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一击必杀式神话 > 第37章·酒色套路

第37章·酒色套路

 好书推荐:
    旧党车队,驱车驶入的那座旧党大本营城市。

    这座城市自古以来被看做护卫京都的一座要城,是抵御冒犯京师敌人的第一座屏障。

    并且在灵气复苏之后,这座城市由于靠近首都军区驻扎位置,所以并没有造成遗血种肆虐和对城市的破坏。

    再加上这座城市拥有量子新能源站,除了给本城市提供电力之外还能支撑首都三分之一地段的供电。

    而首都在无法抵御遗血种的肆虐,总政府撤离搬入卫城之后,也立刻切断了量子新能源站对首都的供应。

    眼下这座城市有首都军力的防御再融入了从各地抽调来的继灵。

    城市也没有遭受过毁坏,保留着五年前的完整规模,而且拥有能源站可以给城市本身提供源源不断的电力。

    曾经首都作为国家中心,人才汇聚之地,在遗血种的出现,人们反而撤入到了附近最安全的城市中。

    让这座城市对人才的吸纳也超出想象。

    旧党成立之后也学习凤党的一些方式将这座城市改名为‘旧卫城’。

    现在的旧党不管是军力,继灵,资源,人才,等等各个方面都要远远超出莫司平的凤党。

    与对方相比凤凰城简直就像是一座乞丐出身的困难户一样。

    车队最终停留的地方是在一所非常高档的酒店迎宾的入口处。

    因为地段靠近首都,所以这座城市也相对繁华,酒店的外观建设如同一座欧式风格的城堡。

    即便是温敬博和李默韶也对旧党这种捡便宜成立的组织感到一阵阵的眼热。

    要说起凤凰城最完整的建筑,只剩下凤党总部的赤厦还算不错了。

    在车队进入城市之后,刚才的大雨便逐渐停息,阴沉的天幕也开始逐渐放晴。

    金色的光束如同利剑穿透了云层的缝隙直射大地。

    周边一切犹如水洗,反而使人能得到少许的安宁。

    “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自己能下去。”

    莫司平的表情开始迅速变得严谨,在旧党的大本营当然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

    在灵气复苏之后,总政府覆灭之后,凤党和旧党都是差不多在同一时期建立的独立党权。

    而最关键是凤党和旧党,一个拥有继灵中最强大的力量作为支撑,而另一个则掌握了大量资源的实控,综合实力最强。

    那么凤党和旧党的第一次接触就会变得尤为重要,它能够变成合作的谈判桌,也会顷刻间变成战争序幕的风云场。

    在前世的时候,莫司平没少经历过这种具有特殊含义的会晤。

    旧党的人在迎接莫司平到来方面显得尤为精心。

    仅仅是迎宾的入口处就安排了大量的人以作欢迎凤党首领的到来,这架势如同是欢迎国王的访问。

    而莫司平在下车后便直接在前面‘费翰’等人的带领下走进酒店内。

    他甚至连对周围欢呼的人群招呼都不打一下,温敬博和李默韶跟在莫司平后面一言不发。

    他们就像是奔赴在谈判桌上的政客三人组合。

    在进入酒店之后,莫司平才沉闷地开口“旧党比我想象的要好,而且这里的工作进行的很细致。”

    温敬博觉着心中有些发苦,何止是好简直是太好到让人羡慕。

    而在前年领路的费翰很无奈地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他不知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该笑纳这份赞赏呢,还是一巴掌抽过去怒喝说,“少用这种‘领导上山下乡视察工作’的态度评价我们旧党!”

    如果如果选择后者的话,估计这位凤党领袖能直接发怒把这里给拆掉吧。

    “我现在有些乏累,不想谈一些别的事情,你们看着安排。”莫司平缓缓地说,气势有一种先入为主的作风。

    而费翰则为他们三人安排了三间紧紧相靠的房间。

    非常的豪华,在五年前属于总统套房级别的,这顿时让三人颇有点满足,莫司平又对费翰夸赞旧党的接待工作做的相当不错。

    莫司平进入自己的房间,内部的装饰简明清新。

    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他就对外面的人说谁都不许进来打扰他,他需要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并且什么时候休息结束由他而定。

    外面的淡天翰和费翰面面相觑,既然莫司平不愿意被人打扰,那么费翰就决定去拜访拜访同行的其他人。

    他最先进入了温敬博的房间,并且带来了能驱逐寒气的青梅烧酒,和一些享欲口舌的美食。

    “额?”温敬博有些咂舌,他不明白眼前这人突然来他这有什么意思。

    “在下费翰,是旧党党首淡天翰先生的助理。”

