是伐木斧不够锋利,总算把大树砍倒了,感觉比刚刚的战斗艰苦好几倍,十几倍,只见大树缓缓往山坡下倒下去,出巨大的响声。

    即便不需要爬到高高的树上,接下来为了找到咀尸鸟的巢穴还是费了不少力气。那个三瓣嘴实在太恶心,但只要不张嘴,咀尸鸟还是挺漂亮的。张大嘴索要食物,还无毛的咀尸鸟雏鸟是真的恶心,德尤兰毫不留情用手半剑把几只咀尸鸟的雏鸟一一刺死。

    “薇内,这边,我这边。”

    薇内钻到德尤兰的身边,只见几只咀尸鸟雏鸟的尸体:“好恶心……有什么东西?”

    碎骨、生锈的柴刀、许多碎布片……太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德尤兰翻来覆去找到一块边缘有许多齿印的木盾牌,灰色粗糙品质的装备,随手就这么扔掉了,散乱的铜币、银币全部收集起来,可惜没有一个金币。

    不对,不对。

    怎么只有这么一点东西?

    德尤兰总算现目标,从巢穴的深处抽出一把长枪,枪尖很长,枪头两侧具有向前弯曲之月牙形双翼,准确的称呼应该是月牙镋,因为是魔法武器至今没有锈蚀,虽然只是最低等级的魔法武器。

    除此之外,德尤兰还找到了一个魔法包,打开看看,里面的空间并不大,放着衣物,放着活力药水,一卷卷绷带,一把剥皮小刀,掂量掂量钱袋重量不轻,打开钱袋里面只有两枚金币,毒药瓶,还有一点乱七八糟的素材。

    不知道都是哪一个冒险者的东西,我帮你报仇了,这些姑且当做报酬吧。再也找不到东西了,德尤兰带着薇内钻出了树冠。接下来找到咀尸鸟的尸体,把咀尸鸟翼手上面的羽毛全部拔下来,塞进魔法包里面放到角落。

    打量着那一把月牙镋,德尤兰记得这件武器的攻击力不低,肯定比自己那一把手半剑高出一些。他拿着月牙镋对着空气舞一下,又戳几下,心想自己根本不会枪的技能呀。要不要再去学习一下?迟疑一下摇摇头,剑术还没有练好,法术肯定要精通,箭术倒是只求涉猎,哪有那么多时间,况且自古枪兵幸运e。

    德尤兰扛着月牙镋在前面开路,他没有下山,薇内走在后面,问道:“德尤兰,我们现在回去吗?我好累了。”

    “现在就喊累了?”德尤兰伸出手,“要不要我背你。”

    “好。”薇内回答得飞快。

    “想得美。”

    “德尤兰德尤兰,背我嘛。”

    “好吧。”

    德尤兰最后迫于无奈,一只手托着小姑娘屁股,往天空看去,阳光正烈,他这一次的目标可不是仅仅如此,卡雷达山道附近还藏有东西,不过把最困难的搞定了,接下来就简单了:“那么早回去做什么?才刚刚开始呢,你知道什么叫做贪婪无耻的冒险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