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不要飞升 > 第八十一章 天疆无人机

第八十一章 天疆无人机

 好书推荐:
    林初槿的惊慌让姜慕白感到不解。

    无人机能飞,这倒不难理解。

    在没有卫星导航系统确定全局坐标的情况下,反抗军可以提前完成建图,使用局部坐标为无人机定位。

    即使不对无人机定位,也可采用手动模式,由接受过无导航飞行训练的操作员人工操控无人机飞行。

    但无人机要完成通信任务必须有完整的信号传输设备体系,萧山没有可用的基站和中心服务器,无人机只能用局域信号传输画面。

    虽然无人机上装有摄像头和录像设备,可如果它不能无延迟实时传输画面,操作员就只能用肉眼观察无人机位置,不能通过无人机搜寻目标。

    除非……

    除非无人机会自己找人。

    姜慕白仰头看着悬停不动的无人机,因奔跑而提的心跳再度加。

    无人机对gps、北斗等卫星导航系统的依赖一直饱受诟病,因而曾有成千上万名研人员致力于各领域,尝试突破瓶颈。

    除了日不落帝国研的navsop导航系统,姜慕白还记得美联邦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的FLa项目。

    穿越没有对姜慕白的记忆造成影响,他清楚记得自己看过有关FLa项目的新闻简报,在第二阶段的障碍飞行测试中,darpa研究小组用于测试的四轴飞行器以机载摄像机和传感器作为视觉器官,以智能算法进行自我导航,在没有人工操控、没有gps导航的情况下,于复杂环境中以过每秒二十米的度飞行,成功避开所有障碍物。

    FLa项目的研意图,是为了摆脱无人机对人工远程操控和卫星导航系统的依赖,使无人机能够在灾害生后,进入密林、地下室、地震废墟等gps信号无法有效传输的环境,搜寻需要救援的幸存者。

    任何技术,或者说任何力量,都是双刃剑。

    能用来搜寻幸存者,就能用来搜寻敌对目标!

    对于有能力自主飞行的无人机来说,在山林里找人未必是件难事,加装热成像仪、图形识别系统和人脸及人体结构特征识别系统即可。

    至于信号传输?不需要传回画面,无人机悬停的位置足以为前来追杀的反抗军指明方向。

    也许,他们还有更聪明的办法。

    总之,反抗军放出无人机,不可能是为了拍一拍萧山的大好风景作为留念。

    “跑!往树多的地方跑!”

    姜慕白搂紧林初槿双腿,拔足狂奔。

    铁蛋虽不明白生了什么,但他相信姜慕白和林初槿的判断不会有错,紧跟在姜慕白身后奔向树木密集处。

    “追过来了。”林初槿在姜慕白耳边低语。

    姜慕白不敢放慢度回头观察,边跑边问:“你的冰刀够得着吗?能把它打下来吗?”

    铁蛋这把劣质左轮枪的有效射程不过五十米,任凭姜慕白枪法再好,也做不到拿手枪打飞机,哪怕是无人机。

    林初槿没有回答,她收起圆镜,左手握着瓷瓶以不算雅观的姿势往嘴里灌丹药,然后抛下空瓶,将右手的伞柄换到左手,右手则掐着姜慕白看不懂的法诀戳向自己眉心。

    两柄冰刃凭空出现,朝着后方半空中紧追不舍的无人机激射而去。

    无人机多旋翼调整方向,躲开一上一下两柄冰刃后俯冲入林。

    一击未中,林初槿的双手无力低垂。

    “不行,我对‘冰阙’的掌控不够。”

    如此结果并不意外,如果林初槿对冰刃的操控出神入化,之前也就不必故意暴露位置,她起身用纸伞硬抗子弹,就是为了让两名反抗军在向她开枪的同时变成固定靶。

    “嗯,没事,我想办法。”姜慕白语气平缓,但内心焦急,因为他毫无办法。

    “对不起。”林初槿以虚弱的声音道歉。

    没有她那通电话,姜慕白不会上山,更不会莫名其妙遭遇生死危机。

    姜慕白嗯了一声,没有责怪埋怨。

    要说心里没有悔意,那是在骗自己,但事已至此,与其浪费口舌说“全都怪你”或“我不怪你”之类的废话,不如抓紧时间思考对策。

    “放我下来。”

    “什么?”

    “这里树林茂密,放我下来,我有办法藏身。”林初槿用力咬住下唇,奋力挣脱姜慕白托在她双腿下的手臂。

    姜慕白没有淬体境界,背着林初槿在山林里奔行,即使不被追杀的反抗军追上,也会被无人机追上。

    虽然姜慕白看不出那台无人机是否携带武器,但反抗军使用的无人机很可能具备攻击手段,因为单纯用于侦查的无人机,应该设计成易于隐蔽、不易现的外形。

    想到这,姜慕白跑到右侧大树底下松开双手,一边喘气,一边朝后面的铁蛋招手。

    林初槿从伞柄中抽出一幅几近透明的卷轴,双手掐诀,口中喝令:“变!”

    卷轴自行铺开,如遮阳纸般盖在三人头顶,随后再次铺展,笼住三人身周。

    姜慕白和铁蛋不约而同地看向卷轴的主人。

    林初槿艰难解释道:“这是我家长辈炼制的法宝,它会仿照周围环境,隐藏我们的身形。”

    “能骗过那只乌漆嘛黑的铁鸟?”铁蛋问。

    林初槿缓慢做出点头动作:“追在我们身后的‘天疆’,也是反抗军炼制的一种法宝,我在天京博物馆见过,比我的‘照远镜’高出两个品级。刚才我使用‘冰阙’时,反抗军驭使的‘天疆’进了树林,树木枝叶会遮挡视线,我们……”

    “没用。”姜慕白出声打断,懊恼摇头,“模拟周围环境,只能骗过人的眼睛,骗不过热成像仪,我们的体温高于环境温度。”

    “无人机?热成像仪?”林初槿面露疑惑,对姜慕白的胡言乱语感到不解。

    “而且,我们在这一带消失不见,就算无人机找不到我们,只要有三到四个反抗军过来拉网式搜索,要不了多久也能找到我们。”

    姜慕白没功夫解释名词,一再摇头后咬牙做出决断。

    “林老师,你能让自己的体温降到与周围环境持平吗?”

    先前身体接触时,姜慕白察觉到林初槿体表温度远低于常人,联系她独特的战斗方式,姜慕白猜测她体温异常多半与她修炼的功法有关,故而有此一问。

    “可以。”

    林初槿没问为什么,让姜慕白省了一番解释。

    “林老师,你降低体温留在这里,我和铁蛋去把无人机引开,等我们把无人机和反抗军引走,你用卫星电话向定武正府说明情况,主政官一定会立刻派人上山。”

    “好。”林初槿没有丝毫迟疑,果断得出人意料。