    费翰语气温和。

    而温敬博则想起了李默韶这个家伙现在就是打算着莫司平身边助理的职位。

    但是在温敬博的心中,像李默韶那种人都是奸计狡猾的腹黑家伙,连带着温敬博对眼前的费翰也没啥好感。

    费翰不知道自己在对方的心中好感度被刷低了。

    而莫司平前来旧党能够带着温敬博和李默韶这两个人,也可以看得出他对这两个人的重视程度。

    并且相比这两个人在凤党之中的地位和身份都不会太低。

    所以费翰这一次就是来找温敬博来刷一波好感度的。

    他在桌子上摆放了精美的食品点心当做下酒菜。

    故意让香味去撩动温敬博的味蕾,这五年来能吃上好东西的人可不多,而费翰能看得出来温敬博在灵气复苏之后恐怕就过得并不是很安稳。

    他看温敬博还很年轻,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喝酒,酒量高不高。

    所以准备的酒也是水果类的烧酒。

    会喝酒的人看不起和水果烧酒的人,但温敬博很明显不在会喝酒的人行列当中。

    温敬博的直觉告诉自己,费翰来找自己喝酒肯定是为了从他口中得到一点有用的东西。

    任何信息都能够将凤党的一切内部因素给暴露出去,而且眼下这种内忧外患的局面。

    旧党和凤党不应该同仇敌忾,凤党首领帮你们解决魔菩提,而旧党再付给凤党一批总政府遗留下来的资源才是正确的行为。

    温敬博在想如果他直接把费翰给轰出去的话,算不算是翻了政治交涉方面的错误。

    无奈坐下来先喝一点然后再以不胜酒力这种蹩脚的接口打发走对方才是好办法。

    温敬博再对方的礼让下喝了一口,觉着仅仅一口就说出不胜酒力这种借口,会不会显得太丢人了一些。

    而这会多喝和少喝这两种纠结的执念在对垒着,丢人还是不丢人的这种纠结让温敬博十分难受。

    他最终还是多尝试了几口,他想着虽然没喝过酒,但是有的人就是那么的独特有天赋。

    如果自己能够硬撑着的话,最后再把他给送走,那么旧党的人肯定会高看自己。

    但这就如同是打开了心里的阀门,温敬博牢记着不能把有关凤党的事情告诉别人,但是他将自己身上的事情却说得一干二净。

    费翰举着杯子有些发愣,温敬博就像是一个话痨一样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着。

    他有一位姐姐,姐姐是如何如何的完美,优秀,而且很漂亮,这让费翰以为对方该不会是一个姐控吧。

    本来只是过来刷新好感度的,费翰还真没有别的想法。

    温敬博仍然在内心中忌惮着对方,同时他调用神性想要让自己听到隔壁房间,也就是李默韶的房间内是不是也有人在跟他喝酒。

    旧党肯定是打算用这种粗俗的办法套他们两个人的信息。

    但是温敬博却听到李默韶的房间内传来对方求饶的声音。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你们这些小女生……”

    “不能乱摸……给我出去……”

    “脱衣服……脱衣服不行……”

    温敬博看着费翰的目光变了,为什么同样都是跟着莫司平来的,派到李默韶房间里的就是福利,而自己这边的竟然是个汉子过来喝酒。

    难道他的身上就散发着某种神秘gay气吗?

    费翰在对方的眼神中盯着不自在,讪讪一笑便离开了。

    随后是李默韶直接开门进来,他衣衫不整,似乎还受到了一点惊吓。

    “我真不敢相信他们竟然会这样安排,我的房间里被塞进去两个女生……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李默韶呼吸有些急促。

    温敬博看着他,所以你是过来炫耀战绩得嘛?

    李默韶坐在温敬博的对面,对于温敬博的眼神视而不见,但是他也察觉到了温敬博眼神的不对。

    “你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你以为我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沦陷了,那两个女孩塞到我房间还不到五分钟,我就把她们给赶出去了,然后直接来到你的房间。

    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担心的是他们用同样的套路来对付咱们任何一个人,除了党首。”

    温敬博嘴角冷笑,五分钟,你是坚持了五分钟还是抗拒了五分钟?

    事实上对方只用那种套路对付了你一个人,酒色套路,用在你身上是色,而我这边是酒。

    但温敬博又不想要承认。

    “果然旧党的人根本就没安好意。”李默韶手抵下巴严肃道。

    温敬博却觉着旧党给他的安排还挺好的,那可是两个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